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宋卿昭晏平澜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2021-04-07 15:41:19 主角:宋卿昭晏平澜 作者:汤圆不圆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 连载中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

作者:汤圆不圆 主角:宋卿昭晏平澜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宋卿昭晏平澜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卿昭晏平澜的小说叫《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汤圆不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于病娇,宋卿昭表示,“啊啊啊这是什么绝美人设!这样的男孩子请给我来一打!”后来,宋卿昭真的拥有了一只病娇。小病娇童年悲惨性格阴暗,宋卿昭像是捧着烫手山芋。可那病娇日日黏着她,跟着她,一分半刻也不能与她分离,宋卿昭渐渐的,就习惯了……...

《穿越农女的千层套路宁天心莫凌天》小说试读

宋卿昭瞥到几个小伙伴眼底流露出的神色,眼角扬了下。

想看到她动怒发飙跳坑里?她又怎会如他们的意呢。

午间阳光太灼热,晃的人眼花,众人都不知这会看到的宋卿昭是真人还是被换了芯的。

晏平澜维护了下课堂纪律。

每个人都在埋头苦思,临摹再临摹。

“先生,我这地形图好像有些不对,你能帮我看下吗?”宋卿昭明晃晃的把手举高,声音清脆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晏平澜步子迈的很大,看上去像是有几分急切。

一直想知道宋卿昭撩拨他的原因,这会有名正言顺的机会接触,从而进一步了解,晏平澜岂会放过。

他行走间身上散发出来的木质香气,几位少女矜持又贪婪的吸了下,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深深的痴迷。见他上前以拥抱的姿态站在宋卿昭身后,恨恨的咬住了下唇,回眸看到空白的纸张,就有了几分泄气。

临摹地形图?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课程?

宋卿昭握着毛笔在地形图边沿上画了几笔,喃喃道:“近段时间没有出过城,这块有些忘了。”

他倾斜在她上方,丝丝香气萦绕在周围。晏平澜觉的身体里那头恶龙又在咆哮了,命令他有所行动。

少女转头看过去,唇瓣倏地一软,顿时愣在那里,眼眸蓦地睁大锁紧前方。

发生什么?

她在哪?干什么?

宋卿昭整个人懵住了,保持着动作忘了退开。

晏平澜愣在那里半晌没有反应。

完全僵了!

鼻端飘入若有似无的香气,温热的触感,明艳的容颜无一不冲击着他的感官和触觉。

他一低头就看到少女脸颊上可爱的绒毛,圆润小巧的鼻尖滴滴细汗,显得她更是光彩照人。她身上有一股魔力,吸引的他目不转睛。

宋卿昭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些,羞涩的低下头。

晏平澜很快醒过神并掌控了局面,“平阳哪里不懂?”

宋卿昭闻言诧异的抬头看向他。看到他红透的耳尖,有小小闷的心情顿时开朗,抿着嘴指了地形图上几处。

身着紫金色绣蟒箭袖长袍,头上是镶珠金冠,脚底踩着金色官靴,腰间别着蟠龙玉佩的李勉,沉着脸色从不远处走来。

他散发出来的冷气能把整片草坪冻僵,一双眸子犹如猎豹看到敌人,阴森森的。

宋卿昭的心思全在地形图上,没有察觉到周围气氛变化,仍小声说着自己的见解。

晏平澜双手撑在木架上,乍眼看去像是把宋卿昭包裹在怀中,歪着头看她。

明明是一幅甜蜜冒粉红泡泡的画面,可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却带着一丝邪气。

太傅不明身边男子身上气息为何突然变得狠戾,说话下意识的降低了几分音调,语气带着几分毕恭毕敬:“殿下,国子监放低门槛后,进来学习的学子进增不少。微臣跟几位授业先生讨论后的意思是多建一所教舍,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学子增多,需要请先生吧?”李勉盯着不远处的两人冷冷出声。

太傅听得这话心头一喜,语气轻快了不少:“是的,我已让授业先生推荐。”

李勉转过身冷着脸说:“晏先生教授课业繁多,确实该多请个熟悉地理志的先生为他分忧。”

一开始不懂李勉的冷意从何而来。

如今,太傅是秒懂。

他循着李勉的视线看过去,看到晏平澜与宋卿昭靠的极近,还有说有笑的,暗自摇了摇头。

秦王喜爱平阳郡主的事,宫里宫外,文武百官上下谁人不知晓?晏平澜这是干什么?太傅想到京都最近流行起来的词语,这叫做:挖墙脚?

看李勉背着手冷着脸朝二人走过去,太傅下意识的往后站,远离这场是非。

学子看到李勉走过来,纷纷起身向他行礼。

“哥哥?”宋卿昭突然在这里看到妹控兄长有些意外,愣了下才站起来。她一下忘了晏平澜站在身后,起身时撞了他一下。

被撞到下颌的男人,捂着下巴下意识的往后让出空间。

“啊……”宋卿昭惊诧的喊了声,从袖口处掏出帕巾递过去,满是心疼的询问:“撞到哪儿没有?出血了吗?痛不痛啊?”

“娇娇!”

李勉见宋卿昭不分场合的流露出心疼晏平澜的心思,气的冷呵,脸黑的都快要滴出血来。巴巴的往人身上凑,把管教嬷嬷教的矜持都忘到哪儿去了?过快显现你的柔情蜜意,是不是太不自爱了?

不管心中是何等狂风暴雨,闪电雷鸣。妹控成习的他,忍下了这等情绪。上前轻轻的把宋卿昭扯开,示意身边的太监掏出帕巾,他接过递给晏平澜,“看来妹妹这一撞使了不少力,先生嘴角都有血珠流出来了,擦擦吧!”

有些洁癖的晏平澜,看着那张帕巾,眉宇皱的能放下一双筷子。他僵持着手,纠结许久才接过去,不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

“先生这般看重舍妹学业,该是本王对先生说声谢谢才对。只是,如今国子监的教学似乎上心的太过,恐怕会有违教学纲常。”李勉意有所指的说。

太傅忙道:“秦王说的是。我等将竭力改进,给学子一个良好的氛围。”

不久前就听守城监事说,秦王与晏平澜因着平阳郡主有些不对付。当时只当是笑话,今日经历才知其中火.药味有多浓烈。太傅此刻只想隐形。

“晏先生该知晓一个道理,蛤蟆吃天鹅肉是痴心妄想。”李勉说的直接,愣是没给晏平澜留一点情面。

晏平澜和煦的笑容逐渐凝固,眼眸冰裂如锋刃。知道他进谏的流民开垦荒地计策是唐晚献的,晏平澜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现今,也有些豁出去的几分意味。

他勾了下嘴:“秦王所言甚是,人该有自知之明。妄想不能得到的,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

宋卿昭却是听懂了。她低着头窃笑,避免被看出来兴奋,使劲的踩着地上的粉末给人营造出一种她很迷茫的假象。

“妄想吗?有些事情不坚持又怎能知道后果是什么?”李勉注视着他的眼睛说。

晏平澜职业性假笑浮现:“正是。”

李勉只觉心头有一口鲜血往上冲。

这小变态摸准李勉是什么性子,故意给他膈应呢。她清醒的知道小变态心里在想什么,故而对他说的那些暗示性极强的话,心中并没有起伏。

晏平澜看到宋卿昭脸上的表情,眨了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