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 已完结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

作者:楼楠 主角:林飒司徒昊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完结版精彩试读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最新章节目录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林飒司徒昊的小说叫《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楼楠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生机关算尽,为爱筹谋,大婚封后日,她被渣夫君手刃,命丧黄泉。重生一世,她只想守护家人,活出自我。白莲想阴我?打!渣男欲挑衅?打!世人敢欺我?打!......朝堂上,百官都参:林大小姐飞扬跋扈,骄横专行,不堪为后......只有他,轻叹一声幽幽道:朕的皇后就是太佛系,明明应该都杀的,为什么还要打........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小说试读

第8章

其中一个又高又壮、眼梢处有道刀疤的男人,则围着这帮人骂骂咧咧个没完......

“都被关在这里了还不省心,敢跟老子到处招男人来闹事,我瞅着你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们这里哪个是姓王叫嫣儿的,自己麻溜的给老子滚出来......”

“没胆站出来是不是?

其他人呢?有主动将人指认出来者,一会爷重重厚赏......”

林飒认得出,这刀疤男其实就是刚才带头冲出去和那几个侍卫激战的小头领。

此时他肩膀上还有一处伤,虽然不知从哪扯块布缠住了,但仍滴滴答答不停往下滴着血,想来应该是刚才激战时留下的,伤的并不轻......

转了两圈,可能是不小心扯到伤口的缘故,那刀疤男痛的中间咧了好几次嘴,再加上骂了半天又没人响应,他脾气瞬间变得更加火爆了,

“好好好,都给老子装哑巴,不肯开口是不是?

行啊,既然你们都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一套,那老子现在就成全你们!”

骂着,只见他飞起一脚突然踹在身后一人高的花瓶上,

“咣铛”一声,花瓶飞起,撞在不远处的墙上,直接给摔了个粉身碎骨,

“兄弟们,犒劳大家伙的时候到了,一个个的都甭崩着了。人嘛,该享乐时就要及时享乐。”

见威胁不管用,刀疤男眼眸一转,邪淫一笑,挥手号召周围的黑衣人道,“大家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兄弟们只要看着顺眼喜欢的,现在就拖走,找个角落好好乐呵乐呵去......”

随着刀疤男这一声令下,只见周围的黑衣人瞬间如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别别别,大家都冷静冷静,千万别胡来。”就在场面快要失控的时候,只见一个身形瘦削,容长脸,绿豆小眼的男人赶紧跳出来阻止住大家,随后,又上前提醒刀疤男道,“大......大哥,这样不......不好吧,不管怎么说他样可都是官眷,您让兄弟们这样,别......”

“怕什么?”刀疤男眼一横,咬牙道,“出了事大不了我一个人抗着!谁让他们先给老子做对,不愿交出那姓王的呢,他们这叫自作自受......”

说着,那只没受伤的胳膊一伸,一抓,率先将不远处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姑娘给扯了出来,

一反手,扔到那绿豆眼脚边道,“就这个,给你了!”

只见那第一个脱离队伍的小姐乍然间完全吓坏了,惨白着脸赶紧跪下求饶道,“各......各位爷饶命,求你们千......千万放过我,我是无辜的......”

那绿豆眼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放不开,但低头一瞅,见面前这小美人实在水嫩,完全和平日里碰的那些勾栏院货色不可同日与语,

也不禁色从胆中来,一把抱住人涎笑道,“来吧小美人,不要害羞嘛,来来来,先让爷香一口再说......”

“啊,不要......不要......”那粉红姑娘边拼命躲闪,边哆嗦着指向柱子旁一个紫衣姑娘,揭发道,“你......你们去找她,她......她就是王尚书家的嫣儿小姐......,她长得还比我漂亮,冤家头债有主,求各位爷放了我吧......”

“唔......唔唔......”而随着这个粉衣姑娘指认,只见中间紧挨着柱子的那王嫣儿,也再没忍住,吓得抱着柱子索性哭出了声。

“原来就是你个小**给爷惹的事!嗬,还挺能憋呢,爷在这嚎了半天,你连动都不动,全当爷在这放屁呐。”

那刀疤男刚才那番作为,本就是想揪出这王嫣儿来撒撒气,此刻见元凶被指认出来,自是立即就让人放了那粉衣姑娘。

只见他大步走过去,如老鹰抓小鸡般,一探,一抓,一把扯住王嫣儿的衣襟,一使劲将人给直接扔出去老远,

“告诉你,爷现在后悔了,就你这种小妖精,祸害得爷都受了伤,我看根本就是连侍候我兄弟的资格都没有。

来人呀,将人拉出来给爷直接砍了!”

可怜那王嫣儿一个深闺小姐哪里见过这阵仗,早吓的脑子一片空白,这一摔又正好落到那堆花瓶碎片上,胳膊腿上登时划了好几处口子,鲜血淋漓......

可是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只死命用手抱着头,缩在墙根边,扯着嗓子向人堆里的母亲不住的哭着求救,“母......母亲救......救我......救我......”

“住手!”见女儿性命就要不保,王夫人自是不能坐视不管。再加上自长女当了太子妃后,人前人后风光多年的她,何曾受过这等气,丢过这个脸,自是当即心一横,就把这平日里的威风给抖了出来,

只见她大喝一声,上前几步,一口啐到那刀疤男面前,泼口骂道,“呸!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我王家的女儿也是你们这等腌脏人可以随便碰的吗?

告诉你们,我长女可是当今堂堂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小心回头她禀了太子,一声令下,就灭了你们一个个的九族......”

“太......太子妃......”那王夫人本以为搬出长女来,这帮人总该被唬住了吧。

不料她不说还好,一开口,那群黑衣人反像是听到多大笑话似的,笑得一时间完全停不下来了,

“我去,老子还以为多厉害的人物呢,原来竟是太子妃啊。”只见那长了绿豆眼的瘦高个子,捂着肚子笑道,

“告诉你们,爷们几个今天跟着王爷打进宫来,不为别的,首要任务就是干掉那太子和太子妃,让我们庆王爷取而代之......”

“这......这......”听到这帮人的目的竟是这般,王夫人不由得一怔,脸也不自觉的抖了几下,

但是余光一扫到墙角危在旦夕的女儿,赶紧深吸几口气,强撑道,“反了......反了你们!那......那庆王也不要太无法无天,说破大天去,上边还有皇上呢,本夫人就不信皇上还能由着他庆王胡来......”

不料这王夫人嘴上横,那刀疤男却比她更横,上前一巴掌扇在王夫人脸上,一口痰啐过去骂道,“去你个糟老娘们!

实告诉你吧,你就是现在把皇帝老儿搬来了,老子也不怕,

大不了这边混不下去,爷仍回自己的青龙山当山大王去,没得不比现在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