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2021-06-10 19:45:19 主角:陈灵策羽娘 作者:楚香策
大唐之吞食天地 连载中

大唐之吞食天地

作者:楚香策 主角:陈灵策羽娘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灵策羽娘的小说叫做《大唐之吞食天地》,它的作者是楚香策所编写的历史军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宝十四年,大唐帝国爆发“安史之乱”。陈灵策穿越到一具死尸身上,发现乱世已拉开帷幕,他立志要牢牢掌控命运,绝不做受人摆布的棋子。于是凭借强大的系统辅助,他守孤城、平叛军、诛奸佞,创立武装组织“欹午”,成为影响天下局势的风云人物。中原战祸四起,又浮现百年前有关西北疆域的神秘传闻。危机四伏之下,陈灵策率领亲信破除一切阻隔,揭开被埋藏唐陵地宫的秘密,毅然和传说中的异族展开激烈搏杀.........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试读

第十六章盛唐绝唱李太白

“太白?”

陈灵策闻声大惊,此人竟然自称太白,若此说来他莫不就是传说中的诗仙李白。

“阁下可是李太白?!”

老朽嘴角微扬,喷出一口酒气:“将军竟知晓鄙人?实属三生之幸。”

“太白阁下之才早已名扬天下,在下不曾想今日会在此地见到太白阁下,这方才是在下三生之幸,不错,在下正是陈灵策。”

李白缓缓起身,从怀中掏出一包银钱丢在地上。

“去,取酒来!”

胡姬闻声带着银两离开房阁,陈灵策看到传说中的李白,心情自然妙不可言,当即邀他入席,共饮美酒,李白名号在长安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安家之子听闻此人是李白之后也表现出相当恭敬之色。

“将军此行来这长安,不妥啊......”

李白端起酒壶,微摇一番,却又醉意熏熏得说出这番话,其神似醉非醉,其思似醒非醒。

“不妥又能如何,太白阁下纵有其才,若是您立下此功,必定也会奉命而来。”

“咕咚咕咚”李白一通猛灌,嗤笑一声,“太白此生追名逐利,却终无所成,陛下早已将我逐出长安,却不知我留在此处,日夜与美酒美人相伴,遥想当年贵妃研磨,力士脱靴,而今天下毁于其手。”

说话之间,李白拔出腰间长剑,迎灯舞剑,身若轻鸿,剑法却肃杀锐利,仿有万古之恨难以倾诉,直至精疲力竭,伏地而眠。

陈灵策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李白,早已不似当年诗中自负之人,书下半个盛唐,而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陈将军......这......”

安平申看了看李白,又看了看陈灵策,一时间也不不知该如何解决。

“安公子,太白阁下乃在下所敬仰之人,可否为他安置一处住处,一夜便可。”

“既是如此,那便依你所言。”

最后安平申花了一笔银两,命人将李白抬到了橘颂坊外的一处客栈休息,陈灵策最后看了一眼这位万古诗人,心中唏嘘却也无奈,只得打道回府。

“这太白颇有些文采,看来陈将军也是性情中人。”

安平申试探性说道。

“不过是读过些太白阁下的著作罢了。”

此时一旁的安平风突然开口:“太白诗句如今已在长安禁封,将军今日之事莫要再与他人提起。”

陈灵策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见到传说中的李白却是这幅表情,原来如此。

“多谢公子提醒,此事在下自有分寸。”

此时马车已抵达安府,三人刚一下车,陈灵策便瞧见安府门前停着一辆华贵马车。

“家中何时来了客人,已经是这个时辰,会是何人?”

二人交谈之际,安府管家闻声而至。

“两位少爷,老爷吩咐小人若是看到两位随陈将军回来,便将其带至会客厅中,你等二人入书房抄书,不得延误。”

二人一听还得抄书,便道要陪同陈灵策一去见见来客,管家劝不住二人,随行阻拦却并无作用,直至二人看到会客厅之中端坐着的贵公子,脸色惊变,纷纷屈膝跪地:“参见太子殿下!”

陈灵策一听,没想到第一个来的便是太子,属实无奈。

“你等二人为何不听我命,还不速速离开,滚去书房抄书!”

太子抬手,示意安思顺不必动怒,笑中带几分寒意,随即踱步至两位公子面前,亲自将二人搀扶而起:“两位公子,本太子早已听闻二位公子盛名,正好本月初三乃是本太子生辰,二位届时可一定要来啊。”

二人一听心中狂喜,却不知道一旁的安思顺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太子此举,无疑是当拉拢自己,而拉拢自己也就意味着拉拢陈灵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太子殿下,犬子不懂礼节,年幼无知,登不得这的大雅之堂,还请太子收回诚命!”

二子不知朝中势力复杂,也不知人心难以揣测,安平申当即开口:“爹爹,太子之命便是懿旨,我等虽未有功名,却有如此殊荣,自当前往。”

话还没说完,陈灵策突然闯入,将安平申摁住:“安公子,这太子之宴,届时来者皆为达官显贵,陛下贵妃亦会前往,尔等若是不慎言行,只怕人头落地啊。”

此言一出,安平申方才缓过神:“这......”

“怎么?陈将军,我太子在你眼中便是如此嗜杀成性之人吗?”

太子凝视陈灵策,微笑之中透出几分玩味儿。

“陛下爱民如子,既能选殿下为继任大典之人自是对殿下之肯,只是安家兄弟二人,并非在朝为官,也不懂察言观色,若是得罪他人,亦是对二人日后入朝堂之时竖敌,想必殿下也不会想到日后手下臣子有所隔阂吧?”

陈灵策一番话,直接将皇上和太子的未来搬了出来,皇帝不信任太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太子未来更是个未知数,如此一来,他便没有理由拒绝。

“那倒也是,陈将军,那你呢?”

陈灵策早知会有此劫,微微一笑。

“在下心系箕城,恐怕那时早已奔赴边疆,分身乏术。”

“哈哈哈哈,那依陈将军所言便是愿意,既是如此,那明日本太子便与父皇提议,将你暂且留在长安,准许本太子生辰之后再回箕城。”

陈灵策没有拒绝,只是轻点颔首:“既然殿下赏识,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哈哈哈好!明日朝堂,本太子必定为你美言几句!安侍郎,不必送了,本太子去也。”

说罢,他当着众人的面走出安府,两子还不解其中之因,但看到安思顺脸色难看,自知难逃一劫,便趁着父亲未怒,悄然离去。

“陈将军,你可知你既答应太子,便宣告入了太子阵营,而今长安太子之位依旧不稳,不少皇子对此虎视眈眈,坊间都有传闻几个皇子欲意联合将太子拉下其位,你又做出这个决定,唉......”

陈灵策在一旁坐了下来:“安大人,我若是不答应,太子可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