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赵纯生唐雨晴小说阅读

2022-09-22 16:31:45 主角:赵纯生唐雨晴 作者:大树先生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 已完结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

作者:大树先生 主角:赵纯生唐雨晴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赵纯生唐雨晴小说阅读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大小姐的贴身龙王》由大树先生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纯生唐雨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赵纯生本是华夏古老传承龙王的传人,他代表着华夏之魂,肃清一切歪风邪气,正五千年华夏风骨,传承即将泯灭的华夏文化,名传天下。赵纯生出山,踏上争锋世界,在都市中混的如鱼得水,娇媚多姿的俏美房东,冷傲的青梅竹马,令人头疼的魔女未婚妻纷纷来袭,加上一个待养成的萝莉唯恐天下不乱……...

《大小姐的贴身龙王》小说试读

看着齐刷刷跪下的二人,赵纯生反而有一丝的不自然。

“快请起,这样的大礼,我可承受不起。”赵纯生扶起两人。

赵纯生把两个人拉起来:“时代不同了,我们虽然有上下级之分,但以后不必拘礼。”

拉着二人在沙发上坐下,赵纯生问:“慈悲叔隶属哪个部门?五年前我纵横黑暗世界之时,虽然还没有成为龙王,但对龙魂各个部门的成员还算熟悉,但是慈悲叔面生得很啊。”

慈悲叔欠身苦笑:“少主应该听说过三十年前那场龙魂巨变,暗龙反叛,作为龙翼负责人我难辞其咎,自那以后心灰意冷,隐匿至此,现在只算得上是龙翼的外围势力之一。”

又指着柳四海给赵纯生介绍:“四海是我的徒弟,聪明能干,我们这些外围势力能力有限,但对龙魂的忠诚那是没得说,四海集团靠自己的微薄之力给组织提供一些药物,另外以经营所得贡献一点经费,我们只是尽力而已。”

赵纯生点点头,因为龙魂组织的特殊性,以及进入龙魂选拨之严苛,都让人对龙魂成员的忠诚度绝无怀疑,即使是外围势力,都发自内心把他们的身家以及生命都奉献给了龙魂,不为别的,只因为龙魂本身就是默默守护华夏世界安宁,力保千年长久不衰的组织。

这大概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说来惭愧。”慈悲叔继续说道,“本来四海集团一直是华夏军方重要的药物供应商,在其他的购销渠道也一直是顺风顺水,但近两年来却受到孟氏集团的排挤和有力竞争,让四海集团陷入困境当中。”

“哦?”赵纯生眉毛就是一挑,“孟氏集团能量不小嘛!”

“是啊,本来就凭我们的老底子,手下的药物研发人员都算是一流的专家,实力自不必说,但是这两年来孟氏集团表现出来的强劲实力让我们怀疑,孟氏集团背后一定有高人相助。”慈悲叔说。

“高人啊!”赵纯生毫不在意地笑笑,“怎么样,是不是有点信心不足了?”

慈悲叔目光坚定地说:“少主放心,这点小挫折还不至于让我们失去信心,我已经跟四海说好了,明天我就去研发中心坐镇,争取在接下来的一轮竞标当中扳回一局。”

赵纯生微笑点头。

慈悲叔举起手里的小鹤,征询的目光看着赵纯生:“少主发出召集令,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事倒是没有,只是几年不见,有点想念大家,想召集起来聚一聚,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师父他老人家让我到世间历练,正好赶上四海集团多事之秋,我还是先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见证一下你们的绝地反击也好。”

慈悲叔和柳四海一齐站起来:“如此甚好,就请少主接收四海集团,属下一切听从少主差遣!”

