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岁太子妃姜米祁镇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22-05-15 10:20:31 主角:姜米祁镇 作者:姜盐豆子
穿越八岁太子妃 已完结

穿越八岁太子妃

作者:姜盐豆子 主角:姜米祁镇

穿越八岁太子妃姜米祁镇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穿越八岁太子妃》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八岁太子妃》由姜盐豆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米祁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姜米作为五代医学世家的嫡亲传人,一场车祸送她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还偏偏成了上官氏的富家奶娃娃上官云珠。云珠出生之时,便是指婚之时,皇爷爷一开心便指给了当朝太子。十二岁岁的差距,让年幼的云珠怕极了这个宠妾盛极、杀罚果断的少年太子爷,想不开便跳了护城河,救上来时气息全无。姜米:真晦气,穿越也不给个好......

《穿越八岁太子妃》小说试读

第7章

乔姨娘气急败坏的在别院里摔东西,“那丫头算个什么玩意,一个不足月的早产儿,一个归了西的娘,就她一步登了天了!老天,你不公啊!”

“娘亲!”若歌劝着,眼圈也是红红地,“娘亲,都是女儿不争气!”

“明明当年是我先有了身孕,怎么偏偏让她先降了生,我当时就应该让接生婆神不知鬼不觉的掐死她!”乔姨娘说着将一只成色不错的白瓷茶盏摔在了地上,碎的四分五裂。

“娘亲,女儿不争气,惹得娘亲不舒心了。”若歌跪在乔姨娘身边,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坠落。

乔姨娘回头看了一眼脚边面容白净的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疼地抱住了若歌,“女儿啊,你一定要争气,为娘日后真的就靠你了。”

若歌忽的抬头看着乔姨娘,“还有爹爹呢?”

“你那爹爹,别看是当朝首辅,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上官云韶活一天,你爹爹就永没有做主之日。”说起这些,乔姨娘忽然觉得有些苍凉。

当年,上官封花了三千两银钱替她赎了身子,全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儿。

否则,她还是那个见不得人的外院。

赎身次月,上官家大夫人便有了身孕,本想着自己是提前有孕占得先机,没曾想大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才九月便降生。

至此,上官云珠生来体弱,爹爹厌她,可是祖奶奶宠着,缺了金银,却得了更好的。

有了未来太子妃的身份加持,更是出入皇宫,百无禁忌。

宠妾灭妻,是祖奶奶亲口说的,上官云珠经常看见祖奶奶在娘亲的灵位前念往生经文。

上官云珠脑子里最后的记忆,只有祖奶奶念经的画面,和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此后,便是重生后,全新的上官云珠。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前日沐浴的时候,身上一块手掌大小的疤痕引起了上官云珠的注意。

看痕迹,是烫伤。

如此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祖奶奶溺爱至极,怎么会有那么大块的烫伤?

可是,脑海中并没有一点点相关的记忆。

“郡主起驾!”太监长长地尾音将上官云珠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浩浩荡荡地公主配置的仪驾,彰显了皇上对于长乐郡主的无限宠爱。

金丝华服裹的云珠难受极了,这古代人的衣服,一层又一层,连小孩子也不放过,简直就是包粽子!

脖子上厚实的金项圈坠的脖子生疼,是南宫玉亲手给她带上的。

一路还算平稳,摇摇晃晃中,云珠差点睡着了。

一路上,两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上京城百姓。

“听说啊,这位长乐郡主可不简单,几天前刚封了县主,几天后就晋了郡主!”

“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聪明的狠啊!”

“这上官府,福气可真是好啊!”

“不对不对,我可听说,这位长乐郡主根本不受首辅大人的待见!说不是个······”

“私生子”这三个字,云珠不用想便能猜到,但是嘴长在别人身上,总不能去堵了那粪坑。

车驾在上官府面前稳稳的停着,上官府一干人等,皆是华服迎接,这南梁第一郡主——长乐郡主。

小小的人儿在秋玲的搀扶下,下了车。

“云珠给老祖宗请安!”

许久未见孙女的祖孙俩,远远相望便红了眼睛。

“好,好,我孙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众目睽睽之下,乔姨娘却像是看热闹一般清咳了一声,“老祖宗,这可是长乐郡主啊!按例,当拜。”

老祖宗被架的下不来台,便只能,“老身见······”

“祖奶奶,您这是做什么?孙儿受不起您这一拜啊!”

老祖宗膝盖还未弯,竟是云珠先行跪了下去,行了一大礼,“孙儿当拜祖奶奶,请祖奶奶受孙儿一拜!”

上官府前,围满了人。

“这长乐郡主可真是孝顺啊!”

“就是,真是天之骄女。”

“这长乐郡主,生的可真是好看!”

秋玲扶了云珠起来,云珠紧紧地牵着老祖宗的手,瞪着乔姨娘和上官若歌,秋玲原本凌厉,上前一步,站在乔姨娘面前。

“乔姨娘,你身为上官府的妾侍,见到南梁长乐郡主,理应下跪行礼!”

乔姨娘脸上自是挂不住,可膝盖还是直挺挺地站着。

秋玲按着上官若歌的肩膀,狠命地压了下去,“若歌姑娘,上官府的礼仪规矩你是学到哪里去了?见到郡主为何不拜?”

