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大叔休想逃全本资源 顾小禾厉泽珩完整未删减版

2022-09-22 16:23:06 主角:顾小禾厉泽珩 作者:一袖云
傲娇大叔休想逃 已完结

傲娇大叔休想逃

作者:一袖云 主角:顾小禾厉泽珩

傲娇大叔休想逃全本资源 顾小禾厉泽珩完整未删减版

《傲娇大叔休想逃》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傲娇大叔休想逃》是一袖云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小禾厉泽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20岁前的顾小禾,为了男人命差点丢了。20岁后她却突然宣布:“我孩子的父亲是厉泽珩!”话一出口,整个临城乱了……这样的辈分让两家人成了临城里最大的笑话。可人言背后呢……他宠她入骨,给尽他极致的温柔。却不想她竟亲手雕刻玉蝉,赠与他,是咒他死……而厉泽珩却说:“不怕,此生只要有她,我愿倾其所有,她是我恩......

《傲娇大叔休想逃》小说试读

……

顾小禾疼的力气尽失。

在她有限的回忆里,无论是痛经,还是胃痛,都不曾这么剧烈过。

想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她不由得有些慌了。

他不敢通知外公,离开了严恒白,她甚至不知道该把电话打给谁。

对,不是还有120吗?急救车……

想到这儿,她伸出手去摸索丢在不远处的手机。

只是,手机没找到,却摸在一双男人的皮鞋上。

顺着男人笔直的裤腿,顾小禾勉强自己抬起头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清厉泽珩的那张脸时,眼泪竟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厉泽珩推开一旁热情过分的弩弩,弯下腰:“你怎么了?”

顾小禾也说不清楚,总之,连眼泪带汗水一同顺着脸颊往下流。

厉泽珩也不再多问,直接将她抱起,大步走向停在路边的宾利。

……

顾小禾的头贴在厉泽珩的胸膛前,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她抬起头,盯着厉泽珩好看的下巴,问:“厉叔叔……我会死吗?”

厉泽珩一边单手打开车门,一边低头将她放进去,微微有些气喘。

“不会。”他说的斩钉截铁。

而顾小禾也说不出为什么,这一刻,她竟然相信他说的……

坐在副驾驶上的顾小禾,脸色苍白的已经可以用纸来形容。

额头上的汗水和头发黏在一起,痛的时候连嘴唇也跟着发抖。

厉泽珩的车开的很快。

却依旧不忘伸出手去摸她的额头。

还好,额头不烫。

厉泽珩的表情凝重,视线落在她抵在胃部的手上:“把你的手拿开。”

顾小禾松开了捂在胃部的手,厉泽珩伸出手去。

眼看着厉泽珩的手对准了她左侧的胸部,顾小禾想躲,却又一把被他拽了回来。

他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落在她左侧肋骨以下。

轻轻的按压下去,看着她的眼睛问:“疼吗?”

顾小禾摇摇头后又点点头,麻木的钝痛感,她说不准确。

可下一刻,厉泽珩突然松了手。

顾小禾“嗷”的一声,疼的皱了眉。

厉泽珩的表情又凝重了几分,再不看顾小禾一眼,转头去拿放在储藏格上的手机。

顾小禾不知道他把电话打给了谁,总之,接电话的应该是个女人。

————————

医院门口。

睡在后排座椅上的弩弩竖起耳朵,抬起了头,迷茫的朝着车窗外看去。

厉泽珩抱着顾小禾下了车,车窗留下了一条缝。

急诊室的门口,已经有人等在那里。

一个大约40几岁的女人,一头利索的短发,身上穿的是白大褂。

看着厉泽珩抱着顾小禾进来,她迎上前。

“泽珩,这就是你电话里和我说的女孩?”女人眼中有诧异闪过。

……

厉泽珩抬头,与女人对视一眼,说道:“胃左侧,压痛明显……”

女人点头,叫一旁的护士长推来了移动病床。

顾小禾躺在上面,可手却紧紧的拽着厉泽珩的袖口,邹着眉头不肯撒手。

厉泽珩弯腰,声音低沉道:“我在外面等你。”

顾小禾眼角又湿了,拼了力气的猛摇头。

也许厉泽珩并不知道,医院是顾小禾最害怕的地方……

护士长看了一眼厉泽珩,说道:“既然是家属,你就跟着进去吧,别浪费时间了,还是先让医生诊断要紧。”

厉泽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进了急诊室。

……

刚刚和厉泽珩说话的女医生回来了。

女医生在顾小禾胃左侧按压了几下,症状和在厉泽珩在车上跟她描述的差不多。

“叫人过来采血,血项基础指标,淀粉酶,尿液检测,暂时停止进食,包括水……”

说完,刚要放下顾小禾的衣服,她的动作又停顿了下来。

女医生的目光放在顾小禾胸部以下右侧的一道长约10厘米左右的疤痕上。

她面色变了变,低头问道:“你做过手术?”

顾小禾艰难的点了点头。

女医生再问:“什么手术?”

顾小禾的脸色更加苍白,盯着女医生的脸,片刻后才小声说道:“肝脏手术……”

说话间,已经有护士上前,有条不絮的进行采血了。

女医生放下顾小禾胸前的衣服,转身看向厉泽珩:“泽珩,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厉泽珩抬头,朝着移动病床上看去。

顾小禾皱着眉头,那样子摆明了不想厉泽珩跟着医生走。

厉泽珩上前,声调难得的降了下来:“别怕,我很快回来。”

顾小禾咬着嘴唇,却也只能点头,移开目光,看着护士在自己的手臂上采血。

……

走廊内,女医生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厉泽珩。

“泽珩,你得通知这孩子家人,从症状上看,基本符合急性胰腺炎的征兆,必须立刻用药,否则会有危险。但是,她的肝功能若是不全,那么用药上,相对也有一定风险……”

厉泽珩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我知道了……”

厉泽珩回去的时候,顾小禾已经被安排进了病房。

病床前,厉泽珩低头看着虚弱不堪的顾小禾:“你身体现在的状况有些复杂,我会通知你外公……”

“不行。”

厉泽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顾小禾突然打断。

顾小禾脸上血色早已经褪尽,目光却很坚定:“我不能让外公知道我曾经做过肝脏手术。”

厉泽珩没问为什么,而是弯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里,目光沉着的看着她。

顾小禾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轻信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可她就是不想他打这个电话给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