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文《不败商婿》张小驴陈晓棠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2021-07-21 16:46:01 主角:张小驴陈晓棠 作者:钓人的鱼
不败商婿 连载中

不败商婿

作者:钓人的鱼 主角:张小驴陈晓棠

精品热文《不败商婿》张小驴陈晓棠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不败商婿》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不败商婿》由钓人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小驴陈晓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关系;没钱时有多难,有钱时就会多狂欢;每一个大亨都是嗜血的鲨鱼,从差两万娶不起老婆,到挥金如土夜夜笙歌,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只有张小驴自己知道…...

《不败商婿》小说试读

因为张家是村里的独门独户,还是倒插门来的,张小驴的父亲那一代倍受欺负。

可是自从张小驴慢慢长大之后,在寨子里那是无理搅三分,谁都不想和他正面扛上,谁沾上都是麻烦,因为无论什么事他都豁的出去。

来喜老婆嫁过来时就听说这家伙很难缠,而且还记得自己嫁过来那天晚上闹洞房时就属张小驴闹的欢。

现在面对面被这个无理搅三分的家伙缠上,而自己男人又不在家,还是故意躲出去让自己在家收礼,这下可算是糟透了。

“嫂子,你说这事咋办,我是直接把钱送到乡里去呢,还是给来喜哥,我知道,这两万块钱,总有一万是要给你们家的,过年嘛,谁家里不缺钱,这两万,我就是差这两万没娶成媳妇,成了全寨子里的笑话,唉,怎么都是两万呢,今年这是怎么了,和两万杠上了。”

张小驴从兜里掏出来两万,在手里拍打着,好像是很舍不得给似的,的确是舍不得给。

没钱时的难,没人比他更懂了,让谁娶媳妇时被掐住脖子,谁不难受,这个苦果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苦。

自己好容易捞了点钱,这个伸一手,那个伸一手,张小驴要是肯咽下这口气才怪呢。

来喜老婆一下子愣住了,想起上次张小驴做的事,脸色一下子羞红。

“小驴,嫂子回来说说他。”

张小驴适可而止,“嫂子,这钱你拿着,话呢,麻烦你也给来喜哥说下,下次,他在这么坑我,我绝不留情!”

张小驴警告完,便离开了,半夜,陈来喜回到家之后,看到了桌子上的钱,说道:

“这家伙还算是懂事,真的送来了。”

“今晚上去哪了?”

“我?村委会啊,怎么了,和他们打了几圈麻将。”

“是吗,刚刚张小驴来的时候说你没在村委,才来家里找你的,你到底去哪了?”来喜老婆非常的生气,厉声质问道。

“美霞,你看你,你信不过我是吧,我真的在村委打麻将来着,我现在就打电话,你问问他们几个是不是这回事。”说着陈来喜真的就开始拨打了电话。

但是美霞已经不关心这事了,起身去了里屋哄孩子了。

陈来喜悻悻的挂了电话,拿起钱也去了里屋,说道:“这钱给你,抽个时间让你弟弟来拿走,怎么样,张小驴没说什么吧?”

“没有,放下钱就走了。”美霞说道。

“嗯,这小子还算是懂路数,值得好好栽培一下……”

美霞看看陈来喜,心想,你还不知道自己老婆在家里受的委屈吧,要是知道了自己老婆被人欺负成那样,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对了,他说明晚还来,不知道啥事。”美霞说道。

“明晚,来干嘛?让他滚蛋。”陈来喜说道。

但是他说让张小驴滚蛋,张小驴就滚蛋了?那是他的风格吗,虽然陈来喜是村主任,但是张小驴还真是不怵他。

所谓分一杯羹给他,也是为了把山上这事办下去,因为这些年他清楚的很,坏事的都是自己人。

第二天天一黑,张小驴就提着酒菜去了陈来喜家里,陈来喜本来是想去村委的,当然这只是借口,到底去哪个寡妇家里也未可知。

“你来干什么?”陈来喜对张小驴的不请自来有些反感,自己家门就是那么好登的?