赵纯生摆摆手:“我是来历练的,不是当接收大员来的,你们白手起家创下这份产业不容易,就好好守着,争取做大做强。”

赵纯生也没有想到,自己初入红尘,竟然就可以碰到两个龙翼成员,而且有一个还是曾经的龙翼首脑之一。

似乎想到什么,柳四海竟然再次跪下,道:“多谢少主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既然赵纯生的的身份已经明了,那柳四海就不需要再怀疑什么了。

“不要再叫我少主,我是来感悟红尘的,一切低调为主,我救柳溪画纯粹是因为她漂亮,不用谢来谢去的。”赵纯生笑道。

这时,旁边的慈悲叔却很淡定的说道:“四海,少主现在是体悟红尘的时候,咱们必须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人,不管是经济上的援助,还是其他方面的,都不能给。”

这句话,听得赵纯生只想骂娘!

想想自己仅剩的三块二,刚才要不是自己看到慈悲叔手里的黑纸鹤,今天就只有流落街头的下场了。

相认之后,赵纯生本以为自己将会过上神仙般的快活日子,这句话无疑是打碎了他的幻想。

“那少主救了小溪,我不应该表示感谢吗?”柳四海带着疑惑的语气,对着慈悲叔问道。

“这个,我听说了,唐雨晴那丫头已经当面感谢过,但是少主婉言拒绝了,由此可见,咱们少主实在是见义勇为,不求报答的好青年,这实在是咱们龙魂之福,华夏之福。”慈悲叔一副慈悲的表情,现如今已经面露红光。

干你姥姥的。赵纯生盯着慈悲叔,那感觉像是日了狗。麻辣个鸡的,这货肯定是老头子派来整自己的,要不然怎么感觉处处跟自己作对。

“对对对,我既然是来体悟红尘的,那就得从根本做起,下山之前我已经主动把自己所有的银行卡都冻结了,就是想来一次单纯的历练。”赵纯生很是大义凌然的说道。

他展现出一副破釜沉舟的气势,实则是在告诉二人,自己没钱了。你们还不赶紧看着给点?实在不行,也能展露出自己少主的高尚风范。

“那少主就在我家住下来,到时候我给少主安排工作,少主还是可以依靠自己进行红尘历练。”柳四海关切的说道。

“那就只能这样了,只要找到工作,我立马就搬出去。”赵纯生装作妥协道,也总算把自己吃饭住宿的问题解决了。

慈悲叔站起来说道:“那少主就暂且在这里住下,顺便问一句,老龙王身体可好?”

“好的很,整天活蹦乱跳的。”赵纯生不耐烦的回答。

那老头子,可是停了自己所有的银行卡,自己才没有功夫关心他的身体好不好。

“让他们进来吧!注意,在外人面前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赵纯生一脸严峻的说道。

柳溪画回到客厅,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赵纯生留下来,道:“爸,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许你把他赶走。”

“好,我听女儿的,就暂且让他住下来。”柳四海满脸关心的对柳溪画说道。

包括钱翠在内,刚进来的三个女人,全部眼睛直刷刷地看着面带笑容的柳四海。之前还一定要把赵纯生赶出去的人,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就来了一个大逆转?

最生气的,无疑就是钱翠了,她气急败坏的说道:“四海,你怎么能让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住在家里?他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谁知柳四海却毫无反应,直接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四海,这个土包子不仅打了少白,还对小溪图谋不轨,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留下来。”钱翠见柳四海不理会自己便继续说道。

“够了,我做的决定,没有谁能够左右。”柳四海皱眉喝道。钱翠一口一个土包子叫的可是自己的少主,龙魂的新任龙王。

“这个土包子究竟给你们施了什么邪术,我看小溪的病也是他一手造成的,现在跑到这里来装好人。”钱翠已经完全气急败坏的说道。

“滚出去。”柳四海愤怒的吼道。

钱翠盯着这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柳四海,顿时就惊呆了,柳四海虽说平常是说一不二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场面一度冰冷到极致,钱翠那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小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门口处站着一个头上缠满绷带,脸部已经完全不规则的人,不过赵纯生还是从那轮廓和体态气质中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自己昨天打了的孟少白。

“少白,你怎么来了?”钱翠看到来人便关切的问道。

孟少白那一双愤怒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赵纯生,他怎么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小姨,就是这个人昨天在机场打的我,你赶快叫人把他抓起来。”孟少白一阵愤怒的说道,同时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赵纯生。

