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命人》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黎夜尤青青小说阅读

2021-05-02 11:13:31 主角:黎夜尤青青 作者:老牧
卜命人 连载中

卜命人

作者:老牧 主角:黎夜尤青青

《卜命人》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黎夜尤青青小说阅读

《卜命人》小说介绍

主角是黎夜尤青青的小说叫做《卜命人》,本小说的作者是老牧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城老街有间常生斋,老板既卜他人命,也补自己命,他有着一道执念——南妖灯不灭,卜命人不亡。本以为还会这样很久,直到一个叫做尤青青的女孩出现,命运轮盘渐渐被推动…...

《卜命人》小说试读

第三章常老板

“轰隆隆…”

初夏的雨总是来来去去,老天爷的低吼和几道电光如期而至,透在阳光家园的b栋202窗前,能看到的只有被压翻在桌方便面汤水在一点一滴滴。

同一片天空下,老街的夜与不夜没多少区别,唯一多出来的是常生斋门口屋檐下一个用油漆桶烤火的老妇人,时不时操着一根长铁棍往渐小的火苗中捅上一捅,火星子随之四散,飞至三两米的高度后又被稀稀拉拉的雨滴打落下来,如此反复,透过火苗的那一张老脸也就显得更红了。

“噗呲…”

常生斋门口亮了,是一盏藏在匾额下面的老式白炽灯,圆瓷盘模样的灯罩将所有的光芒笼罩在门槛下,紧跟着油漆桶的火星子就飘散过去,使得门口多了几分烟雾缭绕的诡异。也是此刻老街的昏暗远处响起稍显急促的皮鞋声,半分钟后一个身着沙滩衫、夹着皮包的肥硕男人撑伞走来,到门口雨伞一收,身躯晃悠了一下,拇指大小的金链子也跟着晃荡了一回,脑袋探进门里瞧了瞧又缩回来,斜着眼睛瞥了一眼门口依旧烤着火的老妇人,再然后就直接钻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肥硕男人又从门口出来,抬着脑袋看了看牌匾,又瞄向手腕上泛光的手表,却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老街的昏暗远处,约莫过了三五分钟整个人显得更急了,索性朝着烤火的老妇人靠近。

“12点,还有五分钟。”

未等肥硕男人说话,老妇人倒先主动开口了。

“谢了,老太婆。”

听上去在表达谢意,但这话不太好听,老妇人抬眉看了一眼,似乎也没去计较,只是手中的铁棍捅得更勤了些。

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肥硕男人却比之前更加焦急,几乎每几秒钟就会看一眼腕上的时间,最后一秒过去,男人长松一口气,踏出步子的那一刻却又显得紧张,常生斋虚掩着的门也在这一秒缓缓打开,里面透出一道闪烁的橘光,肥硕男人再也没有犹豫,一脑袋就扎了进去。

“进来吧,你是今夜三位客人之一,没人敢到这里来闹事。”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里屋响起,肥硕男人为之一抖,似乎在被声音里的内容震撼,夹在腋下的皮包往下落了半分,赶紧又往上提了提,小心翼翼的迈出步子进到里屋。

屋子里和黎夜来时没什么变化,一桌一椅,桌上还是那盏闪烁的油灯,但已经多出了两个人,一坐一站,站着的是一个头顶冒着冷光却又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一身长衫在油灯下看不出颜色,单手杵着长棍巍然不动。坐着的人埋在油灯的后面的椅子里,几乎看不清容貌,但从刚才的话语里可以听出应该是位年长之人。

“你,你是常老板?”

夹着皮包的肥硕男人一进这常生斋就显得怯弱,这般气氛之下更有些颤颤巍巍,好几秒的思索后才接上这一句,一副不敢多问的样子,等着油灯后那缩在椅子里的人开口。又是数秒后,油灯后面传出“咕噜呼呼”的声音,再然后就看到一只手从油灯后面出现,肥硕男人眼睛猛的一睁,脚下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整个人似乎都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雷烈,今天这奶茶味道不对,下次叫那个小家伙注意一些,否则你就给他差评。”

油灯后面伸出来的手里居然捏着一个已经被吸干的空奶茶杯,轻轻的放在桌上后还冲着桌前的络腮仆人这般交代了一句,如此情况那站在不远处的肥硕男子瞬间就松懈下来,他得来的信息里常生斋的是一个有求必应但代价巨大的地方,这会儿看来这常老板至少还是一个食人间烟火的人,但同时又有些担心会不会是江湖骗子,自己的事在这里能不能得到解决。

“是!”

