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景天景妍章节精彩试读

2022-05-12 18:27:29 主角:景天景妍 作者:胖嘟嘟
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 连载中

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

作者:胖嘟嘟 主角:景天景妍

《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景天景妍章节精彩试读

《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小说介绍

主角叫景天景妍的小说是《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是作者胖嘟嘟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景天穿越成大反派,被原书的天命之子外加十大女帝围困景帝城,将死之际,景天觉醒人生重新编辑系统,洗白自我。“天哥哥镇我千年,原是仙骨染毒,我妍帝愿助中兄长脱困!”“景天帝屠我百万魔道弟子,原是魔道弟子被异毒附身,我沁帝愿助他脱困!”“景天帝杀我父母我文帝愿助他脱困!”...

《反派洗白:十大女帝哭着求原谅》小说试读

“解药?解药……我……我也没有啊!”

景天歪头,眼含杀意看向男人。

吓得男人又变了说辞,“我有!我有!”

说着,男人从怀中摸出一个赤色的精致小瓶,交付于景天的手中。

“这是解药?”

“对对对,是解药!是解药!”

景天把玩着手上的瓶子,忽而笑出声来,“你拿古极宗剧毒之一褐鸩给我,说这是解药?”

听到这话,男人瞬间慌了。

但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景天重重拍在地上,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

“师哥你没事吧?”

其中两位弟子围到男人身边,满脸关切。

“帮……帮我报仇……帮我报仇!”话毕,男人昏死过去。

景天飞冲到男人身前,和那两位弟子交手,将他们阻碍在男人几米远处,他近乎将男人身上的东西摸了个遍,也没找到所谓的解药。

这下,及时他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接受男人身上确实没有解药这件事。

那两个被逼退的弟子中其中一位,看上去意气风发,竟主动跳出来主持大局。

“诸位师兄师弟,此人不除,始终是个祸患!大家一起上,人多力量大!我就不信凭借我们大家的力量,打不过此人!”

“师兄说得对!人多力量大!肯定能杀了景天,回去复命!”

“就凭你们……想杀我?”景天反问出口,因为景妍的事情,此刻的他,情绪已经明显有些失控。

那些人一个个朝景天袭来,都又一个个被景天打倒在地,原本这些人都不是景天的对手,更不用说此刻景天动手,已然情绪受到波动,逐渐失控。

“景天是我们宗门的祸患,一次不行,我们就杀十次!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我们的宗门报仇!”

别的不行,此人收买人心都是一把好手,他这话说完,原本已经受伤的弟子,竟又全都精神饱\/满的从地上爬起,怒视着景天。

“杀死三大长老,我是有错,可你们难道就应该重伤景妍吗?”

“那是她该死!”那位临时主持大局的人赫然一声。

“自从她和你混在一起,她早就不是我们古极宗弟子!我们宗门没有这种背弃师德的人!”

旁人对景妍,也充斥着浓重的敌意:“果然女人就是不靠谱,当初孙长老就不该收她为徒!”

“是不该收景天景妍两个人为徒!孙长老真惨,一门心思培养景氏兄妹,却不曾想被他二人杀害!”

那男人看了周围众弟子一眼,再次站出来主持大局:“各位,随我摆生死阵,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无论如何,都要给宗门一个交代!”

“好!”其余人闻言爽快答道。

话毕,这些人统统拔出手中的剑,将景天和景妍二人围堵其中。

景妍的气息已经逐渐微弱,景天根本就没有时间和他们耗下去。

速战速决,他也没在掩盖实力,近乎发动全身的灵力与之抗衡。

他脸上青筋暴起,周身产生无形的冲击波动,随着景天震开双臂,那股波动,冲击到周围每个人身上,他们无一幸免。

景天始终认为,自己杀害三大长老,又不慎失手杀了古梁哲,他本身是有错,可不管他有何过错,都和景妍无关,和自己的妹妹没有关系!

他需要去古极宗找解药,他需要救景妍。

这长达一年的逃亡追杀,也该有个了解了!

……

“景景景天!你……你怎么……”

“去通报宗主,我景天回来了!有些事情,想和他老人家谈!”

扫地弟子一般都是没什么能力的,关于景天的事情,他实在是听了太多太多次了,当看到景天身上沾满鲜血,怀中抱着奄奄一息景妍的模样,他实属是被吓坏了!

“还不快去?”

这声催促,让此人身形一抖,他强行从震撼和恐惧中将情绪抽离,脚底抹油朝着宗门内部跑去。

“宗主!不好了!不好了!那小子杀上宗门来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一个景天而已,有何好惧怕的?”

想到当初古梁哲被景天杀害的场景,古濯因为仇恨,眼眶都泛着红:“来的正好,今天,我要亲手为梁哲报仇!”

……

看着古濯那恶狠狠的模样,景天没有丝毫惧怕,他既然来,就没想躲。

“宗主,妍儿中了寒冰掌,您身为古极宗宗主,一定有能救妍儿的解药,景天恳请您,救妍儿一命!”景天先是表明情况。

随后又开口道,“我是古极宗的罪人,但妍儿不是,妍儿是无辜的,还希望宗主您能救妍儿一命,事后我景天甘愿受您处置!”

景天这话说的,满含诚意,他是真心想要救自己的妹妹,为了妹妹……哪怕是去死!

却不料,古濯听到这般话,就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景天微微皱眉,他还未说话,就被古极宗众人围堵起来。

“杀我三大长老,又让我痛失独子,你现在身上的血,全都是我古极宗众弟子的鲜血!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景天还是不想放弃希望,在做最后的挣扎:“您说什么都好,我只希望您可以救救景妍。”

“痴心妄想!”宗主面露冷笑,“不仅没有解药,我还要让你和她全都痛不欲生!以此来祭奠死去的人!”

景天对此场景,明白有一场恶战要打,于是将怀中景妍轻柔的放在旁边刚被打扫过的石阶之上。

这一刻,他终于看透了古极宗的本质,也对古极宗足够失望透顶。

一开始是孙德胜的贪婪,为了得到五行之体,竟会想到对景妍动手!

接着是两位长老的卑鄙手段,古梁哲的污言秽语,孤傲自大!

最后,还有古极宗不分青红皂白长达一年的步步紧逼!

看着安静躺在石板上的景妍,就像个没有生机的陶瓷娃娃,景天终是爆发,想要彻底和古极宗来个了断!

“今年墙边的海棠,似乎开得不够红啊……”

“你什么意思?”

“你说,鲜血是否能将其染的再红一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