钱翠刚被柳四海训斥了一顿,差点都被赶出去了,现在这时候自然不能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看着最疼爱自己的小姨竟然没有反应,孟少白也不管其他了,命令自己身后今天刚换的保镖,就往前去抓住赵纯生。

赵纯生也看到了今天孟少白后面带着的一众生面孔,昨天被自己揍了一顿的那些人,估计都已经被炒鱿鱼了。

“够了,孟少白。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家,带着你的人,赶紧给我滚。”柳四海前所未有的愤怒地说道。

这一次吃惊的不仅是钱翠,就连孟少白、柳溪画以及唐雨晴都懵了。

一向以大局为重的柳四海,这次似乎完全不顾大局。

见钱翠和孟少白两个人并没有反应,柳四海喝的更重:“没听到我说话吗?滚出去。”

看到柳四海如此火大,一时间所有人都不适应,尤其是钱翠和孟少白,现在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小姨,咱们走,来日方长,我就不信这个土包子能够翻天。”孟少白哼道。

赵纯生丝毫不理会那带着杀人气息的目光,淡淡说道:“想走,问过我没有?”

本来已经回过头要走的孟少白,听到这句话,体内被压下去的怒火再次燃起,怒气冲冲的说道:“土包子,你以为你是谁?能打就了不起?只要你在南城,我就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

“一百种方法,那我倒是要挨个尝试一下,不过今天……”赵纯生话没说完,整个人忽然朝前方冲过去。

孟少白根本来不及反应,一个自己昨天感受了无数遍的拳头,再次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而且这一次,更痛。

“愣着干什么,把少白救下来,给我把这个乡巴佬打残了。”钱翠鬼叫一般的对着那群保镖吼道。

赵纯生的拳头可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依旧轰轰地打在那张熟悉的肉脸上。冲上来的保镖也被几脚就踢飞了,孟少白几乎要被打昏死过去,然后又在赵纯生刻意的控制下醒过来,让他好好感悟着分疼痛。

“四海,你救救我外甥吧!他可是我亲外甥。”手足无措的钱翠,只能求救柳四海。

柳四海看着自己这位少主打人,那叫一个惨烈,而且打人还专门打脸,就连自己看着都疼。但是赵纯生是自己的少主,他要做什么那就做什么,自己无权干预。

“现在知道怕了?我看你们一家,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柳四海冷冷说道,对这件事情抱着不管的态度。

“慈悲叔……”

“小溪……”

钱翠只能四处求助。

“赵纯生,不要再打了。”柳溪画小声说道,看孟少白的情况实在是惨烈,比昨天惨烈了不止一倍。

她倒不是怕孟少白被打死,而是怕赵纯生出手太狠而惹祸。

赵纯生只是想让孟少白感受到什么叫疼痛,真要下狠手,那早就成肉泥了。

赵纯生停下拳头,这朵纯洁的小白花求情了,那自然是得给个面子。反正孟少白的脸早已血肉模糊,估计得去整容才能恢复。

如同死尸一般的孟少白,被赵纯生扔在一边。擦干手里的血迹,赵纯生肆无忌惮的盯着柳溪画那白嫩嫩的长腿,道:“溪画求情,我得听,便宜他了。”

“土包子,别以为你停手了就可以,今天和昨天的事,孟家跟你没完。”钱翠咬牙切齿的对着赵纯生说道,

“还不带着你的傻外甥给我滚?”柳四海愤怒的对着钱翠说道,当着自己的面挑衅自己的少主?

“柳四海,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以后别求我回来。”钱翠蛇蝎般的眼睛盯着在场的几人,随后对着那些保镖吼道,“还看什么看,抱少白去医院。”

事情到了这份上,钱翠那是不滚也得滚,她已经完全跟柳四海闹掰了。

“看吧。”赵纯生笑了笑,对着柳溪画道:“打人得打脸,这丫才酸爽。”

听到这句话,柳溪画和柳四海,愣在当场,一脸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