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少》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李天笑墨轻语小说阅读

2022-09-22 15:34:37 主角:李天笑墨轻语 作者:恋勤520
都市至尊战少 已完结

都市至尊战少

作者:恋勤520 主角:李天笑墨轻语

《都市至尊战少》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李天笑墨轻语小说阅读

《都市至尊战少》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李天笑墨轻语的小说叫《都市至尊战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恋勤520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至尊战神,孤身横扫边疆百万敌军,塑造无敌神话。如今,他低调回归都市,却再次掀起了腥风血雨。且看无敌战神如何纵横都市,续写属于他的绝世传奇。...

《都市至尊战少》小说试读

第12章

“这是天堂还是地狱?我已经死了,对吗?”

绿化带中,墨轻语轻轻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苦涩。

墨轻语并非怕死之人,然就这般死去终有遗憾。可这车祸明显有人要置自己于死地,在那种情况下怎么活得下来?

那一刻避无可避,墨轻语也不想躲避了。

“这里更像是地狱吧,不过你能先站起来吗?压着我了。”

李天笑有点懊恼,剑眉微凛,一丝杀意若隐若现。

这是李天笑回国第一次对人动了杀心,方才若是晚一秒钟,两人只怕真的下地狱了。

“你......”

墨轻语闻言一撇头,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李天笑怀中。

整个人小鸟依人般躺在李天笑胸膛之上,侧脸更是紧紧贴着李天笑黝黑的肌肤,近距离接触,墨轻语方才知晓李天笑很是强壮,而且很有温度。

“我,我对不起......”

墨轻语俏脸微红,慌忙从李天笑身上爬了起来,饶是李天笑保护得极好,墨轻语头发仍有些凌乱。

“我们,我们没死,对吗?”

“想要我死,怕没那么简单吧。”

李天笑跟着站了起来,望着路上熊熊燃烧的奥迪,漆黑的眸子一丝杀机迸射而出,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冷!

“我死了就那么令你们开心吗?”

墨轻语从羞赧之中恢复过来,静静的盯着火光,忽然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容里更多的是苦涩,甚至带着嘲讽。

“看来你知道是谁要对你下手。”

李天笑甚为诧异,忍不住对墨轻语多看了两眼。

这个火锅扬名的大美女并非花瓶,她还很聪明,很勇敢。

换作普通人遭遇这等险境,纵然不被吓傻,也得吓尿,墨轻语能快速镇定下来,并且有了怀疑对象,着实令李天笑意外。

如此看来,墨老爷子的选择倒是没错,至少墨轻语有胆识、有脑子。

“你真以为我傻吗?”墨轻语轻抚额前秀发,寒嗔带怒的白了李天笑一样,夜色下女人平添了几许劫后余生的风情万种,“走吧,回家。”

说完,墨轻语走出绿化带往家里走去。

“不报警了?”

李天笑赶紧跟上,微微皱眉。

“报警的结果无外乎套牌车亦或者司机酒后驾驶,最大的可能是什么也找不到。所以,有用吗?”

墨轻语神色淡漠,心中忽然更冷了几分。

前些日子的车祸毫无进展,如今又来一次,真以为自己好欺负是吗?

“......”

李天笑动了动嘴唇,最后又咽了回去,快步跟了上去。

数分钟之后,二人总算到了墨家庄园,管家福伯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神情颇有些紧张。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不是说十多分钟吗?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

见墨轻语安全回来,福伯长长舒了一口气,唠叨的话语中分明带着担忧。

墨轻语强挤出一丝笑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对了,小姐,你怎么走着回来了,这位是......”

福伯这才注意到李天笑,才发现墨轻语是步行,并没有开车。

刚刚接电话的时候还在高速路呢,怎么一到家反倒没车了?

“哦,这位是爷爷生前推荐的保镖,叫李天笑。”

墨轻语避重就轻介绍着李天笑,难得没有讽刺李天笑,毕竟他刚刚救了自己一命。

“老爷推荐的保镖,李天笑......”

福伯眉头微皱,盯着李天笑那张刀削斧凿的轮廓面庞,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得有些颤抖。

“你,你就是李家......李公子?”

“福伯记性不错,居然还记得我。”李天笑淡淡一笑,“公子可不敢当,你叫我小李就成。”

“那哪儿行啊,这是规矩......”福伯有些拘谨,却难掩神色间的兴奋。

当年那个小魔头回来了,小姐的安危绝对没问题!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李天笑面色忽而一冷,打断道:“你叫我小李吧,或者天笑也行。”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福伯连连应到,忽然感觉有点冷。

再看李天笑,福伯心中难免有些感慨,当年的李天笑乃是绝对的天之骄子,只可惜锋芒太盛,严重威胁到了那些家伙的地位,不得已联手将其诛杀,估摸着谁也没想到他又回来了吧。

“福伯,你们认识?”墨轻语略感诧异。

“没错。”

福伯笑呵呵道:“当年与老爷一道见过公子......哦不,天笑。”

“哦。”墨轻语微微颔首,心里也莫名放松了一些,至少李天笑不是骗子,连福伯都这么说了,底子肯定也干净。

“有了天笑在,老爷纵然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福伯神色苍凉,老眼忽而有些浑浊,抓着李天笑的手道:“天笑,小姐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唔。”

李天笑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旋即燃起一根烟嘬了起来,道:“我的使命我清楚,不过日防夜防就怕家贼难防啊。我不怕冲锋陷阵,就怕在我拼命的时候,背后有人捅刀子,福伯,你说呢?”

“是啊。”

福伯也不傻,刚点了两下头,蓦然回过头来,“天笑,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吗?”

“没错!”

李天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半个小时之前你跟轻语打了电话,告知你约莫十多分钟下高速,可我们在十五分钟之前遭遇车祸,一前一后两辆运渣车,我跟轻语差点没变成夹心饼干。”

“啊!”

福伯面色惊变,“这......”

“老头儿,你不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李天笑猛吸一口烟,缭绕升腾的烟雾遮住了李天笑的脸,却遮不住其双眼射出的寒意!

“我......”

“你干什么你?福伯绝对不会害我的!”墨轻语也知道李天笑说得有理,却也绝对信任福伯,自从爷爷去世之后,墨轻语就把福伯当成了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福伯真要害我,我绝对活不到现在,也得不到墨家所有家产!”

闻言,李天笑皱眉。

“福伯,把你手机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