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苏安染傅司寒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2022-01-13 10:22:42 主角:苏安染傅司寒 作者:洛语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 连载中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

作者:洛语 主角:苏安染傅司寒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苏安染傅司寒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安染傅司寒的小说叫做《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洛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帝王傅司寒这辈子都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小姑娘治的服服帖帖。“总裁,夫人去打架了。”男人,“多派几名保镖。”“总裁,夫人要把仇家一把火点了。”男人,“哦?在哪?”所有人都以为总裁前去制止的时候,只见男人将淋了油的火把递过去,“你开心就好。”傅司寒觉得这辈子活着的意义,就是往死里宠苏安染。...

《傅先生每天都想官宣》小说试读

苏悠悠双手不断收紧,她眼眸看向一旁的陆子谦,在看到他朝这边走来的时候,面露委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开口,“姐姐,你为什么这样说我?”

说着说着,她眼角的泪水便滚落下来。

“子谦,你过来评评理,这个苏安染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欺负悠悠都欺负到这里来了。还不知道在家里是怎么对待悠悠的呢?悠悠真的是太善良了。”

“苏安染,你怎么说悠悠是垃圾?你的嘴可真毒,悠悠从头到尾可是一直都帮着你说话。”

苏安染看着面前男人一副审视的模样。

之前,为了在陆子谦面前留下好的印象,她将所有的委屈统统都咽下。

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可在乎的。

苏安染冷笑一声,“我苏安染做事,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对,我就是这么一位嘴毒的人,你们不服气,给我憋着。”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大厅走去。

苏悠悠望着她离开的身影,双手不断的收紧。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在陆子谦面前,也丝毫都不在意她的形象了吗?

陆子谦望着苏安染毅然决然的身影,眸光暗了暗。

苏安染不敢直视陆子谦的眼眸,她担心那样看着她,内心会坚持不住,会破防哭出来。

苏悠悠抬眸的时候,看到陆子谦的眸光紧随着苏安染的身影,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

随后,陆子谦跟随着苏安染的脚步,也朝宴会大厅内走去。

精致奢华的琉璃灯折射出醉人的光芒,照在形形色色的俊男靓女身上。

觥筹交错的声音此起彼伏,四处都是寒暄的声音。

旁边的台面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以及红酒香槟,每一处都透露着奢华。

宴会厅内,以为白发老者坐在主桌上,正是今晚的寿星陆承安。

陆承安虽年事已高,但身体依旧健朗,目光如鹰隼一般,炯炯有神,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上位者该有的威严,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气势。

苏安染端起一杯红酒,朝着角落之中走去,尽量降低她的存在感。

“悠悠,过来。”苏振东见她走进来,引以为傲的向商场上的朋友介绍着。

“这是悠悠啊,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听说在学校成绩也很好,老苏,你真是有福气呢?”

“确实,老苏,我儿子和你家悠悠在一所学校,每次回来都夸你呢,悠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家做客。”

“好的,叔叔。”苏悠悠甜甜一笑,露出两个酒窝。

“悠悠,有时间也来我家玩玩,瞬间教教我那不成气候的儿子,怎么才能好好学习?老苏,果然还是女儿好啊,你这个女儿我预定了!”

“知道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吗?我之前就和老苏提起过这件事情?!”

“哈哈哈哈……”苏振东听了之后,唇角都快要扯上外太空去了。

苏悠悠果然没有给她丢脸。

苏悠悠听了他们的话,唇角噙着得体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老苏,你不是有两个女儿吗?那个大女儿呢?”有人开口。

苏振东脸色立即阴沉下去,一想起最近苏安染做得事情,他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谈起苏安染,他就觉得丢人。

“别说了。”有人不断给刚刚那个人使眼色。

“怎么了?老苏,你那大女儿怎么了?”

“哎,别提了,从今天开始,我苏振东就只有悠悠一个女儿。”男人摇摇头,啧啧两声。

其他人也不再说话,家丑不可外扬,苏家那个大女儿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苏悠悠眸光朝着角落之中的苏安染望去,唇角噙着一丝得逞的笑容。

“爸爸,你看那是姐姐吗?她今天也来宴会了呢?姐姐,姐姐……”苏悠悠朝着她呼喊几声。

苏安染朝着苏悠悠望去,看到苏振东那一双骇人的眼眸。

“姐姐,爸爸正在找你呢?你过来一下。”苏悠悠继续开口,唇角噙着笑意。

苏安染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漆黑的眉眼顿了顿。

她并没有过去,转身离开。

“爸爸,姐姐为什么不过来呢?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都是我不好,让姐姐生气了。”苏悠悠委屈爸爸开口。

苏振东双手不断收紧,“不要理她,你没有做错什么,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苏悠悠低垂着头,唇角几不可查的勾了勾。

***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间的时候,苏悠悠前去祝寿。

“陆爷爷,祝您松龄长岁月皤桃捧日三千岁,鹤语寄春秋古柏参天四十围。”苏悠悠看向坐在主座上的老人,乖巧开口。

陆承安微微颔首,点点头示意。

“陆爷爷,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还请您笑纳。”苏悠悠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到陆老爷子面前。

“悠悠这孩子就是孝顺呢?她给老爷子准备的这块玉石,算是极品了,这孩子有心了。”

“确实,陆老爷子就喜欢玉石,悠悠也算是投其所好,真是一个好孩子。”

“嗯嗯,这块玉石,无论从光泽还是纹理来看,都价值不菲,悠悠一定为了这个礼物,准备了很长时间。”

“嗯,有心了。”陆承安点点头,这份礼物算得上用心。

苏悠悠看向站在一边两手空空的苏安染,唇角噙笑,“姐姐,陆爷爷生辰,你准备的什么礼物啊,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吧。”

“苏安染不会什么礼物都没有拿吧,我看她两手空空的。”

“呵,虽然说陆老爷子什么礼物都不缺少,但是也不能只懂得装腔作势,一点儿心意都没有吧?”

“该不会是买的礼物拿不出手吧?”

刚刚在外面和苏悠悠站在统一战线的几名富家千金,不放过丝毫可以埋汰苏安染的机会。

陆老爷子的目光也朝着苏安染望去,对她有所期待。

苏安染抿了抿唇,如今她一穷二白,确实没什么钱,买了一块打折的玉石。

她这块玉石自然没有苏悠悠那块耀眼。

她暗下不妙,她这是被苏悠悠给算计了,否则,苏悠悠怎么也会买和她一样的礼物呢?

这明显就是想要让她下不来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