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月下河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在线阅读

2022-06-23 12:06:09 主角:盛娇厉毅琛 作者:月下河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 连载中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

作者:月下河 主角:盛娇厉毅琛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月下河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在线阅读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是月下河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盛娇厉毅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被害身亡,全家惨死!重生一世,她要狠狠虐渣!狗男人精神打压,反被她打脸!贱女人陷害她,却被她虐到掉渣!堂堂盛家千金大小姐,也是一群渣渣可以拿捏的?直到某男的出现......盛娇:“挡路的,滚开!”某男:“滚到你心里吗?”...

《报告总裁,太太她又在虐渣》小说试读

第4章

“爵少,她、她会来吗?”作为秦司爵这位高高在上的富二代追求的女孩,苏夏婵对盛娇不陌生。

甚至说,同校的同学们没有人不知道盛娇多痴秦司爵。

秦司爵不屑回苏夏婵的话,反叮嘱道:“等会,就我教你的说。”

“嗯嗯,谢谢你爵少......”苏夏婵不由庆幸,秦司爵对她是真的喜欢。

转眼,近三十分钟了。

盛司爵皱眉不耐烦起来,正欲打电话催一下。

包厢们被小心翼翼的推开,盛娇眼里透‘深情’的光,“司爵。”

见她来了,秦司爵扳着脸看了她一眼,今天盛娇的表现让他很不爽。

但眼前有事求人,他上去拉着盛娇温柔道:“娇娇,电话里我跟你解释了,再说,我们两家的关系,将来肯定会联姻结婚的。”

尼玛!

被秦司爵握着手,盛娇直泛恶心,朝包厢里走趁机抽回手道:“这里发生什么了?”

破碎的玻璃瓶子,一地的刺目鲜血,看起来像凶杀相场。

“是这样的......”秦司爵耐着性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大致跟前世的一样。

盛娇面无表情的听着,眼底时不时闪过一抹讥讽的神色。

只有还在抽泣的苏夏婵隐隐看到,又感觉仿佛是错觉。

“娇娇,我直说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秦司爵深情道:“苏夏婵以前救过我,否则我可能已经死了。”

“阿爵,这我不行的......”盛娇故作害怕的摇头,怯生生道:“我、我也害怕坐牢啊,如果我罪名成立坐牢,我爸公司的股份会损失多少钱。”

上辈子她也不是不懂,脑子仿佛被糊,在秦司爵哀求下就同意顶替坐牢,让父亲......

一想到这些,盛娇心里的戾气就压都压不住。

“盛娇,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我让你帮我一个忙,你借口倒是挺多的。”秦司爵不耐道:“公司的事有你爸,跟你有什么关系?”

盛娇手握拳,恨不得狠狠一巴掌甩在这渣渣的脸上。

她上辈子到底是有多眼瞎!

不,如果不是因为秦司爵从窒息绝望中把她救回来,她大概是不喜欢他吧。

“你就一句话,帮不帮,不帮以后别在我面前碍眼......”秦司爵说着,一旁的苏夏婵扯了扯她衣服,她可就指望盛娇了。

盛娇‘为难’的看了眼秦司爵,转身就要走,苏夏婵立马拦住她,“盛小姐,求你帮帮我吧,求你......”

秦司爵放不下姿态,她可以。

见心爱的女人求盛娇,秦司爵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如今他亲自开口,盛娇居然敢拒绝!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盛娇故作犹豫的拒绝。

“爵少,你帮我求求盛小姐吧。”苏夏婵拉着秦司爵,俩人一起面对盛娇。

秦司爵的态度更是高高在上,不耐烦道:“你爸公司的事,有我们秦氏帮衬不会有事的。”

盛娇当他在放屁,突然问道:“司爵,你是喜欢她吗?”

“什么......”秦司爵俩人怔了一瞬,苏夏婵眸色心虚微闪。

“不然,你为了她要把我往监狱里推?”盛娇‘伤心欲绝’道。

“我都说了,她救过我一命。你到底帮不帮?”秦司爵彻底不耐烦了。

“好,我帮......”盛娇咬牙,苍白着脸点头。

听她答应了,苏夏婵松了口气的暗喜,一旁秦司爵略盯着盛娇看了会。

她答应了,说是意料之中,又有一点其它的莫名感觉。

“阿爵哥,你感动开心吗?”盛娇眼神空洞的问,仿佛在看着前世的秦司爵。

上辈子,她在秦司爵让她帮忙,是他们将来会拒绝,说苏夏婵救过他一命,她什么都没考虑就答应了。

“娇娇......”秦司爵心里当然还是有一点感动的,只是感动一会会。

毕竟,盛娇能为他做到这一步。

“可以拥抱我一下吗?”盛娇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她记忆最深刻的是,那幽幽游泳池里,当年的她才七岁,是秦司爵将她从死亡边缘拖回来的。

至此,她黏他、爱上他......

看她哭得跟泪人一样,眼里悲伤的神色,哪怕秦司爵的铁石心肠看得也微微动容。

秦司爵将盛娇轻搂进怀里,心里道:这次就抱她一分钟好了。

然而,刚抱了不到十秒钟,盛娇就推开他道:“你们都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她侧过身,眼里的悲伤全无,只剩冷冰冰的温度。

这是她跟秦司爵彻底的断绝以往情义,救命之恩也罢,以后他们只能是仇人!

“盛小姐,你......”苏夏婵怕盛娇反悔,但又不好直接质疑。

“好,娇娇我先送她回去了。”秦司爵倒没多想,盛娇居然答应了她就不会反悔。

很快,秦司爵带着苏夏婵走了。

包厢里安静下来,

盛娇直愣愣的站在那,明明面无表情很冷很森然的表情,但眼泪一直在流,她自己都止不住。

等了一会确定秦司爵他们不会回来,盛娇开始找她偷偷装得几个针孔摄像头。

只是......

盛娇傻眼僵在包厢里。

她装得摄像头一个都没有了!

这让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是丽尊的工作人员早就找出摄像头的存在,还是......

她的计谋泡汤了。

“你是在找这个?”

包厢门推开,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里慵懒的抛着几个黑色的东西把玩。

“......”又是他!

但东西怎么在他手里?

盛娇愣着,都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这狗男人是怎么知道她偷偷安装的......

厉毅琛见女孩以泪洗面的苍白样子,锋眉微蹙,走到盛娇面前,语调微沉道:“哭什么?”

说着,他的手已经无意识的去擦拭盛娇脸颊上的泪。

盛娇默默的盯着他看,莫名感觉很尴尬。

她心里一点都不伤心难过,但眼泪她就止不住啊。

“东西还你,不准哭!”眼泪越擦越多,厉毅琛阴沉脸低吼道。

盛娇打了个哭嗝,低头就去找厉毅琛手里的储存卡。

厉毅琛原本还想着逗逗她,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能拿回去的。

在女孩的眼泪下,他毫无招架之力。

“娇娇,我送你回......”蓦地,离开的秦司爵突然出现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