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夏初顾夜宸)

2022-06-23 16:47:19 主角:夏初顾夜宸 作者:可可奶牛
触不可及的爱情 已完结

触不可及的爱情

作者:可可奶牛 主角:夏初顾夜宸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夏初顾夜宸)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介绍

《触不可及的爱情》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可可奶牛,小说主人公是夏初顾夜宸,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当拿到离婚证,夏初只想立刻藏起来,不要,不要被顾夜宸看到,她宁愿他永远都不知道真相。可真相逼近,夏初只想问:顾夜宸,倘若一切都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当如何?...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试读

“顾总……不进去吗?”

助理王密心里突突直跳,他昨天晚上突然接到顾夜宸的电话,把被下了药的夏初送到医院。

顾夜宸守了一个晚上,眼都没怎么合过,一大早上去参加完公司的早会回来,就被人截胡了!

你说,这搁谁谁不气?!

“要不要……”

王密刚说要不要给顾祁言点厉害,就见顾夜宸攥紧的拳头放开,霎那间眼里的怒气消散,恢复了往日的生人勿近气场。

“把这一幕给顾祁言出轨的那个女人发过去。”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王密跟了顾夜宸这么多年,深刻的明白自己老板此时被气的不轻。

若是摆在脸上的愤怒还算好事儿,但要是都憋在心里……

王密默默的在心里为病房内的两人点上了蜡烛,随后赶紧应声,就见顾夜宸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

“为什么,不找我帮你?”

见一碗粥快见了底,顾祁言才发问,“为什么要放弃离婚的分割财产?夏初,我知道你不爱我,但何必和钱过不去?!”

顾祁言有些心疼,要不是一直派人盯着夏初的行踪,他连她进了医院都不知道!

“你何必自责?当时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不欠我的,是我欠你。”

夏初苦涩的笑了笑,只是笑意并不达眼底。

她有什么脸去拿顾祁言的钱呢,当初同意帮她的人是顾祁言,婚后信守承诺和她保持距离的人也是顾祁言,为了帮她离婚不惜假装出轨的………还是顾祁言!

她知道,要是自己争取,顾家的财产定能分得一杯羹。

但那样做,她是真的不把顾祁言当个人看了!

听到夏初的话,顾祁言垂了垂眸子,侧影中看到门口一闪而过的光亮,长期生活在媒体跟踪下的顾家大少爷怎么可能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哪怕只是一闪而过,他也能立刻分辨出来—闪光灯!

他的弟弟,还真是坐不住啊!

顾祁言轻声一笑,兀的起身,靠近夏初。

“你!”

夏初一惊,条件性的后闪,却听顾祁言笑着开口,“药水快打完了,我帮你调下滴速。”

这个姿势,有些暧昧,从后面来看,两人和亲吻并无差别,夏初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但想到顾祁言救了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幸好不过几秒,顾祁言就回到了原位,好笑的看着她,“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家的事差多少钱,我可以帮你。”

这话一出,夏初顿时有些沉默,哪怕是找了并没有过任何交情的人,她都没想过去麻烦顾祁言,如今对方主动开口,她本应该立刻拒绝,却在想到父亲灰败的面容时迟疑了。

难道她还要继续亏欠他吗?

夏初心里乱成了一团麻,顾祁言看在眼里,刚想乘胜追击时,就听手机一阵震动,看到来电时,眸中闪过挣扎。

“什么电话这么让你为难?公司有事的话就先走吧!我自己可以。”

夏初好笑的看着顾祁言,对方顿了一瞬,才道:“实在走投无路就联系我,不要有心里负担。”

他边走边回头嘱咐,夏初赶紧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在他走出去后,才无力的瘫回床上,双目沉重的看向窗外!

实在走头无路的话……她也要走啊!

一定还会有办法的!

另一边,顾祁言出了病房后,摁下了电话的接听键,声音有些阴沉,全然不复和夏初说话的温柔,“什么事?”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但却见顾祁言表情瞬间僵住,眸中闪过怒火,狠声道:“顾夜宸?!他怎么敢?!控制住董事会的局势,我马上就到公司!”

他步履匆匆,甚至一不小心撞上了来换药的护士,听到对方惊呼,才意识过来不好意的笑了笑。

“我没事!”

护士被这一笑恍了神,脸上染上了红晕,赶紧摇头,随后拿着药瓶匆匆进了病房。

“夏小姐,我来换药!”

她进门,就见夏初浑身散发着恹恹的气息,直到她走进,对方似乎才知道有人进来了,坐起了身子。

“不用换了,我没什么事了。”

夏初身上的乏力已经散了不少,她得立刻起身去想办法筹钱,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废人一样的躺着。

护士还想再说什么,但夏初却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拿好包就直接出门而去。

徒留下小护士一个人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药瓶。

夏初离开医院后,就给夏母去了电话,听到声音状态不错后,她略微放宽了心,尤其是在听到夏母炫耀自己演技精湛给夏父骗过的时候,眼里闪过点点笑意。

N市的医院不下十家,她现在的位置到夏母那儿至少要一个小时,约好了晚点再去看她后,夏初挂断了电话。

她找了个咖啡店坐下,细细分析起如何破解公司现在的困境,但一通算下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那五百万的资金缺口。

夏家的房子价值不过三百余万,如果将房子变卖的话,也还需要二百万左右。

而夏父将家里的流动资金和能抵押的债务一向投给了新公司,现在没有任何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去弥补这个缺口。

夏初不免又头疼起来,她长这么大,何曾为钱发过愁?而她大学虽然学的是服装设计,可过了这么多久没有拾起老本行,又有谁会高价聘用她?!

虽然是这么想,但夏初还是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份扬长避短的简历,盲投到了各大设计公司。

所谓广撒网多捞鱼,总有那么几家会给她回信的!

这件事忙完,夏初接下来就是给顾祁言发了信息,询问一下有没有办法将夏天家政公司的债务偿还期限尽可能地拖久一点,虽然听起来希望几乎渺茫……

但夏初活了这么多年,最不怕的就是没有希望的事情。

当年救顾夜宸是,现在救自家的公司,亦是!

她抓紧了手机,心脏不停的跳动着,顾祁言的回信对她而言,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