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 连载中

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

作者:凌晨 主角:陈天选方糖

主角是陈天选方糖的小说在哪看 《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小说阅读入口

《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陈天选方糖的小说是《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是作者凌晨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宁城人眼中的废物,五年前被当众休夫,五年后回归,成了北疆丰碑之下一神医,一件太极长袍可让全城下跪,而此时,却发现孩子不是亲生的。...

《4岁女儿吃剩饭住桥洞拿爸爸的破镯子换钱》小说试读

第8章

董千刃一语毕,董家的人浩浩荡荡。

整个宁城,街头巷尾,全都是董家的人。

与此同时。

董家的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查到垃圾山的事。

一个身披‘董’字黑袍的男人,来到董千刃跟前,说道:“董爷,我们已经查到!少爷之前最后去过的地方,是垃圾山!”

董千刃目光一凝,大手一挥。

人群,浩浩荡荡。

董千刃大喝道:“去垃圾山!”

......

与此同时。

医院里,方糖已经绝望到极点。

她抱着双腿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抚摸着身上的那五年积攒的伤痕,一个人在哭。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方糖擦擦眼泪,终于骨气勇气,拿出来电话给方家打过去。

“奶奶,我是方糖。”

电话那头,方家的老太太竟然捂着鼻子。

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方糖电话里,垃圾山的味道。

“方家已经和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断绝关系了!”

老太太一声刺耳的声音,直接挂断电话。

方糖心底一梗。

但她没有放弃,而是起身,直接往方家去。

现在能救她的,或许只有方家。

方糖来到路边,拿出仅有的钱,买了一点随手的礼品,然后打车去方家

绕进方家门后,方糖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大声说道:“奶奶,我五年来,从没求过你一次。这次,求求你,看在我是你孙女的面子上,救救我女儿吧。”

老太太眼神孤冷至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方糖,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五年前,你让方家多丢脸,你不知道吗?你这样的女人,就活该被浸猪笼。”

方糖心如刀刺。

五年前,宁城所有人指责自己这个伴娘勾引了新郎。

就连方家,也不曾站在她面前片刻。

方糖不在乎名声,哪怕全世界骂她不要脸,骂她是**,她都不在乎。

她只想救自己的女儿。

她紧紧拽着老太太的腿,卑微到尘埃里:“奶奶,五年前的事不管谁对谁错,现在妞妞身上都是流着方家的血!不管怎么样,求求你救救妞妞吧。”

“啊......奶奶,不要走,不要走......”

老太太一脚踹开方糖的手,冷声说道:“五年前,若是你名声好,方家和齐家早已经联姻。都是因为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婚礼上和别人的新郎**,你的未婚夫齐航闭门不见方家五年!”

“你只知道,你这五年在受苦!你可知道,方家这五年因为你,又背了多少骂声吗?”

“救你女儿,好啊,你若真想救,你让齐航救试试!”

齐航。

方糖脑海里像是狂轰乱炸。

五年前,方家和齐家的确是有联姻。可方糖丑闻爆出来当天,齐家立马和方家中断联姻。

谁会娶一个,名声比鸡蛋还臭的女人呢。

可方糖现在没办法,能想的一切办法她都想了。哪怕是找齐航,哪怕是找齐家,方糖也愿意。

她坐在地上,拿出电话给齐航打过去。

嘟嘟。

电话竟然打通了。

但没到片刻,电话又被挂断了。

方糖脸色绝望到冰点,但她并没有放弃,拿出来电话又给齐航打过去。

又是一次挂断。

方家笑语连天,一旁的方婷婷忍不住笑道:“方糖,你可真搞笑。你以为,齐航还会和五年前一样?你这种名声烂大街的女人,是我,我也躲着你!”

方糖还没有放弃,她又给齐航发过去一条短信:“齐航,帮帮我行吗?我女儿,就要死了......只要你愿意帮,我什么都愿意。”

消息明明是已读,却没有回复。

一切,石沉大海。

方糖身子一软,没人能帮她。

与此同时。

砰——!

老太太所有耐心耗尽,一把砸碎面前的杯子,呵斥道:“方糖,你给我滚!别再回方家。”

方糖心底无助到极点。

怎么办,怎么办。

除开方家和齐航,还有谁愿意救妞妞。

她回来方家的路上,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说董家的人最近有大动作。

偌大的一个董家,要逼死她和女儿。

太简单了。

五年了!

整整五年,她和女儿在垃圾山下,如同蝼蚁一样不见光的生活。

五年来,她受不了了。

方婷婷见方糖还跪在地上,大骂道:“方糖,你还不滚?还想给方家添麻烦?”

方糖闭上双眸,正准备站起来。

突然——!

一阵剧烈的吼声,从方家外传来。

方家的门口,来了人!

方家的人拦不住,方永志率先跑过来。

“妈,有人来了!”方婷婷父亲方永志,慌张的说道。

老太太镇定自若,说:“什么人,敢来闯我们方家。”

方永志颤抖的手指,指着方糖:“是方糖的奸夫!是她,一定是她,让陈天选来的。”

老太太也吓得急忙站起来,她大吼道:“报警!他还敢来方家!”

来不及。

陈天选已经走到方糖跟前。

看过那些旧报纸上的事,陈天选心底无法平静。

他慢慢的拉起来方糖,说:“别怕,我来了。”

方糖却是一脸恨意的盯着他。

方婷婷在一旁,面容狰狞的笑着:“陈天选,你还好意思回来?别怕?你女儿惹到的,可是董家,你管得了吗!”

陈天选没理方婷婷。

他站在老太太面前,俯视着老太太。

终于,他开口了。

“奶奶,五年前我被夏荷陷害,才会在婚礼上对方糖做出那种事。夏荷为了得到我手里的药方,不这一切手段,今天我回来,是来保护方糖的。”

可方家听到陈天选的话,轰然狂笑。

笑得人仰马翻。

“哈哈,他说夏荷为了拿到他手里的药方,才陷害他。”

“陈天选,你可真不要脸啊!你被夏荷休了,你知道吗?”

“夏荷这么优秀,现在是百亿万世集团的总裁,是豪门!你想高攀,手段也太低劣了点吧。”

陈天选不在乎这些声音。

真正站在高处的人,从不会看蝼蚁。

更不会在乎蝼蚁的意见。

他只是拽着方糖的手,格外认真:“方糖,五年来你受委屈了!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