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漓漓向景煜by大茶花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阅读全文

2022-06-24 09:43:11 主角:傅漓漓向景煜 作者:大茶花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 连载中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

作者:大茶花 主角:傅漓漓向景煜

傅漓漓向景煜by大茶花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阅读全文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傅漓漓向景煜的小说叫做《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本小说的作者是大茶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傅漓漓得悔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会穿到自己写的书里,她绝不会把女主的命运写得这么坎坷。刚穿,就到了自己的葬礼现场。这就算了,还因为后娘算计,频频在王爷面前放屁。天啊,给块豆腐她撞死就算了。索性,书是她自己写的,结局也还没写完。她一个亲妈,还收拾不了书里这群崽子吗?且看她咋滴亲自书写完美的结局吧!...

《穿书后,作者每天都在逆天改命》小说试读

“退婚?!”

大厅内所有人一听到傅漓漓如此说道,均被吓了一跳,她是不是在棺材里躺糊涂了?

十七爷的婚岂是说退就退?何况还是皇上赐的婚!

“胡闹!”

傅忠大声呵斥,纵是他平日里及其疼爱傅漓漓,听到一向乖巧的女儿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脸也瞬间沉了下去。

悔婚的罪责可不是他,乃至于整个傅家能担得起的。

傅漓漓跪在傅忠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柔柔弱弱地抬起袖子拭泪。

“爹爹,女儿近日频频头痛,身子虚的很,每天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乏力,如今女儿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样的身躯嫁给十七爷,恐将不幸带给皇家,还请爹爹三思!”

傅忠摇摇头,不依,示意灵云将她扶起来,好生劝解。

“漓漓,要是寻常人家,退也就罢了,可这偏偏是皇上指的婚,为父也没办法。你别忘了,当时可是你自己请求的。”

傅漓漓的破事可真多,她真是恨不得现在穿回去把自己码的字一个个删掉!

气氛瞬间严肃且沉重,傅忠和傅漓漓僵持不下,白氏忽然从座位上起来,委身行礼,开口道:

“漓漓要实在不愿嫁,妾身倒有一法,不知当不当说。”

此话一出,白氏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傅忠望着她,等她把话说下去。

“老爷,你是不是忘了,漓漓与菁菁姐妹俩年纪相差并不大,二人性子也都一般温婉,此番漓漓也是受了一遭罪的,她若当真不愿嫁,便让菁菁替了她吧。”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倒是叫人瞧不出私心。

只是坐在一旁傅菁菁显然没想到自己竟成了背锅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暗自咒骂了几句。

这事本就是她坑害的傅漓漓,想要故意让她出丑,谁知皇上竟真的同意了?

如今这事居然要落到自己头上?难不成是这蠢货发现了什么?

她傅漓漓都不要的男人,竟妄想丢给她?做梦!

傅菁菁冷笑一声,面上乖巧应下,心中却是早已想到了应对之法。

傅漓漓望向白氏,不知她这次为何这般遂她心愿?要说她是良心发现?那必不可能。

傅忠听完,仍觉得不妥,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将此事压下再议。

但想法总归有了松动。

白氏见傅忠有松口之意,不愿让和王爷府攀亲的机会溜掉,忙接着说道:

“当时赐婚圣上也只说了是傅家嫡女,咱家嫡女又不止漓漓一个,再说,这也是帮她,漓漓不愿意,想来嫁过去也不会幸福。”

要不是傅漓漓是这本书的亲娘,她都要被白氏给骗了。

这和在背地里打骂欺辱她的白氏判若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白氏的亲女儿呢。

傅忠叹了口气,将白氏扶起来,安慰道:

“难为你了,总是为漓漓着想,她亲娘去世的早,这些年你对她的疼爱大家都看在眼里。

现在又不惜牺牲菁菁的自由来赎漓漓的任性,我这个做父亲的,决不能厚此薄彼,这件事还得问问菁菁的意见。”

大家伙全望向付菁菁,在白氏炙热的眼神交流下,傅菁菁头埋得低低的,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一般,声音极小:“女儿愿意。”

白氏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松了口气,白氏更是喜上眉梢,为自己争取的这门好亲事得意不已。

灵芸在房内来回踱着步子,得知自家小姐的婚事告吹后心疼得不得了。

“小姐,这婚事你忘了是怎么来的吗?这可是圣上亲赐的,您怎么能脑子一热,将这大好的机会让给了二小姐啊!”

“不不不,我这可不是脑子一热,我不愿嫁,她愿就给她呗。”

“小姐!”

灵芸心疼傅漓漓从前在府里没少吃苦头,原本盼着她与十七爷成亲后能高人一等,以后不仅是白氏,就算是老爷见到了她也要行礼,可眼下...

傅漓漓却浑身舒爽,开心满怀地叫了小厨房上菜,自己吃了个十足饱才躺下。

入夜已深,傅漓漓辗转难眠,许是吃得有些多了,积食难眠。

再一看软塌处,灵芸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呼吸声均匀地传了过来,口水还挂在嘴边。

夏夜的晚间凉爽的很,时不时刮一阵风,吹得房梁上的灯笼轻轻摇曳。

门口守夜的家丁丫鬟都倚靠着门窗小憩,整个院内听不见人声,只闻见蛐蛐叫声从灌木丛里传来。

正神游太虚着,突然眼前一个黑影落下,傅漓漓正要大叫,嘴巴却被人一把捂了个严实。

她张牙舞爪地挣扎着,逮住机会狠狠地咬了捂着她嘴的手。

几分钟后,她被丢在地上,手脚重获自由的她赶紧解掉缠在眼睛上的带子,一抬头,便对上了向景煜和冰河的目光。

“你这屁王,属狗的吧,上来就咬人。”

冰河动了动手腕,心疼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牙印清清楚楚地印在上面。

傅漓漓一听屁王这称呼,面子上挂不住,纵使心中害怕这两个恶魔,嘴上不饶的为自己辩解:

“别叫我屁王!我...奴婢说过了,是那日吃坏了肚子!”

向景煜可没这么多耐性和她磨,揪住她的领子。

“别废话,上回儿被你钻了空子,害得我们计划落空,这回要是再耍什么小聪明,你的脑袋恐怕是保不住了。”

这个向景煜是有什么怪癖吗?动不动就要摘人的脑袋!

傅漓漓在喉咙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同时心慌起来,上回的法子今天怕是行不通,灵芸此刻在屋内睡得跟猪一样。

这里算是院内较为偏僻的地方,怕是叫喊声还没出来,脑袋就先落了地。

该死的向景煜,有朝一日她回去,必给他来一个惨败的结局!

刚走没两步,傅漓漓眉心一蹙,双腿一软,倒在了向景煜的脚上,她作出柔弱的样子:

“哎呀,奴婢实在不小心,竟扭伤了脚,现下看来怕是走不动了。”

语气甚为可惜,脸上的狡黠尽收向景煜眼底,他默不作声,听她说完。

“要不二位公子过几日再来,下回我定不叫你们失望。”

傅漓漓作势揉了揉脚踝,嘴里还在“哎呦哎呦”地叫着。

“冰河!”向景煜薄唇轻启。

“属下在!”冰河答道。

“抬走!!”

“啊?!”傅漓漓与冰河两人同时惊呼出声,当场石化。

冰河一脸的不情愿,慢吞吞道:“这...等下她又放屁怎么办?”

......

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太侮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