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捡漏开始致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林然袁千云小说阅读

2022-08-06 12:38:48 主角:林然袁千云 作者:我爱吃西瓜
从捡漏开始致富 连载中

从捡漏开始致富

作者:我爱吃西瓜 主角:林然袁千云

《从捡漏开始致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林然袁千云小说阅读

《从捡漏开始致富》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从捡漏开始致富》由我爱吃西瓜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然袁千云,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81,百废俱兴。上一世,作为古玩泰斗,林然没能护佑家人。这一次,带着超前几十年的远见和神乎其技的鉴宝功底,林然势必要把握时代风口,诠释男人担当,绝不会再让家人受半分委屈!从捡漏做起,成为响彻中外的古玩大亨!...

《从捡漏开始致富》小说试读

大柳镇,下林村。

夕阳斜挂,炊烟笼罩,满眼红妆。

时不时远处响起几声鞭炮声,小孩打闹间那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尽显欢愉。

年三十,阖家欢聚的好日子,

眼下已经到了年夜饭的时间,家家户户都是欢聚一堂,热气腾腾的饺子和年菜下锅,升起的袅袅炊烟,似乎是人们对来年更好的祝愿。

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村口的柳树下,也有拄着拐杖伫立远望的寂寥身影,那是年迈的老人对未归家游子的挂念。

“大妹子,不是当大伯的不讲情面,大过年的,我家里也穷的揭不开锅了,你们要是再不还钱,我家日子也没法过了……”

“是啊大妹子,我家里也等着用钱呢,你看是不是……”

“实在不行的话,你先还咱几十块也好啊!”

然而,在村东头的一间土坯房内,十七岁的林然正愣愣地瘫坐在炕上,满眼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环视四周,狭小昏暗的房间内,泛黄的木桌和几块掉了白皮的墙壁,再加上桌上那个印着“花开富贵”字样的热水壶。

一切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熟悉。

下意识地抬眼望去,凹凸不平的墙壁上,还有浸水的淡淡痕迹。

为了遮住水痕,家中素来都喜欢挂上一本挂历充当“装饰”。

定睛细看,那本已经撕了大半的挂历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一九八一年2月4日!

自己重生了!

还重生回了一九八一年的大年三十!

环视着周围熟悉的一切,阵阵酸楚和自责伴随着回忆再度侵袭而来。

无数熟悉的画面和记忆涌上心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家里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起码日子也还算凑合。

自己成绩素来不错,更是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

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全家都希望家里能飞出去一只金凤凰。

然而,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让这个贫穷的家庭更是入不敷出。

为了挣钱,父亲带着同村的乡亲外出打工。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

工程出现了塌方事故,父亲也在这次事故中重伤。

承包商卷款一走了之,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农民工,和自己可怜的父亲。

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更是因此欠了一大笔外债。

直到如今,依旧缠绵病榻。

大年三十的晚上,村里的债主们纷纷登门讨债。

年三十的这顿饭,成了他们一家人吃的最后一顿团圆饭!

送走了债主,绝望的父亲在初一当天,气急攻心,影响了病情,多重并发症缠身,不治而亡。

而母亲遭受打击,精神失常,随后也郁郁而终。

后来,姐姐毅然扛下了所有的债务,一边供自己读书,一边打工还债,日夜操劳,积劳成疾,在不到四十岁就撒手人寰!

尽管自己很争气,毕业后还进入了国博馆工作,更是凭着扎实的鉴宝功底和资历,成了后世的业内泰斗,风光无限。

但面对家人至亲的相继离世,这是无论多高的成就,也永远无法遮掩和抹去的伤痛!

1981年2月4日!

林然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更永远无法原谅懦弱的自己!

如果父亲不会为了给自己挣学费,就不会工地上出事。

倘若不出事,这个家,也不会家破人亡……

明明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彼时的自己却以年小为借口,逃避着一切责任,眼睁睁看着悲剧造成!

懦夫!

赤果果的怂货软蛋!

脑海中回想着过往的种种,每一次的回忆,都像是一把小刀一样在他的心口上割来割去,林然的心宛若刀绞般刺痛!

