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婉宋恒小说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2022-05-12 18:13:16 主角:沈婉宋恒 作者:月荼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 连载中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

作者:月荼 主角:沈婉宋恒

沈婉宋恒小说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沈婉宋恒的小说叫做《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穿越在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因为丈夫娶平妻,想不开跳水自杀的将军夫人身上。她原本只想好好养好身体,谋划谋划,和这大猪蹄子和离了,自己过逍遥日子去。可这白莲花小老婆却非要来招惹她,原主的一对儿白眼狼儿女也给她找麻烦。无法,她只得用事实告诉她们......

《夫人饶命:将军的掌心妻》小说试读

闻言,秋菊不由咋舌,那劳什子药丸莫不是金子做的?竟要五百两银子!她扭头看了看,皱起了眉头的夫人,夫人该不会是真要买那劳什子玉露丸吧!

难道是小夫人进了门儿,夫人有了危机感,怕她人老珠黄了,将军有了新人忘旧人,所以开始想办法让自己变漂亮了。虽然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那丸子真的是太贵了。

哎!沈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她沈婉以前买东西的时候从来不看价钱,如今却被五百两银子难倒了。

难道她得先发家致富才行吗?

“那百花玉露丸当真有美白奇效吗?”沈婉看着那药童问道。

那药童十分肯定回道:“自然是有的,这宫里的娘娘们都吃我们家的百花玉露丸呢!虽然贵是贵了些,但是效果显著。像夫人这种情况,只要吃上两瓶,再配上雪肤露泡澡,不出三月定然能让夫人的皮肤由内而外,变得白皙自然有光泽。”

“那雪肤露又要多少银子?”沈婉问。

药童回道:“雪肤露便宜些,两百两银子一瓶。”

秋菊惊道:“两百两还便宜?”就她们家将军一个月的月俸才一百二十两呢!

“相对百花玉露丸,是要便宜很多了,夫人可要买?”药童看着沈婉问道。

沈婉道:“我今日出门没带那么多银两,改日再来吧!”看来,她得想法子赚银子才是。

可是她要怎么赚银子呢?她除了会打官司,又不会别的什么。在这古代,想要重操旧业是不可能的,她一个妇人想要去对簿公堂更是难上加难。沈婉忍不住地有些怀念在法庭上意气风发的自己,罢了,想个法子挣钱吧!那药童知道她是没银子,却也没有拆穿,而是笑着道:“那二位慢走。”

沈婉冲那药童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药房。

就在这时,四五个穿着玄色劲装,腰间挂着刀剑的男人,抬着一个穿着月色锦衣的年轻男子冲进了药铺。沈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停下了将要出门的脚步静观其变。

“齐神医,齐神医,快救救我家世子。”只见那四五个男子中的一人,已经门便大声喊道,药铺内的人都向他们看了过去。

“是慕容世子!”站在柜台内的端着得体笑容的小药童从柜台后跑了出来,大声呼喊着直奔隔间而去。

“慕容世子怎么了?”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用檀木簪束发的儒雅中年男人,从隔间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这济世堂的东家,闻名东宸国的神医齐修。

沈婉在一旁听到“世子”二字,反倒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一个能纵观全局却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角落。

这几个玄色劲装男子都是慕容世子的护卫,其中一个被叫做慕青的连忙回道:“我家世子忽然晕死过去了。”

方才他们正在回侯府的路上,骑在马上的世子却忽然从马背上栽了下去。世子自小便有心疾,此番定然是心疾发作了。因为离济世堂比侯府近,他们便直接抬着世子来了此处。

“定然是心疾发作了,快将世子放在桌上,老夫与他施针。”因为情况紧急,也没时间让他们把慕容世子抬到后院儿去了。

沈婉站在一旁看着那个世子,被人放在了大堂内的长桌上。这世子年纪轻轻的,长得也这么俊,竟然有心脏病,还真是可惜。在这个医疗不发达的时代,这心脏病应该是治不好的吧!

药童把一套银针拿了过来,齐修拿起一根银针,抓起那慕容世子的手,想要扎他手上的穴位,可那银针却在要挨到慕容世子的皮肤时停住了,齐修的脸上露出了惋惜遗憾之色。

“怎、怎么了?”瞧见齐修变了脸色,慕青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的预感来。

“哎……”齐修放下了慕容世子的手,低声道:“慕容世子心脉已停,老夫已经无力回天了。”这人已经死了。

“怎么会……”慕青和其他几个护卫,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众人一时间竟是都呆在了当场,谁也想不到堂堂世子竟是如此悄无声息地死了,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来。

“天哪!慕容世子竟然就这么没了。”

“这真的是太可惜了。”

“慕容世子才二十岁呢!”药铺内的人都发出惋惜之声。“齐神医求求你救救我们家世子。”慕青红着眼,跪在了齐修面前。

“神医救救我们家世子,”另外四个护卫,也跪了下来。

齐修叹息着道:“不是我不救,是你家世子已经没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一个大夫最无力事,便是救不活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在药铺停着围观的民众也开始默默退开,毕竟这是世子啊!当场谁敢沾染!

在角落处犹豫了一会儿的沈婉,走过去道:“可否让我试一试?”

到底是一个鲜活而又年轻的生命,她也不想就这么看着他没了,虽然不知道心肺复苏对他还有没有用,但是还是要试一试才知道,万一还有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