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 连载中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

作者:月小隐 主角:姚思滢禹宸睿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小说免费试读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最新章节目录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姚思滢禹宸睿的小说叫做《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它的作者是月小隐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姚思滢辅佐三代帝王,从垂帘听政的太后到太皇太后,这一生她荣耀至极,唯一的遗憾是爱而不能。一朝重生,空间傍身,灵泉灵药,信手拈来!从前她吃尽了苦,今后只想要甜,就从那个她垂涎了半辈子的男人开始。...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男人盯上了》小说试读

第12章

第二日瞧见姚思滢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教舍时,姚思嘉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姚思琪不是信誓旦旦向她保证过,姚思滢这一趟肯定是有去无回,她就是见不得姚思滢勾引宁王,甚至还每天都往宁王的居所去,这在同学间已经不是秘密,偏偏时山长不去管她,夫子更没有说教。

姚思嘉气得都要冒烟了。

姚思滢今日进入教舍后倒是刻意观察了在座之人的反应,姚思嘉这个蠢货的反应和表现根本不加掩饰,定是她无疑。

姚思滢默默落坐,连眼角风都没有扫向姚思嘉,心里却在思量着怎么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只待合适的时机。

那只黄金莽被姚思滢喂了几日,既然清楚这家伙喜欢的是空间池水而不是食物本身,姚思滢就决定不要暴殄天物,将禹宸睿给她准备的食物自己留着吃,反倒将书院里的食物给留下,滴上几滴池水后喂给黄金莽吃,这家伙照样吃得开心极了,蛇杏对着她吞吐个不停。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姚思滢觉得黄金莽眼睛上的白翳在吃了几日池水滴上的饭食点心后竟然有了淡化的趋势,也许它自己也发现了,对姚思滢的态度亦发热络起来。

等着时机成熟,姚思滢自然就要依她的计划行事。

月底是休沐的日子,姚思嘉在书院里待了许久也十分想家,命青杏收拾了细软明日就准备回府去,心里也在思量着等着姚思滢跟着她一同回府后再整治她。

姚思嘉脱鞋上榻,被子一盖正准备睡觉,突然便感觉脚腕上缠上了什么冰凉的东西,而且好像还不只一个,连手腕都被缠上了,那些东西似乎还顺着她的身体往上爬。

姚思嘉吓得全身僵直动都不敢动,等着那东西爬上了她的胸口,从背子里探出头来,那倒三角的红色头颅瞬间在她眼前放大,冰凉的蛇杏咝咝舔过她的下颌。

“救命!”姚思嘉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尖叫。

咻咻咻!!!

几条毒蛇在姚思嘉的尖叫下同时动了,两颗尖牙猛地向下一咬,在姚思嘉的身体上留下了不同的伤口。

姚思嘉惊痛不已,一把拂开被子站了起来,可人没走两步便觉得头一昏倒在了地上。

她中毒了!

青杏奔进房时只瞧见好几条毒蛇从姚思嘉身体上游走,她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好一会儿才控制住身体的颤抖,这才爬向屋外放开了嗓子大喊,“救命!快来救救我家小姐!”

姚思滢本来就没睡熟,她还等着看好戏呢,听到青杏的惊呼声才慢条斯理地穿上了衣服,扶着青桃的手出门看热闹。

此刻姚思嘉的寝舍外已经围了好些人,姚思滢也没有凑到近前,就听见这些人叽叽喳喳地在八卦。

“开春了本来就蛇多,咱们这里又背靠着山有些蛇不奇怪吧?”

“可那些都是毒蛇,听姚思嘉的丫环说那些蛇都缠在她身上呢,你们能想像那场景吗,好生吓人!”

“听说姚思嘉被咬了几口中毒了,你们说她会不会死?”

“应该不会,时山长喂她吃了解毒的药,但明日还是要将人给送回去,不然真出了什么事荣阳郡主定不会善罢干休!”

“姚思嘉这是招谁惹谁了,毒蛇竟然都来找她。”

“......”

姚思滢摇了摇头,原来还没死,真是可惜。

刚想转头离去,却不想正要出门打水的青杏唤住了她,咬唇道:“大小姐,时山长请您进去。”

青杏眼下还抽抽噎噎,刚才她的确被吓得不轻,眼下虽然回过神来却也是后怕不已,时山长让她去请个姚府的人来,三少爷姚思琪在隔壁的松竹书院,她又正好瞧见了姚思滢自然就唤住了她。

“叫我?”姚思滢淡淡地扫了一眼青杏,青杏立马心虚地低下了头,她可是清楚姚思嘉姐弟的计划,只是毒蛇没咬上姚思滢偏偏咬了姚思嘉,这不是撞鬼了吗?

这位大小姐真是玄乎,自从她家小姐对上姚思滢后就没一次打过胜仗,如今害人反倒是害了自己,真是邪门!

姚思滢在青桃的搀扶下施施然地往屋里而去。

见见姚思嘉的惨状也好,指不定今晚她能睡得更好。

时山长连同教棋艺的孙夫子此刻都在姚思嘉的房中,姚思滢也没有拐弯抹脚,行了礼后便直接问道:“山长想要我做些什么?”

“思滢啊,这次怕是要麻烦你了......”时山长一见姚思滢就长长叹气,虽然说毒蛇突然攻击姚思嘉非人力可预见,但学生在书院里出了事他们还是要负责的,荣阳郡主是出了名的难缠,如今她的爱女中毒只怕不好轻易了事,所以想让姚思滢请宁王出面帮忙说和一声。

姚思滢定定听着没有搭腔。

时山长与孙夫子对视一眼,又道:“为师知道是有些为难了你,不过你是宁王的得意爱徒,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只怕谁也请不动宁王。”

“山长您说的我都明白,我就估且一试。”姚思滢颔首,姚思嘉被毒蛇咬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但这事确实没办法怪在书院头上,再说时山长对她一直不错,她出个面求个情也是常理。

但她说的话荣阳郡主是不会听的,至于禹宸睿出面或许荣阳郡会卖他几分面子,就算咽不下这口气,只怕也不会来书院发疯吧。

回去的路上青桃还忧心忡忡,“大小姐,您不是说咱们不回姚府了吗?”一顿又道:“如今二小姐又被毒蛇咬了,奴婢只怕回了府中郡主会迁怒于您。”

青桃这段日子跟在姚思滢身边也了解了她的脾性,主子好说话是他们下人的福气,她心里也希望姚思滢好。

“无妨,若是咱们请动了宁王,在外人面前郡主也不会对我撕破脸皮。”姚思滢无所谓地笑笑。

姚思滢也没把握一定能够请到禹宸睿,但时山长都这样说了,她还是应该试一试,回头让青桃回屋,她自己一人去了后山。

如今有黄金莽傍身她来去后山更是无所惧怕,没想到姚思嘉的一场恶毒心思反倒给她造就了一场机缘。

若是得知这个结果,不知道姚思嘉会不会悔不当初。

只是在通往后山的路口,姚思滢远远地便瞧见一道身影,白衣飘飘轻纱覆面,不是静亭县主柳白依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