这扇老旧的木门,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

自己在里头,家在外头。

上辈子,自己不懂事,没有勇气去推开这扇庇护自己的大门。

这一世,既然老天让自己重来,那就绝对不会再让悲剧再次重演!

要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走出去,做为家人遮风挡雨的那扇门!

站在门口,定了定心神,深吸一口气,林然眼神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径直推推开了这扇隔绝两个世界的木门。

“妈!”

“姐!”

林然的声音有些哽咽,喉咙颤抖,轻轻呼唤出来这两个久违的名词。

这一刻,望着站在自己跟前真真切切的母亲和姐姐,林然觉得自己回到了那段清贫而又无比温馨的时光!

看到林家的小儿子出来了,外头围了一圈的债主也显得有些诧异。

而原本讨债的村民们,一时间也纷纷住口。

毕竟都是一个村的,祸不及家人,更何况是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孩子。

“小然,乖,你先回屋,跟你没关系。”

眼见自己儿子出来,母亲袁秀芬强挤出一丝笑容,眼中满是慈爱。

“小然,听妈妈的,你先回屋。”

姐姐林婉君的声音有些委屈,眼眶红红的,背过身去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然而,林然却是走到了众人跟前,对着这些同村的叔叔伯伯深深地鞠了一躬。

冲着所有人,目光中透着坚定,郑重的说道:“各位叔叔婶婶们,我家年关没能清账,要各位带着债过年,我林然先跟各位长辈说一声抱歉,对不起。”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各位长辈来要钱,这是理,是理就得认。”

“我爸是为了给我挣学费才出的事,我是他的儿子,事情也是因我而起,这笔账理应算在我头上,我爸欠你们多少钱,麻烦大家重新打一份欠条,全都算我林然头上!”

声音不高,却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林然三言两语便将一**的饥荒全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然而,听到这话的母亲,却是顿时气上心来。

“你个小兔崽子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原本和颜悦色的母亲气得浑身发抖,顺手抄起了一旁的扫帚,就要往自己身上招呼,想把自己打回屋里去!

林然知道,这是妈妈在保护自己!

她不想让自己卷入这浑水中,她想跟姐姐把责任担起来,从而保护自己不受牵连。

林然不闪也不避,硬着头皮挨了母亲一下打,虽然疼,但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坚定。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说的。”

不等母亲再劝,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林然二话不说,将每个债主手中的欠条拿了过来,转身回到屋里,找来纸和笔。

趴在锅台沿上,用隽秀的笔迹重新写下一封封新的欠条。

只是,与原版相比,欠债人的落款从父亲变成了林然本人。

准备按手印的时候,突然间想到,家里并没有印泥。

想了想,干脆直接咬破了食指,在每一张欠条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刚高中毕业的孩子再给他们打欠条,一个个的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好了,各位叔叔伯伯婶婶,以后,这账就算在我头上了。”

“大不了以后不上学了,去打工!打工种地的钱不够,就卖房卖地,卖房卖地的钱不够,就卖血卖肾!”

“男子汉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

“只要我林然还活着,这钱,就不会少了各位叔叔伯伯一分!”

林然笑着说话的时候,牙齿上还沾着手指上的血迹。

感受着林然语气中的坚定,一时间,债主们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归根结底,这笔钱并不是林家想赖债,而是林家真的没钱。

大家无非就是怕林父撒手人寰之后,村里都讲究人死债消,到时候没人担也没人认,孤儿寡母的成了坏账,一毛钱收不回来才出此下策。

如若不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又愿意被人戳脊梁骨呢?

最重要的是,林家在这下林村的名声,绝对是有口皆碑!

看着那殷红鲜血按出来的手印,一众债主不由得有些惭愧。

一个个的心里都挺不是滋味,谁都知道,林然是村里头唯一的大学生,难得的金凤凰,未来的前途一定是辉煌无量的。

为了要债,居然逼得一个前途无量的大学生退学还债……

不过,就冲林然这种不怕事、敢担事的气魄,谁也得挑大拇哥赞叹一声“真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