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2021-05-04 10:01:38 主角:元杳九千岁 作者:扶妖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 连载中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

作者:扶妖 主角:元杳九千岁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小说介绍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是由作者扶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精彩章节节选:一道天雷,把元杳劈成了小奶包,她爹还是个大奸臣,人称九千岁!九千岁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却行事狠辣,掌控前朝后宫,权倾天下。自古,大宦官没一个好下场......为了活命久一些,元杳伸长小短手,到处抱大腿。小皇子们:“招惹你的家伙,已经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世子和小侯爷:“抓你去做人质的敌国奸细老巢,已被团灭。”小公主们:“乖,过来姐姐抱。”当团宠的感觉,好好哦!元杳:“说来惭愧......”“既然惭愧......”邻国的漂亮质子抓着她:“除了我和你爹爹,离别的男子远一点!”...

《第一章九千岁是她爹》小说试读

第15章九千岁果然心狠手辣

妖物?

吏部侍郎话音落下,引起一片哗然——

“郡主怎会是妖物?”

“郡主那么可爱......”

“这么说,吏部侍郎抓元杳郡主,是为了大齐啊!”

“......”

突然被指控的元杳,真是气笑了。

这吏部侍郎,好歹也是做到侍郎的人,活了几十年,竟然如此的愚昧无知、又蠢又坏!

多来点这种废物,大齐灭国也不是不可能。

这种人,还是早点让位,别祸祸百姓了!

元杳撩开贴在脸边的发带,转头问:“爹爹,妖物是什么?”

“妖啊?”九千岁端起杯茶,轻抿了一口,才答道:“大约,就是阮贵人那样的。”

吏部侍郎气得差点吐血:“九千岁!话不可乱说!”

阮贵人,虽没升上妃位,却也曾因长久不衰的荣宠,为阮家带来无上风光,可如今,也是因为她,阮家被查,眼看就要被满门处置......

这种人,可不就是妖一般的存在么?

元杳转过头,从高台往下看,奶声奶气道:“所以,侍郎大人让人抓我过去,只是因为,您怀疑杳儿是妖?”

吏部侍郎握拳,朗声道:“本官身为大齐的官员,做任何事,都是为了大齐,为了陛下,为了百姓!”

“啊......”元杳扬着小奶音惊呼:“爹爹,你听,真的是他抓的杳儿!”

“你......”

吏部侍郎差点又是一口老血。

他就知道,九千岁这奸臣养的女儿,和他一样,不是好东西。

小小年纪,居然就会给人设套了!

随着吏部侍郎说漏嘴,台下的人也都不再淡定——

“吏部侍郎承认了!”

“他承认是他让人抓的元杳了!”

“这可怎么办?”

“......”

原本,一些人还以为九千岁拎出阮家的人,是想借机除掉阮家......

没成想,根本就是阮家作死!

九千岁整理了一下衣袖,兴趣缺缺地道:“揭了那夫子的面具吧。”

他身边,一个小太监应声下了台阶,走到假夫子面前,在假夫子耳根处摸索了两下,扬手。

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在小太监手中晃动。

“嘶......”

台下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台上那人......那张脸,不是定军侯府管家的模样吗?

就连一直沉默的国学院院长,也震惊了。

定军侯府,曾叫定军将军府,掌握着大齐兵马,后来,将军府出了位贵妃,贵妃生下了皇长子。

后来,老将军移交了兵权,被封了定军侯,随后不久,皇长子就被封了太子。

因太子这层关系,定军侯府风光无两,侯府的管家,连皇帝都接待过,但凡是去过侯府的人,都是认识他的!

国学院院长沉默良久,冲面色淡定的九千岁拱手:“千岁,这件事,只怕得慎重处之。”

慎重处之?

九千岁嗤了一声,对小太监道:“再揭!”

院长一愣:“千岁的意思是......”

小太监又在那假夫子脖颈后找了找。

这一次,小太监跪下来,摇了摇头。

九千岁盯着那假夫子看了片刻,站起身来,收起折扇,缓步走下台阶。

元杳就见,九千岁走至假夫子身边,用扇子抬起那假夫子的下巴,左右端详。

忽然,他扇子一动。

假夫子衣领顿时散开。

九千岁修长手指一动,扇子在假夫子锁骨处勾了两下,手指一捻,就捻起一层皮。

又是一层假皮!

这一次,假夫子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皮肤偏黑,额带刀疤,一副凶相。

一个小孩子指着他道:“我见过这人,有一次,夫子安排了很多课业,放学晚,我走得晚,出门就见阮鹏爬上了他赶的马车......”

阮鹏,是阮家旁支的一个小公子。

此刻,他见着台上的那张脸,整个人瘫软在地。

这个车夫,只是阮家养的众多护卫之一。

那日赶车,纯属意外。

他的车夫当日身体不适,加上天色晚,父亲担忧他的安危,就临时派了这个功夫较好的护卫过来......

谁曾想,那日的露面,今日,竟害了整个阮家!

人证物证俱在,阮家,大势已去。

吏部侍郎看向高台上,简直恨透了那对父女。

他阮家风光多年,谁曾想,竟败在这一个太监和一个三岁小孩手里?

九千岁打开折扇,抹了唇脂般红艳的薄唇,轻轻阖动:“这个点,阮家的罪证该是送到皇上手里了。

来人,拿下吏部侍郎,带本座手令,查抄阮家!”

霎时间,早已候着的禁军全部出动。

在场的阮家人,无论大小,全部被抓住。

吏部侍郎破了衣衫,乱了发冠,挣扎着冲九千岁喊道:“元渊,阮家做的所有错事,都是我一人做的!我阮长林敢做敢当,你放过阮家的其他人!放过阮家的孩子!”

九千岁讥讽地看着他:“侍郎大人为官多年,虽然笨了些,但是也该知道斩草除根的道理吧?

你阮家作恶多端,走到这一步,竟还想着让本座给你们留余地,好让你们东山再起?”

吏部侍郎闻言,绝望道:“元渊,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九千岁眉峰都没动一下:“这话,侍郎大人该去问皇上。”

问皇上?

天下谁人不知,大齐国由九千岁掌权,皇帝,有什么话语权?

他们的陛下,每日早朝全由九千岁代为上朝,只每月大朝会时才会露一次面。

这些年下来,百姓只知大齐有九千岁,却不识皇帝......

吏部侍郎心死,放弃了挣扎。

边上,被禁军围住的阮姓小孩儿,全都吓了哭成一片。

九千岁身边的管事小太监见状,尖声道:“噤声!”

再吵下去,把九千岁吵烦了,只会死得更快。

顿时,全部人捂了嘴巴,惊恐地看着高台之上。

只见,九千岁打开折扇,扇柄在他指尖旋转了几圈,忽然脱手,朝阮家那假扮夫子的护卫飞去。

“噗......”

鲜血四溅。

那护卫头瞪大眼,死不瞑目。

台下的学子,一连被吓晕了好几个。

元杳第一时间挪开了视线,却还是被吓得心脏狂跳。

杀人了!

她的爹爹,九千岁大人,果然如传言中一般,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