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妈咪宠上天佟笙墨寒琛全本大结局阅读

2021-06-10 16:49:22 主角:佟笙墨寒琛 作者:夭夭公子
爹地,妈咪宠上天 连载中

爹地,妈咪宠上天

作者:夭夭公子 主角:佟笙墨寒琛

爹地,妈咪宠上天佟笙墨寒琛全本大结局阅读

《爹地,妈咪宠上天》小说介绍

主角叫佟笙墨寒琛的小说叫《爹地,妈咪宠上天》,它的作者是夭夭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前,她惨遭渣妹设计,和陌生男人一夜缠绵,名声尽毁,最终变成“死人”。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向过去欠她的一一讨伐,浪翻了天。不料天降三宝,四喜临门!听说她是娱乐圈十八线外,抢戏打人无恶不作?娱乐圈第一童星:“那个十八线女人,我罩的。”她被傅家退过婚,扇过名媛脸?第一天才萌宝:“再来两个傅家,我都替她摆平!”她带着三个拖油瓶,回娘家争夺家产?乌鸦嘴小锦鲤:“妈咪,他们说我和哥哥们是拖油瓶,小鸦鸦可不可以咒他们上厕所掉马桶?”就连央城权贵活阎王,也忙着追在她身后掐她桃花?她摊手:看吧,凑表脸的又在父凭子贵晒微博了。众人惊:“墨爷,你家夫人和三宝要上天?”墨爷揽着夫人和三宝,“上天算什么,央城这片天,改明儿他们可以翻过来玩。”【腹黑暗撩活阎王vs毒舌明骚女大佬,三宝撕婊虐渣,男主貌美如花,女主在线掉马甲】...

《爹地,妈咪宠上天》小说试读

第8章鸦鸦被欺负,笙笙求打救

成功扳回一局,佟笙心中郁结舒畅,心情变得美丽,哼着轻快的调调,往回家的路驶去。

车尾只是被蹭出一条轻微的刮痕,到时候拿去检修,补一下漆就行。

一通电话打进来,是刚签约的经纪人陈曼迪来电。

“小笙,被抢角色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佟笙的笑容如撒旦降临,腹黑阴邪,语气笃定而自信,“曼姐,到嘴的肉,我不会让它飞走。”

“Lisa介绍过来的人,我信得过,一切按照你自己的计划进行,有需要联系我。”

陈曼迪,圈内知名金牌经纪人,雷厉风行、做事果断,正常情况下,佟笙这种十八线外的小新人,不可能签到她手里。

这得亏于团团的经纪人从中牵桥搭线。

佟笙把电话扔到副驾,停了车等红灯,美眸暗光攒动,窜过一抹思考,沈霜的出现,是偶然还是蓄意?

如果是......

她余光不经意一瞥,留意到十字路口前的小奶娃,怎么那么像鸦鸦?

穿着红白园服的小身影,肩膀轻轻抖动,她双手抱着史黛拉兔,站在那儿呆萌地抬着脑袋,不知张望着什么,显得茫然无助,胖爪爪时而抬起抹掉眼泪,远远看去,竟有些令人心酸。

“鸦鸦!”

佟笙把车停在路边,跑过去。

那抹小身影听到熟悉的女声,转过身,看到跑过来的佟笙,汪汪大眼积攒的泪光越来越满,小鼻子一抽,一粒粒泪珠儿溢出眼眶,委屈值爆表。

佟笙蹲下身子,双手搭在她的小肩膀,惊讶不已,“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她仔细打量,发现小鸦鸦浑身脏兮兮,两条小辫子松落在后脑勺,鼻尖一点黑,一副从绑匪手中逃出来的可怜虫模样,又像极了被人丢弃的娃娃。

佟笙心口的弦,倏然拉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鸦鸦双手张开,求抱抱地圈住她的脖颈,趴在她肩头,眼帘一眨,“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哭声凄凄,连路人也忍不住多看两眼,不知情的还以为被遗弃的小奶娃找回了妈妈。

佟笙的心跟着揪了起来,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道:“乖乖,别哭,鸦鸦是遇到坏人吗?”

小鸦鸦哭得更加委屈,连小背脊都在震动,奶音哽咽,“我,我遇到的是坏宝宝,不是坏大人。”

佟笙感受到路人频频扫过来的怪异目光,把鸦鸦抱起来,回到车上。

她抽了张湿纸巾,帮小鸦鸦擦脸上的污渍,问:“不哭了哦,告诉我,谁欺负你?”

