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狂婿萧扬赵湘灵 大宋狂婿全文阅读

2022-06-22 16:42:08 主角:萧扬赵湘灵 作者:川北
大宋狂婿 连载中

大宋狂婿

作者:川北 主角:萧扬赵湘灵

大宋狂婿萧扬赵湘灵 大宋狂婿全文阅读

《大宋狂婿》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萧扬赵湘灵的小说叫做《大宋狂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川北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大宋,萧扬成为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高升,曾经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都得跪在他的面前磕头认错!...

《大宋狂婿》小说试读

第17章

宴会人来人往,萧扬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来。

酒确实是浓香四溢,入喉口感也不错,可惜度数太低,甚至有些发甜。

没有人过来向萧扬搭话,偶尔有不认识萧扬的人,想在萧扬旁边坐下,但是都被见过萧扬的同伴拉走了,没有人想站在温家的对立面。

这也在萧扬的预料范围之内。

他隐隐能猜到,温玄这是要让他看清楚,就算他意外得了乡试的榜首,也弥补不了他们之间家境上的差距。

至于在这些世家子弟看来,萧扬这次得了榜首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远远不及温玄的仕途来得光明。

温玄可是宋亲王的内侄,萧扬却是什么背景都没有。

但萧扬又怎么会在意这些,他盯着酒,想的却是应该如何改良酒的品质,自己能不能建出一个酿酒厂来。

一旦能成功酿出酒来,那么来自现代的美酒,一定会让这些无酒不欢之人视若奇珍。

到时候不是想怎么割这些人的银两,就怎么割?

想着想着,萧扬心中不禁有些激奋,想马上就去实施计划,酒虽不好,也喝了好几杯。

现在的萧扬,单纯地盼望着这一场无聊的宴席快点结束,好让他去实行自己的酿酒计划。

温玄此时正坐在宴席的正中央,稳稳当当地看着萧扬,嘴角还挂着微笑。

正当萧扬困惑之时,那个路上嘲讽他的官员出来了。

“原来萧解元藏在了这个角落之中,可让本官一阵好找啊!”

萧扬抬头望去,这不是早上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廷尉吗?

此人叫魏光,乃是当朝廷尉,掌律法,是重臣中的重臣,没有人敢得罪他。

“这是魏廷尉大人,你小子还不行礼?”

见萧扬没有动静,魏光身旁的侍卫急了,果然这些狗腿子总是比主人急。

“此前在街上,多有冒犯,还请魏大人多加担待。”萧扬率先向魏光示弱道。

“无妨无妨,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本官有些事情,想与萧解元探讨一二。”

“而今在宴席上更是听闻,萧解元此前在天鸿楼上一鸣惊人,而今又夺得榜首,人人都在谈论,本官可是对你兴趣盎然呀!”

魏光突然的一顿夸,让萧扬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人摆明了就是站在温家那边,而今对萧扬不贬反夸,显然是没安好心。

萧扬谦逊地低头行礼道:“大人谬赞了,一些虚名而已。”

“这可不是一些虚名,对于你这个赵家赘婿而言,已经算得上是天大的成就了,哈哈哈。”

果不其然,魏光只是先夸后贬,故意在这种场合给萧扬难堪,而萧扬又不敢对他怎么样。

一旦萧扬发作,反倒周围众人都会说萧扬过于认真,连一句玩笑话都说不得。

萧扬还看到,温玄此时正坐在宴席的正中央,稳稳当当地看着萧扬,嘴角还挂着微笑。

输不起的玩意,自己接连输给了萧扬,心中不服,那就自己来找回场子啊,找一个廷尉过来压住萧扬,那又能证明什么,还是改变不了输给萧扬的事实。

这无异于小学生打架,打不过就喊家长,喊老师,还做出一副委屈状,**至极。

但萧扬又怎会毫无防备,他大方地承认:“既然魏大人如此盛赞,那在下也只好接受了,毕竟我这个赵家赘婿,可是把诸多公子都败在了笔下。”

只要萧扬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们。

我是赵家赘婿,那众多士子呢,是被赵家赘婿踩在脚底下的人,当然也包括温玄,也可以说萧扬指的就是温玄。

萧扬的话语使得温玄的脸色一变,手中的酒竟然都洒在了桌面上,萧扬的话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而魏光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自己是受温玄所托,过来找场子的,没有想到开局就被萧扬反将了一军。

魏光强行把难看的脸色换回来,微笑着说:“既然萧解元如此自信,那何不趁此机会,让我等众人欣赏一下萧解元的诗词。”

“本官虽然掌管刑律,但是对诗词也是颇有研究,可是对萧解元期待得很呐!”

魏光此话一出,周围众人兴致都起来了。

魏大人的对诗词的造诣,在京都也属一流的。

最近萧扬风头太盛,接连取得天鸿楼竞文台的桂冠以及乡试的榜首,早就使得京都士子不满了。

这样就显得他们很呆,连一个赘婿都不如,面对外人哪还有脸面称自己是一名才子呢?

萧扬抱拳做出不舒服的样子道:“魏大人的美意,在下恐怕要辜负了,今日萧某在此穷极无聊,喝了不少酒,也不知是参水了还是什么,脑子有些许迷糊,怕是作不出能让魏大人满意的诗词。”

众人一阵嘘声传来,自己不敢应战就算了,还拐弯抹角地怪罪到温家的酒上,这种行为让他们感到不痛快。

“萧解元这是不乐意?”魏光抱起双手斜睨着萧扬,“是觉得在场的人不配,还是觉得我不配听你作一次诗词?亦或者说......”

魏光稍顿了一下,正过头来瞪大眼盯着萧扬道:“你所作的全部诗词,包括你答的考卷,都不是你亲自所作?”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

魏光说出了他们一直藏在心底里却不敢当面质疑的话,毕竟上一个当面质疑萧扬的人,已经两次成为第二名了。

萧扬淡然一笑,面目温和:“魏大人怀疑在下,不知是空口无凭,亦或是证据确凿?”

温府此时全场寂静,没有人胆敢发出一点声音,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萧扬竟然胆敢质问!

这可是魏光!

他只需要随便编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能让萧扬这个没有背景的小解元,消失在大宋国内!

魏光大笑,眉目有了怒意:“萧解元,本官确实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若要让我相信,萧解元亲自证明给本官看如何?”

“否则本官完全可以怀疑你科举作假,押你回廷尉府受审!”

威胁,这是光明正大的威胁!

萧扬只觉得一股怒火涌上心头:“魏大人自然可以怀疑在下,只是萧某不才,乃是当今圣上钦定的榜首!你现在怀疑的可是当今圣上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