“有个发财的事,我想和来喜哥商量一下,不知道来喜哥有没有兴趣?”张小驴说道。

“发财的事,你小子要是有发财路子,还能娶不上媳妇?”陈来喜挖苦道。

“来喜哥,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买了酒,家里炖了肉,我拿了不少,喝点?我想和你说说山上的事。”张小驴说道。

要说陈来喜对什么事最感兴趣,当然是山上的事,因为那里赚钱嘛。

听张小驴说是山上的事,立刻打消了把他赶出去的念头。

两人在正房的小矮桌边坐下,张小驴把酒菜都拿了出来摆上,美霞早就躲到一旁去了,连和张小驴见面都不肯,张小驴不以为意,他耐得住性子。

“我自己酿的地瓜烧,来点。”张小驴给陈来喜倒上了一杯,说道。

“大晚上喝这么多酒干嘛?”但是陈来喜还是接过去杯子。

“嗯,我是这么想的,我呢,年后要去省城打工,不想在家里待了,山上的事自然是顾不上了,再说了,过了年寨子里的年轻人也都走了,也不会有人去没日没夜的上网了,但是明年呢,我想着把我们家的那块地,承包出去,明年就算是宽带进不来,我也不干了。”张小驴说道。

陈来喜深深的闷了一口,辣的有些麻嘴,吃了几粒花生米,问道:“那你找我是啥意思,承包给我啊?”

“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承包给你,你要是用,拿去就行,还说啥承包啊,我承包的还不是寨子里的田地,要不是村里给了我那么好的一块地,我怎么会有现在的收成,对吧,但是来喜哥,你是村主任,你要是承包了,万一和今年似得,被人曝光了,你是村主任,这对你影响不好,对吧?”张小驴说道。

陈来喜闻言,笑笑,说道:“想的还挺周到,说吧,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我的意思是,村里出面,我把那块地承包出去,村里做个见证,要是承包的人多呢,就看谁的价格高,到时候谁承包了,也少不了哥的好处吧?”张小驴问道。

“我是贪恋那点好处的人吗?”陈来喜问道。

“我知道哥不是,但是我要是不这么干,到时候村里人因为那点地方打起来,到时候还不是村里麻烦,那也就是我的地,要是我不管了,村里人非得打起来不可,对了,宽带的事,明年到底能不能安上?”张小驴问道。

“唉,门也没有,虽然记者报道这件事了,但是过去一段时间就没人管了,新闻嘛,就是新的时候有人关心,到时候成了旧闻,谁还会惦记这事?”陈来喜说道。

“那更得承包出去了,我明年春节也不打算回来了,到时候山顶那块地谁来管理?承包给寨子里的人,我也放心,你说呢?”张小驴说道。

陈来喜看着张小驴,问道:“你真是这么想的?还是有别的想法?”

“我的哥,我能有啥想法,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是村主任,这寨子里啥事还不得你说了算,对吧,你说承包给谁就给谁,但是有一点,除了陈晓霞家,其他都可以。”张小驴说道。

“嘿,你小子还真是记仇啊,来,走一个。”

陈来喜很开心,张小驴说的没错,眼红他家那块地的人不在少数,红眼病是一种非常难治的病症,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

张小驴深深的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就赚这一年的钱,如果不是乡里领导和村主任的勒索,他或许还会继续干下去。

但是眼下来看,再干下去只会给自己惹祸,到了自己兜里的钱掏出来给别人,心有不甘,不给的话,会有更大的麻烦,捞这一笔也可以了。

陈来喜说的对,利益均沾,买卖才能长久,自己虽然不舍得,可是也要适可而止,要给人活路,自己吃肉也要给人喝汤的机会,不然的话,对方就要吃人了。

两瓶地瓜烧下去,陈来喜有些醉意朦胧,但是张小驴清醒的很,寨子里只有张家酿酒,没办法,张小驴想喝酒,时常喝酒。

买的话多费钱,所以张小驴的酒量可想而知,可是寨子里却没人知道他的酒量,因为没人肯和他喝酒。

陈来喜喝多了,自己又拿出来一瓶酒,倒满了杯子之后,就有些体力不支了。

身体一歪,差点躺在地上,恰好被张小驴扶住,急忙叫了美霞出来帮忙。

好歹是将陈来喜送到了里屋的床上,这时候,家里就剩下和张小驴美霞两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