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明画宋无涯by袅袅鱼音 穿越毒女喜当妃阅读全文

2021-01-07 11:15:36 主角:盛明画宋无涯 作者:袅袅鱼音
穿越毒女喜当妃 连载中

穿越毒女喜当妃

作者:袅袅鱼音 主角:盛明画宋无涯

盛明画宋无涯by袅袅鱼音 穿越毒女喜当妃阅读全文

《穿越毒女喜当妃》小说介绍

盛明画宋无涯是小说《穿越毒女喜当妃》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袅袅鱼音,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惊!盛家嫡女和三王爷新婚之夜,竟是在墓地合葬完成的!一招穿越,她成了三王爷的冥婚娇妻,成了天下笑谈?笑话,她可是医毒双修,逆天医术救死人,医白骨的妖孽。凭借一双素手从坟场的泥泞里爬出来,她势要将欺她,辱她,害她的渣渣虐到跪下唱征服!等等,旁边坟坑里怎么还有一个男人?盛明画看到美男子顿时没了硬气,“夫君!夫君别急!我这就给你挖出来!”盛明画像拔萝卜一样把活阎王三王爷给拔了出来,但拔到一半的她顿感不妙。迎着某人刺刀的眸子,盛明画逃之夭夭,“大恩不言谢,王爷不必谢我挖了一半的恩,后会无期!”...

《穿越毒女喜当妃》小说试读

盛明画瞬间就怂了。

“那个……大鬼哥息怒,息怒啊!你现在毒发,要是圆房正好中了人家的圈套,难不成你真的想成为傀儡吗?”

越是毒发的时候,对盛明画的渴望就会更甚,若不是宋无涯功力深厚,估计早就被这情蛊给控制了。

“不能圆房,还能做点别的!”宋无涯话落,就听见了盛明画的惊叫声。

“大鬼哥,你属狗的,干嘛咬人,啊!”

这惨叫声,听得宋卓心里面都打颤,宿风却是一脸的尴尬,也就宋卓这个小孩子不知道这里面都经历了什么。

宋无涯大概是疼极了,所以直接在盛明画的脖子上咬出了血,盛明画觉得,再不采取点行动,自己就算是不会当做解药,估计也要被咬死了。

所以她当机立断,用力抓住他的脆弱,稍稍使劲,宋无涯就松口了。

“盛明画,你找死!”盛明画冷哼了一声,空出手来,手起针落直接扎在了宋无涯的后背上,然后砰地一声,方才还**大发的宋无涯直接趴在了地上。

放到了宋无涯,盛明画累的坐在地上直喘气,方才灵光乍现的时候,她发现宋无涯身上除了中蛊之外,还有几种剧毒在体内,成年累月的都聚集在了心口的位置,这稍有不慎就会丧命啊!

而且,浑身的骨头也多处骨折,就好像浑身上下都被打的稀烂,然后又被重新装了一遍一样。

“身体都成了这样,都没被阎王爷收走,大鬼哥,你还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啊!”盛明画起身正准备出去叫人,突然……

盛明画发现,宋无涯的后背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她过去果断的撕掉了宋无涯的衣服,然后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本来盛明画觉得,这情蛊也就只有一只,可没想到后背上竟然出现了一片,盛明画大惊。

“来人,快来人!”宿风听见声音,瞬间就冲了进去。

盛明画朝他伸手,“银针,给我银针,越多越好!”

宿风点头,迅速的将银针拿来,盛明画已经顾不得许多,迅速的将这些蠕动的蛊虫全都封住。

“取匕首来,在烛火上烧一下给我!另外,取一大碗酒来!”宿风点头,拿出自己随身的匕首在烛火上烧了给了盛明画,又倒了一大碗的酒端过来。

盛明画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门口。

“小鬼,别进来,听见没有?把耳朵捂上,看好门!”宋卓点头,赶紧将门关上,然后捂着耳朵坐在了门口守着。

盛明画又看向了宿风,“摁住他,千万不要动!”

宿风点头,摁住了宋无涯的肩膀,盛明画一咬牙,拿着匕首快速的开始取蛊,蛊虫被取出来就直接扔进了酒碗里,盛明画都来不及看这些东西长什么样,因为实在是太多了。

“我本来以为,这蛊虫就只有一只,结果竟然这么多,难不成这母蛊就在他身上?”盛明画话落,宿风的面色更加凝重了。

“王爷也不知道何时中的蛊,只是这三年以来,每逢月圆之夜就会浑身疼痛,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发作的越来越厉害,王爷从不肯让我们看见,所以……”宿风没想到,宋无涯竟然忍受了这么大的痛苦。

看着宋无涯后背上的伤口,宿风头皮都开始发麻。

倒是盛明画一脸的淡定,取完最后一个,她才松了口气,一**坐在了地上,指着那一碗蛊虫吩咐宿风。

“去找东西将这些家伙都装起来,记住,密封性要好,不要让它们跑出来!”宿风点头,去找了铁罐子来将蛊虫都装了进去。

“王妃,还有何吩咐?”如今,宿风对盛明画言听计从,弄得盛明画都有些哭笑不得。

“抬他上床,我帮他接骨,他身上多处骨折,有些都是成年旧伤,需要打断了重接!”宿风愣了一下,打断了重新接?

看见宿风愣在原地,盛明画难得耐心的跟他解释了一番。

“这人身上的骨头如果长不好错位的话,有可能会影响四肢的行动能力,另外如果是在腿上,就有可能变成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你希望你家主子以后变成瘸子?”几句话说得宿风哑口无言,就只能按照盛明画说的做了。

其实,盛明画心里面还有着一些小心思,这宋无涯这么恶劣,盛明画觉得不还回去实在不是她的风格,所以下手都毫不留情,宿风看着都蹙眉。

“王妃,您确定这样真的没问题?”看着盛明画手里的大锤,宿风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呢?

盛明画看了看大铁锤,还真有点不靠谱,万一砸太厉害了接不上岂不是更糟?

所以盛明画看着宿风,指了指宋无涯。

“要不我说,你做?”

宿风点头,在盛明画的指导下,将几处旧伤重新折断再接,看着盛明画熟练的手法,在联想到方才取蛊虫时的镇定,宿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王妃的医术师承何人?”医术?

盛明画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宿风。

“本宫啊,天赋异禀,这医术啊与生俱来,不需要师从,也没人能教得了本宫!”盛明画得意的一笑,用绷带直接将宋无涯包成了一个木乃伊,自己看着都乐了。

“大鬼哥,让你欺负我,我看你醒来,还怎么欺负我!”担心在这里大笑会被人发现,盛明画出了门才大笑起来,闹的小宋卓一脸的诧异。

“鬼姐姐,你怎么这么高兴,我三哥已经好了?”

“那是,你姐我出手,妙手回春啊!哈哈!”

宋无涯醒来,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痛,而且根本就动弹不得,他使劲的抬了抬胳膊,结果发现根本就抬不起来。

“宿风,进来!”

宿风赶紧进来,看着宋无涯要起身,赶紧摁住他。

“王爷,王妃说了,您要卧床至少半个月,不能起床的!”卧床半个月?

“那个疯女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宋无涯吼道。

此刻的宋无涯可以感觉到浑身上下的骨头似乎都断了,而且有些地方都没有了知觉,所以非常的恼火。

“王妃说您的骨头多处骨折,因为没有及时救治,所以骨头都长歪了,所以她将长好的骨头打断,重新接了一遍!”宿风的声音越来越小,宋无涯气的眼睛都要冒火了。

“她是疯子,你也跟着她一起疯?断骨打断重接?你到底是谁的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