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战尊归来方朔天苏洺雪 超级战尊归来免费阅读

2021-09-14 18:54:16 主角:方朔天苏洺雪 作者:荒山尽头
超级战尊归来 连载中

超级战尊归来

作者:荒山尽头 主角:方朔天苏洺雪

超级战尊归来方朔天苏洺雪 超级战尊归来免费阅读

《超级战尊归来》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方朔天苏洺雪的小说叫做《超级战尊归来》,本小说的作者是荒山尽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洞房花烛夜,传来家族破灭的消息,新婚妻子将他赶出家门。洞房花烛无新郎,他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殊不知,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身份——七星战尊!...

《超级战尊归来》小说试读

唐泓威作别了方朔天,他得连夜赶往南部的战场。

虽然这场战斗主要是由镇守大夏南部的武曲军负责,但他率领的贪狼军可是特种部队,随时需要他带领部下去执行诸如斩首的特别任务。

所以,他也必须赶到战场。

方朔天回到家中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地就起了床。

离家前,开门的动静吵醒了陈悦晴。

睡眼惺忪的陈悦晴从卧室中走出,问道:“哥?你要去哪啊?”

“出去办点事!”

“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做一顿大餐!”陈悦晴笑道。

“好!”

离家后,方朔天便来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大夏建设银行。

用至尊黑卡一次性提了一千万现金。

这个坐落于旧城区的银行,还从来没有接待过这么阔绰的富豪。

可把几个年轻的银行职员吓坏了,纷纷议论起方朔天的身份来:

“你们是没见到,他那张卡上面一个字没有,只有七颗镶嵌的钻石,那七颗钻石四周,还隐约看得见一条盘旋的黑色巨龙。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厉害的银行卡。”

“他应该是个大人物吧!这随随便便就是取个一千万的。”

就在银行员工备钱时,银行的客户经理王芳来到方朔天身边,弯腰陪笑道:“先生,你是大客户,可以到VIP室休息。正巧我们行长也想结识你,他已经泡了上好的普洱茶,正等着你去呢?”

方朔天不屑一顾道:“他要结识我,怎么不亲自来请?”

“也对也对,是行长疏忽了,我这就去叫他出来。”

“不必了,他还没有资格结识我,而我也不想结识他。”

“这……”

“好了!快去备钱吧,别整这些没用的。”

说罢,方朔天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

没过多久,十个装满钞票的手提箱被银行职员摆放在了方朔天面前。

方朔天让职员帮他搬到了银行外的停车场。

所有人都以为这样一个大老板开的会是一辆豪车,没想到,却是一辆破破烂烂的电动车。

所有人都愣住了。

方朔天挠头喃喃道:“以前也没取过这么多钱,一千万原来这么多啊,这怎么拉回去呢?先去买辆车?”

王芳一下就看出了方朔天的窘境,指向不远处的一台国产帝豪小轿车。

“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小车借给你。只是不是什么好车,希望你不要嫌弃。”

“借了还要还,太麻烦了。”

说着,方朔天打开了一个手提箱,从里面拿出来二十沓现金,一下全塞到了王芳怀中。

“就当是给你买了。”

“二十万……”

王芳听到方朔天要二十万买她那辆帝豪车,瞬间呆住了。

她那辆车全款办下来不过才七万多。

“不够?那再给你十万。”

方朔天又将十沓现金塞了过去。

王芳赶忙归还了多余的钱,只留下了七万,“先生,您给多了,七万就足够了。算上磨损,其实你给五万我都觉得多了。”

方朔天笑了笑:“你真以为我不认识车啊。如果你刚才收下了,我还真不打算给你那么多。但是你能这么实诚,有资格拿着三十万了。”

钱在他眼中也不过是数字,拿三十万解决当前的麻烦丝毫没有问题。

在方朔天的说服下,王芳收下了三十万现金,随后把帝豪车的钥匙交给了他。

方朔天便招呼银行员工把手提箱提到了后备箱里。

正要驱车离开时,一个肥硕的西装男子喘着粗气跑了过来,“先……先生,稍等一下。”

来者正是银行行长。

方朔天这般阔绰的富豪,他必须要结识一下。

行长来到车边,一见到车中之人,立刻冷笑道:“我他妈还以为是什么人物呢,原来是你啊!”