人言可畏,门下议论纷纷。

“就是啊,这个乔姨娘,就只是一个姨娘,竟然见了郡主都不拜!”

“一个青楼女子,本就低贱!”

······

毕竟是南宫玉亲手**出来的侍女,秋玲一脚踢在了乔姨娘的小腿上。

“乔姨娘,规矩,还是得学!”

乔姨娘吃疼,恶狠狠地盯着秋玲,“你个贱婢,竟然敢踢我!”

“贱婢?我可是奉皇后娘娘之命伺候在郡主身边,您骂奴婢,便是骂皇后娘娘!”秋玲伶牙俐齿,留的云珠在一旁看热闹。

乔姨娘语塞,脸一阵红一阵白,只若歌在一旁轻轻地扯了扯乔姨娘的衣摆。

“上官若歌,拜见长乐郡主,郡主金安。”

乔姨娘不情不愿,却还是败了下去,“妾身乔春蕊,拜见长乐郡主,郡主金安。”

人多热闹,老祖宗自觉地丢脸,“你们,简直毫无规矩,今日就发你们去跪祠堂,没有我的准许,不准出来!”

乔姨娘彻底没了气焰,上官若歌从云珠身边经过时,那眼神,写满了不满和怨恨。

上官云珠,今日之事,日后,我上官若歌必定让你加倍还回来!

赏了钱,安顿了人马,祖孙俩便去了内厅叙旧。

老祖宗拥着云珠,看着有些消瘦地脸颊,心疼到,“怎么进宫几日,瘦的这样厉害,是不是膳食不合胃口?”

“祖奶奶不用担心,云珠没事,云珠在宫里过的很开心,皇爷爷对云珠很好,皇后娘娘待云珠也如亲生的一般。”云珠笑靥如花,竭力打散老祖宗的疑云。

老祖宗叹了口气,“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云珠了,如今你是郡主了,一言一行一定要极其谨慎,切莫让人抓了把柄。”

“是,祖奶奶,云珠知道。”云珠甜甜一笑。

“这样,我就算现在闭眼,对你九泉之下的娘亲也有的交代了。”

“祖奶奶不要说这样的话,祖奶奶一定要陪云珠很久很久,祖奶奶福如东海!”

这番话逗得老祖宗开心非常,“好,祖奶奶陪着云珠,祖奶奶还要看着云珠出嫁呢!”

“祖奶奶,这次云珠进宫,有一事不明。”

“哦?”老祖宗看着云珠,“何事?”

“云珠此次下榻宫中的启春阁,那里的陈设竟然和上官府如出一辙,云珠觉得甚是奇怪。”

老祖宗的脸色变了变,继而笑道,“皇宫之大,许是巧合罢了。”

如此敷衍的回答,怎能瞒过自己?这背后定然有故事。

时间还长,等日后慢慢调查。

“云珠,你在皇宫遇刺,是何缘由?”老祖宗想知道,这刺杀到底是因为郡主之号,还是整个上官氏族。

“回祖奶奶,云珠也不慎知道,些许是有心者嫉妒之前云珠的县主之位吧!”

云珠摆出一副那孩童纯真的模样,老祖宗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总不能告诉老祖宗,太子爷不看好自己,孙嫔爱慕太子爷,故而派了人刺杀自己?

就算说出来,老祖宗也只会认为一个八岁孩童在胡言乱语。

东宫,主殿。

里面传出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和祁镇的唾骂声。

“我要你们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你们都解决不了!”

“太子爷息怒,奴才也不知道孙嫔行事如此鲁莽。”是小太监丁二的求饶声音。

“孙嫔孙嫔,那个傻女人是太后安排在父皇身边的眼线,父皇早已想要除掉她!”祁镇恼羞成怒,指着小太监丁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给父皇顺水推了舟。”

丁二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奴才愚钝,太子爷恕罪!”

祁镇拔出一旁架子上的宝剑,剑锋直指丁二的脑袋尖儿。

“太子爷恕罪,太子爷恕罪,看在奴才对您忠心耿耿的份儿上,饶了奴才吧!”丁二吓得屁滚尿流,地上湿哒哒的一片。

一股尿骚味道散开,祁镇往后一退,“滚滚!滚!”

丁二往后爬着,一边念叨,“太子爷恕罪!”

“滚!给本王麻溜的滚!”

刚解了禁足,因为那个二货孙嫔,又被软禁东宫,搁谁谁不气!

祁镇始终想不通的是,那个上官家嫡女哪里都不对劲!

本该冒着孩童之气的眼睛,充满地是成人睿智和精于算计。

那张娇俏的笑脸竟多了一丝丝的妩媚之意,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明明是纵身一跃,跳了护城河,却又奇迹般活了过来,这难道是上苍开眼救了她?

这位未来的太子储妃,祁镇一直都不喜欢,为了对抗父皇指婚,祁镇将各地美女、歌姬塞满了东宫,派人将自己宠妾盛极的消息放了出去。

这位六岁册封的太子爷,十五岁便吟鞭策马,上了战场,单枪匹马杀了敌人三十三人。

若不是战功傍身,论谁能稳坐这东宫之主的位置?

而今,却败给了一个八岁的萝卜头手里!笑话!

看来,这位小太子妃,自己是娶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