小鸦鸦鼻头流出了鼻涕泡,想吸回去,被佟笙及时捏住鼻头,帮她擦掉。

被捏着鼻子发出来的奶音,更加软糯甜腻,“笙笙,难道你不是我麻麻吗?”

呃......

正打算给她绑小辫子的佟笙,动作一顿。

此,此话何解?

得不到佟笙的回应,小鸦鸦拉耸了肩膀,委屈巴巴垂眸,倾诉着自己的心声,“从机场洗手间见到笙笙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笙笙是从天而降,保护我的天使麻麻,难道天使麻麻就不是麻麻?”

天使妈妈?

想不到,自己在小奶娃心目中的地位那么高。

佟笙把小鸦鸦抱进怀里,小小的一只,软糯糯、肉呼呼,真叫人很舒服。

她摸摸小鸦鸦的脑袋,“你说得对,天使妈妈也是妈妈。”

“所以,我有麻麻了?”小鸦鸦惊喜抬眸,光影落进她的水眸,映亮里面的纯澈天真,还有渴望。

怎么又绕回这点上?

小鸦鸦的目光过于炙热,寄托了太多希望,佟笙僵硬地点点头,“对!”

怎么有种跳进狼窟的感觉?

不可能!

鸦鸦那么天真无邪。

小鸦鸦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长睫扑闪扑闪又攒满了泪意,开始泣声诉说:“今天我和坏宝宝说,我有个漂亮麻麻,坏宝宝说我撒谎,从来没有见过我麻麻接送,她还拉了很多小同学一起取笑我,我气不过就,就从幼儿园跑出来......”

说到这儿,小鸦鸦擦掉眼泪,光澄澄的大眼看向她,“笙笙,我命中缺你,所以每当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遇见你吧!”

佟笙被她倾诉的酸苦软化了几分心肠,把她抱得更紧,缺不缺她不知道,她费解的是这么可爱的小奶娃,怎么会没有妈妈?

是被妈妈忍心抛下,还是另有隐情?

安抚过后,佟笙疑惑问:“你怎么从幼儿园跑出来?”

鸦鸦小嘴嘟嘟,脸蛋红红,声音矮了一大截,“幼儿园后花园有个洞,我扒拉了好些泥巴,从洞里钻出来。”

佟笙语重心长教育她,“鸦鸦,不和老师打招呼,从幼儿园跑出来是不对的,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你这么做,会让所有人很担心你。”

“我知错了,笙笙别生气。”

小鸦鸦一脸知错悔改的小模样,令佟笙不忍心再出言责备。

帮她套上安全带,佟笙问:“你学校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小鸦鸦很抵触,小眉头拧紧,哽着哭嗓嚷嚷,“他们都笑话我,没有麻麻。”

佟笙一脸正色,“我带你回去,看谁还敢笑话我的鸦鸦!”

“但,但天使麻麻不是真正麻麻,他们肯定会笑话我......”小鸦鸦的话,满满暗示性。

佟笙胸口梗着一股怒气,不经大脑脱口而出,“我就是你的妈妈,走!”

鸦鸦所在的培英幼儿园就在附近,佟笙按照导航来到此,做好登记手续,进入园区。

充满童话风的建筑,绿化修葺精心,偌大的草坪,立着不少卡通人物形象,周围的玩乐设施安全系数很高。

看起来规模不小的幼儿园,佟笙无法理解,鸦鸦怎么能找到狗......小洞钻出来?

在鸦鸦的带领下,她们来到办公室,里面布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会客区的弧形沙发,年级长和班主任坐在一侧,贵夫人坐在另一侧,怀里抱着一个哭红了眼睛的女娃娃。

班主任看到鸦鸦回来,松了口气,马上走过去。

佟笙和班主任还没说话,一道犀利的女嗓如刀子横飞过来,“你就是这捣蛋鬼的家长?”

“我才不是捣蛋鬼。”小鸦鸦奶声奶气反驳,又害怕这名贵夫人,紧紧抱着佟笙的大腿,小眼神怯生生瞄着贵夫人,一旦和她目光相触,又迅速把脸躲回去。

佟笙护犊子十足,冷眸迎向贵夫人不悦的眼神,气场全开,“我是她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