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胜狂军by邪云狂少 姜炎栾晓蝶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2021-08-04 11:35:23 主角:姜炎栾晓蝶 作者:邪云狂少
百胜狂军 连载中

百胜狂军

作者:邪云狂少 主角:姜炎栾晓蝶

百胜狂军by邪云狂少 姜炎栾晓蝶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百胜狂军》小说介绍

《百胜狂军》是作者邪云狂少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百胜狂军》精彩节选:三年国战,他挥洒热血,护国卫边。三年后回来,只剩斑驳的墓碑孤独等候。那些害死姐姐的人做梦也想不到,会为此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百胜狂军》小说试读

“叶青竹!你说话注意点!”

叶子兰在背后听到这话,当即怒不可遏。

叶青竹却不以为然,轻蔑的道:“谁不知道你心里一直惦记着姜炎那小子,如果他有命回来,你还不是得把这家伙一脚蹬了。”

“不过我没想到啊,你平时一本正经的,也是会寂寞的嘛。”

“你少胡言乱语,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儿!”叶子兰气的面色发青。

“是不是的你自己最清楚。”叶青竹继续着不以为意。

同时目光火热的打量着姜炎。

从头到脚,可都是不错的。

“小帅哥,别当了人家的替代品也不自知。如果我是你,一定会选择更聪明的路子。”

“哦?什么是更聪明的路子?”姜炎浅笑一声,将大包小包的一股脑从后座拿下来。

东西还不少。

那叶青竹看的更是心跳加速。

长得帅不说,还挺孔武有力的嘛。

“更聪明的路子就是……今晚来找我咯。”她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姜炎接过来一看,高氏集团副总经理。

他不禁轻笑:“高氏集团。”

“听说过吧,云东最大的集团之一。”叶青竹一脸傲然。

不到三十,就成为了云东最大集团的副总,年入几百万。

这确实是她的资本。

“不好意思,没听过。”姜炎笑着摇头,“干啥的,也是搬个东西就能给十万的吗?”

叶青竹一听,明显感觉到了姜炎的讽刺。

登时面色立变。

“好小子!你信口胡言什么!”

“哦,我只是问问,何必大动肝火。”

姜炎把东西往外一拿,径直把她手中的银行卡拿了过来。

“喂!我让你动了?”叶青竹大怒。

姜炎耸耸肩道:“我已经做完了你交代的事,该拿钱了。”

说完,把东西往地上一放。

这十万块钱,可没有包括要搬进去。

她只是说拿出来,是吧?

姜炎仿佛不确信,问叶子兰道:“要不要搬进去?”

“她也没说。”叶子兰高兴地花枝乱颤,瞬间明白了姜炎的意思。

没想到十年阔别,他变得这么腹黑了。

但也更有魅力了。

姜炎听后认真的点了点头,“那就没听错。”

于是心安理得的将银行卡收入囊中,一把牵起叶子兰的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叶青竹在后面气的浑身发抖。

怒声不绝。

“叶子兰!你完蛋了!还有你的那个小白脸,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老娘的钱,岂是那么容易挣的!”

……

今天的叶家,正是大日子。

叶家老爷子叶天南八十大寿,所以一大早的叶家子孙便争先恐后的赶到。

叶青竹带来的大包小包,自然也是给老爷子的贺礼。

打从他们一进门,老爷子就知道叶子兰回来了,可老爷子却什么表示也没有,甚至没有跟这个好几年没见的孙女说句话。

其他的亲戚也纷纷忙着自己的事,根本无人理会。

叶子兰乐的轻松,趁着这个闲暇,好好的转了一圈。

“怎么样,回家的感觉如何?”

回到客厅,远远地坐在角落。

放眼望去,无人理会。

叶子兰抱着他的胳膊,却噘着嘴道:“好像没有印象中的那种感觉了。”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空荡荡的。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家,已经没有亲人了吧。

爹妈车祸去世。

爷爷只关心利益,并且是个极度重男轻女的人,从不把女流放在眼里。

她忽然有点后悔了。

“早知道,不该来的。”她垂下头去。

明明跟炎哥哥相处的时间那么珍贵,为何还来这儿自讨没趣。

“既来之,则安之。”姜炎安慰道。

“就是他们!”

正说着话,叶青竹忽然再次像鬼一样出现。

嚯!

