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大结局在线试读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最新章节目录

2021-02-23 17:20:25 主角:慕容韫黎苏 作者:暮色流光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连载中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作者:暮色流光 主角:慕容韫黎苏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大结局在线试读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最新章节目录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小说介绍

慕容韫黎苏是《恶毒女配洗白日常》的主角,作者是暮色流光,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冯韫一朝穿进一本书里,成了人人喊打,既废渣,又恶毒,还妖艳做作的反派女配.根据剧情,女配会不断作死,兢兢业业为女主添砖加瓦后,凄惨落幕.穿书第一天.作死的原主正绑了书中绝美男主,准备酱酱酿酿.吓得冯韫连滚带爬的把人放了,只求苟住一命不领盒饭.可没想到天道剧情要作妖,非要给她走剧情,不走就是一顿雷电伺候.于是,她含泪顶着雷霆,硬是把自己给洗白了.一不小心,从恶毒女配直接洗成了初恋白月光......最后连......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小说试读

“四弟,你我是姐弟,今后叫我一声二姐就好。”

慕容韫下了鸾驾,满脸亲切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少年。

开始思考怎么样刷上一波好感度。

“郡主,您出身尊贵,华朱位卑,怎配喊一声二姐。”

华朱一礼作罢,直起身体,皮笑肉不笑道。

暗中猜测这个恶毒之人又要怎么样羞辱他?

虽然长嫂说她悔过,可是一个天性恶毒之人的话语,怎么配让人相信?

“额......”

慕容韫碰了个软钉子,使劲的从记忆里搜索。

尴尬的发现原主在一次家宴之中,当众训斥华朱出身卑贱,不配和她同桌用膳。

那时候,还是幼童的华朱,本就刚刚失去生母,又处处因为生母出身青.楼而被人处处鄙夷轻视。

原主这句话可以说是他的童年阴影了......

真是不作不死啊,难怪后面剧情里,华朱可以说是第一个接受百里霜雪,跳出来要帮她对付慕容韫。

最后还干脆把这个亲姐姐,送进了雀楼成为人尽可夫的妓.女。

原来这根源这么早就种下了。

“四弟。”

华扶见此,温润的脸上带着无奈道:

“你我兄弟许久未见,此次回府,可要多住些时日。”

“是啊,四弟,可不许和长嫂说什么赚钱生意的,钱哪里能被赚完。”

李姜也上来别开话题,生怕这两姐弟吵闹了起来。

“既然长嫂要求了,那我当然要多住几日。”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华朱自小就被两人一手带大,是以感情十分亲厚。

“嗯嗯,真乖。”

李姜满脸柔和,口中像是安抚孩童般。

华朱听了褪去满身尖刺,回以同样柔软的笑容。

实际上,将军府的公子们,长子华扶,三子华芜,都是将军夫人王茹生养的嫡子。

只有四子华朱则是意外的私生庶子。

唯一的女儿就是慕容韫,生母却是二嫁平妻,身份高贵的敬敏大长公主。

是以,在将军府一家子不受恩宠,华家夫妇常年驻扎边城的情况下,随了母姓的慕容韫依然有超然的地位权势。

甚至可以在琉京横着走。

“阿韫,如今已经是暮食时辰,不如留下来用了膳再走?”

李姜安抚完华朱,同样不忘记立了大功的慕容韫。

像是一个大家长一样,努力平衡兄弟姐妹的关系。

“好啊。”

慕容韫松了口气,四周已经慢慢点上了灯笼,确实到了吃晚饭的点了。

其实,无论是她还是原主,都许久没和人同桌而食了。

她在现代就是个孤儿,好不容易长大也不敢出去社交,咸鱼的靠写小说租房谋生。

从来都是一个人吃着简单的食物或者泡面。

而原主,身份虽然尊贵,大长公主却去世的早,多年一个人独居在公主府里。

除了出去惹事作死之外,还真没人和她一起吃饭。

“四弟,这是你最爱的油炸响铃,来尝一个。”

李姜脸上带笑,亲自给华朱用公筷夹了一块响铃。

看这慕容韫却犯了难,她出嫁时,慕容韫就已经不住将军府了,她不知道她的喜好啊......

“阿韫,喝碗汤吧。”

华扶拿起一个白玉碗,给慕容韫舀了三菌炖鸡汤。

“谢谢长兄。”

慕容韫简直受宠若惊,从疏离到亲切,她都感动哭了有木有。

“长兄,我也想喝汤。”

华朱嚼着口中的响铃,看着敬爱的长兄给慕容韫这个恶毒的人盛汤,突然就不香了。

“你呀。”

华扶拿这弟弟没办法,心底哪里能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只得给他也盛了一碗。

哼!

华朱心满意足的舀了勺汤喝着,忍不住脸上带着得意的撇了慕容韫一眼。

怎么看,怎么幼稚。

原来未来的商业大佬,现在居然还是个幼稚鬼......

慕容韫无语的看着翘着尾巴的华朱,突然发现讨好个屁啊,随便应付着就好了。

反正只要长嫂和侄子不出事,将军府也就不会这么恨她。

所以她也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大口汤,顺带‘哼’了回去。

一边的华扶李姜相视一笑,看着两人,都还是幼稚的孩子呢。

“长兄。”

黎苏清越淡然的声音在厅外响起。

慕容韫喝汤的动作一顿,一侧头,就看到了厅外夜色下,头戴玉冠,一声白袍的黎苏。

“小苏?可曾用饭?不若一起?”

华扶起身,对着黎苏做邀请状。

慕容韫见此也算是发现了,这对夫妻就喜欢把人凑起来吃饭......

说起来,十年前,黎苏就被寄养在将军府。

理论上来说,华扶也等同于他的长兄。

慕容韫本来以为,按照黎苏的性格不会同意,没想到对方居然点了点头!

还正好坐在了她身侧......

“长兄可曾在狱中受罪?”

黎苏微皱着眉头询问,这两日,他亦是在暗中追杀那日的刺客。

可那幕后之人,居然在他,京兆府,皇帝的三股势力搜寻之下,仍旧不露马脚,这手笔,当真像极了十年之前。

“倒是不曾,阿韫今日,来得很及时。”

华扶摇摇头,说起慕容韫,脸上罕见的多了几分欣慰。

阿韫?

黎苏眼中浮现讶异,华扶和慕容韫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不过近日,手下传来关于慕容韫近日行为,确实很是古怪。

“郡主近日,行事确实颇为神异。”

黎苏淡漠的看了慕容韫一眼,意味深长的道了句。

“可不是,被雷劈这事,可是传的满城风雨。”华朱嗤之以鼻,用神异描述,未免过于委婉了。

“四弟这可就不懂了。”

慕容韫摸着腰上拴着从不离身的杖杖,笑得灿烂:

“二姐可是手握了雷霆的秘密哦。”

这话一出,做在一侧的黎苏当即侧目。

那晚,这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呵,郡主还是莫要喊我这卑贱之人为兄弟了,免得污了你的血脉。”

华朱被这声四弟喊的忍不住炸毛,对那什么被雷劈的事情没了什么兴致。

这幼稚鬼!

慕容韫暗暗磨牙,倒是觉得华朱这一口一个卑贱,讽刺不了她,反而伤己。

又想到是原主作孽,只得打起精神想要和他讲讲道理,试图改善他对原主的坏印象:

“人不因出生而高贵,人不因贫穷而低贱。”

“我承认,从前是我不对,因一时傲慢之心,口无遮拦,说你是卑贱之人,我很抱歉。”

慕容韫说着,站起身来,对着华朱深深的作揖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