站在一旁的光头男子微微点头,回答的话也只有简单明了的一个字。

“常老板…”

“温泰,你既然能到常生斋来就应该知道常生斋的规矩,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

稍是松懈下来肥硕男子刚准备开口验证自己的疑惑,缩在椅子里的男人再度开口,并且直呼出了他的名字。

“你…常老板知道我的名字?对了,刚你说三个人?你这大门开着,怎么就知道今晚就三个人,常老板你…你真的能掐会算?”

“温泰,你的问题似乎有些多,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开始或者离去,不过我建议你还是离去,你公司的事完全可以顺其自然,命数的改变只会让你得不偿失,你只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一分钟后给我答案。”

“常老板你......你知道我公司的事?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公司的事?常老板,救救我,郭庆那帮人现在把我往死里逼,我现在又借了两千多万的高利贷,要是再还不上,他们就要对我动手了,我自己倒没什么,关键是他们会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求求你常老板,帮帮我,只要你帮我,什么都能答应你,哦对了,这里是五万块钱,这是我现在能拿出的所有,求大师一定要帮帮我,你要我做什么现在都可以开始。”

这叫做温泰的男人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有考虑,直接就选择了开始,将五万块崭新的人民币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的同时,说话也越来越激动,缩在椅子后面的那个身躯却一直都没有动,只是一双眼睛在油灯后面渐渐显现出来,看上那焰火越来越旺的油灯在轻轻的摇头,终于蹦出了俩字。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常老板,你只要帮我度过这个难关,我的钱拿回来后给你一成,不两成,三成总行了吧?”

眼看着常老板无动于衷,温泰开出口头支票,但说到三成的时候还是能听到有些肉疼,油灯的后面却只是‘哼’了一声。

“温泰,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的情况可以考虑报警?至少不用再受高利贷的追杀。”

“不行…不能报警…常老板,真的不能报警,如果真的能报警我......我就不会到这里来了。”

温泰依旧没有丝毫的考虑,下意识中就高声拒绝了油灯后常老板的建议,再然后又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赶紧低下音调回归乞求的状态。

“把手伸出来…”

“什么?”

“听不懂吗?”

“哦哦,明白......常老板,你是想?”

“常生斋从来都不收人民币,这里要的…”

“美元?常老板,难道你需要的是美元?我现在没有,只要你能帮我拿回我的钱,我一定换成美元送过来,一定…”

油灯后面悠悠的说着话,可话到了一半又被温泰抢过去,而且这肥硕男人似乎在为自己找到眼前这位常老板的爱好而兴奋。

“不,温老板你错了,常生斋要的可不是钱,而是…”

“是什么?”

“是命......”

油灯的后面,一只看上去有些干瘦的猛的伸出,并且一把钳在温泰掌心,俩俩瞬间被粘住,紧跟着整个常生斋焰火通明,只听得男人的惨叫声,再然后那半人多高的焰火瞬间收回到绿豆大小,缩在灯后的人已经看不清,唯有那那雷烈依旧屹立于原地一动也不动。

“走吧…念在你曾经还算有过善念,并且没有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你想要的结果明天就会实现,不过你要好自为之,下次就再也没有能拿出来交换的东西了。”

油灯背后那常老板幽幽的做着交代,再看那叫做温泰的肥硕男人,此刻腋下的皮包早已经滑落在地,整个人耷拉在那儿,被钳过的手直线下垂,并且还在微微颤抖。

“你…我的声音…我的声音怎么了?”

温泰开口,喉间居然透出了沙哑,意识到这一点后整个人都跟随者抖动起来,似乎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温泰,别那么紧张,你只是吓着了而已,常生斋从来都不是要人命的地方,你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你可以走了。”

油灯后面的话语并没有让温泰有丝毫的放松,毕竟刚刚真正体会到身体有东西被瞬间抽走的痛楚,紧跟着就感觉到全身大汗淋漓,四肢强烈的发软,而且刚刚这油灯背后的人曾说过要自己的命。

“常老板,那…你…你刚才不是说要我的命,现在又说不是要人命的地方,常老板,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人是鬼?”

“命于命不同,我说过你可以走了,难道你还想我从你身上再拿点东西?”

“不不不,我走,我马上走......”

一听还要从自己身上拿更多的东西的,温泰立马就像真见鬼似的,赶紧就往门外退。

“等等…”

“常老板,你…你不是打算放过我了吗?还…还要我做什么?”

“温泰,你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没拿走吧?”

“我…我…什么东西…哦,马上…马上…”

温泰已经意识到油灯背后常老板所指,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来到桌前,一把抓过那几叠钱后逃命似得往门外赶去,最后听到的是屋子里另一个浑厚的声音———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