抬头一看,只见叶青竹身旁一左一右,分别领着两个魁梧大汉。

气势汹汹。

叶子兰吓了一跳,皱眉道:“你想干嘛?”

“想干嘛?哼!姑奶奶的钱,也是那么好抢的?”

叶青竹冷哼一声,声音瞬间传遍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焦过来。

就连正抽着雪茄,跟人说笑的老爷子叶天南也不禁看向此处,却没有行动。

在他看来,两个都是女流,压根不放在心上。

只见叶青竹两手叉腰,满脸黑线。

死死地盯着姜炎,伸手道:“今天是老爷子的生日,我不跟你们一般计较,把钱还我,顺便跪下来道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什么钱?”姜炎笑着反问,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

叶青竹登时气的一跺脚,喝道:“臭小子,别装模作样!刚才在门口,拿了老娘的银行卡,你还不认账了?”

众人齐齐望去。

不由吃惊。

这小子是谁啊。

面生的很。

连叶青竹的钱都敢抢。

胆肥了不成?

但见姜炎仍是笑容满面。

“哦,那个钱啊,想起来了。那不是你给我的吗?”

“我给你的?屁!就从车里把礼物拿出来,就要老娘十万块钱?”

“哦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我送给爷爷的观音像也被你弄碎了,价值一百万呢!这钱,你得赔给我。”

哗!

价值一百万的观音像。

连老爷子都忍不住走了过来。

“什么观音像?”

面对着老爷子,叶青竹立刻装模作样的哭诉道:“爷爷,您看叶子兰带来的是什么人啊。强抢了我的银行卡不说,还把我送您的观音像弄碎了。”

为了让老爷子相信,她特意把盒子拆开。

果然碎碎了一整盒。

叶天南心也碎了!

他是一个佛家信徒,最爱收集佛像、观音像。

以他的眼力一眼就可以看出,里面的碎片都是上好的材质。

“叶子兰!”

“是谁让你回来的?没赶你走,是你莫大的光荣,你还带来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给我一个解释!”

叶天南不问缘由,怒目狠瞪着叶子兰。

小叶子顿时一阵慌乱,下意识的朝姜炎怀中躲去。

这时候,叶天南才注意到姜炎。

他的面色越发铁青,“你是哪来的小白脸,知道这是哪儿吗?”

“就是啊,什么人都往里面放,保安是干什么吃的。”

“看看他那德性,小白脸一个。叶子兰不是号称除姜炎不嫁么,那会儿拒绝了多少有钱少爷,现在倒好,找了个小白脸。”

“早就知道她什么人了,就会装而已。一个未婚的姑娘家家,搬去人家里住,估计跟以前姜瑶那个未婚夫关系也不干净。”

叶家人议论纷纷,他们毫不避讳。

这些话,听得小叶子胸前激烈起伏,脸唰的一下发红。

“你们闭嘴!我不是!我没有!”

“别解释了,你那点破事谁不知道。”叶青竹冷目一瞥,指着碎了的观音像:“自己看着办吧,要么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要么赔钱!”

叶子兰不忿道:“你冤枉人!刚才搬得分明很小心!”

“难道我是自己砸了吗?一百万啊!我又不傻。”叶青竹冷哼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选择相信她。

毕竟也是一百万的东西,还是送给老爷子的礼物。

谁没事花那么多钱买了,然后又砸了。

只是为了冤枉人?

“你就承认吧,大家都是亲戚,谁闲着没事害你。”

“就是,谁有那个闲工夫。要不就道个歉,人家青竹也不会真的计较这个钱。”

叶青竹眼神得意地瞟着叶子兰,双臂交叉,冷冷的道:“是啊,知道你活的不容易,一百万你肯定拿不出来。”

“跪下来道个歉,这事儿就算了。”

“不能算了!”

忽然。

就在众人以为叶子兰会照做的时候,他们没想到,姜炎开口了。

叶青竹顿时面色一变:“怎么,你还想怎样?”

“观音像是谁弄碎的,谁自己心里清楚。”姜炎轻笑着,从对方一开口,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叶青竹当然不承认,歇斯底里的指着他大骂道:“谁脑子被驴踢了糟蹋钱啊?你胡扯也要有个底限。”

“除非你现在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当着所有人的面砸了,我就不用你道歉!”

听到这话,姜炎展眉一笑。

“哦,是么。”

“不就一百万的东西么,随便砸来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