银行行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在前日的晚宴上见过方朔天,认得他是苏家的赘婿。

方朔天冷冷回道:“你有什么事吗?”

行长趴在车窗上,嗤笑道:“**哪里来的一千万的存款?说!这钱是不是不是你的?你是不是把你媳妇银行卡偷来了?”

方朔天猛地开门,将他重重击倒在地,“钱是谁的跟你有鸡毛关系,再瞎几把多嘴,老子把你舌头剪了。”

“你……”行长喘着粗气吼道:“老子这就打电话给苏家人,看他们怎么处置你。”

方朔天并不想理会这种小角色,驱车离开了。

而目的地正是苏家宅邸。

苏家宅邸位于临江城南部的南山别墅区。

这里依山傍水,环境十分优美。

出入其中的都是价值百万以上的豪车,方朔天驾驶的小帝豪显得格格不入。

不少经过帝豪车的人都发出了嘲笑声,认为这种车不应该出现在南山别墅区,但又有谁能想到,这辆小破车的后备箱里装了九百多万呢?

来到一栋三层楼的高档别墅前,方朔天将车停在了路边。

这栋价值几千万的豪华别墅正是苏家的宅邸。

此时,苏家上下除苏洺雪之外,全在宅邸内召开家庭会议。

而会议的主题,便是讨论是否将方朔天赶出苏家。

前天,方朔天擅闯贪狼将军的接风宴会,险些导致苏家陷入危险的境地。

因为这件事,这个持续了一年的讨论又再次被摆到了台面上。

客厅内,苏家老太君李惠兰位居正位。

她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分居左右,而苏广明等后辈坐在各自的父母身后。

苏广明的父亲,也就是苏家的大儿子苏福率先开口:“母亲,前夜宴会之时,方朔天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有目共睹,我认为再让这个废物留在苏家,肯定还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二儿子苏禄应和道:“对啊,母亲。而且这些年来,方朔天没少借苏家的钱去给他那个病秧子老妈买药,最可气的是,三弟家还真给。这样一个寄生虫没必要再留了。”

苏洺雪的父亲,苏寿此时内心很是不满,但依旧一言不发。

可他的妻子丁颖却忍受不了了,气愤道:“大哥,二哥,你们的心思我都不想点破。你们无非就是想逼着老太君让洺雪和方朔天离婚,使得我们家丧失遗产的继承权。有必要说得那么大义凌然吗?”

“丁颖!闭嘴!”苏寿大吼道。

丁颖气得双眼冒出泪水:“老公!这些年,洺雪和那个废物赘婿结婚,受了多大的委屈啊。我这不是想帮洺雪争取遗产吗?咱就这么一个独姑娘,我可不想她以后受罪。”

苏寿的妻子讥笑道:“哎呦!弟妹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了。当年可是你家据理力争,说什么自家女儿与方朔天是高中同学,有感情基础,是联姻的不二人选。这时候怎么还受委屈来了呢?如果不是方家亡了,现在在苏家作威作福的,应该是你家吧。”

丁颖一拍桌子:“如果不是为了苏家,我怎么会让洺雪和一个弃子结婚?当年在座的谁不想巴结方家,谁不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到头来,方家亡了,一切糟心的事都落到我家头上。遗嘱上对别家没一点要求,反倒要我家洺雪不得与方朔天离婚,这不是偏心吗?”

坐在角落的两个女儿看着嫂子们吵得面红耳赤,窃笑着议论。

“真不知道喊我们来干嘛,反正我们也拿不到一分钱遗产,今天讨论的事跟我们有关系吗?”

“估计是喊我们来看好戏的。”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可是有五个女人,简直是一出大戏。

老太君李惠兰闭着双眼,重重地将手中的拐棍砸在地板上,大吼道:“都给我安静!”

原本吵闹的客厅立刻静了下来。

李惠兰拿着拐棍,轮流指着众人,“你看看你们,像一家人吗?我还没死呢!就嚷着分家?”

苏福赶忙起身安抚李惠兰的情绪,“母亲,别生气。咱们这不是在讨论要不要赶走方朔天吗?这都是在为苏家考虑啊。依我看,这种废物,没必要再留在苏家了!”

嘭……

就在这时,宅邸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