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童安暖顾以深的小说 《顾夫人高调再婚》 全文精彩试读

2021-02-21 16:12:08 主角:童安暖顾以深 作者:果树
顾夫人高调再婚 已完结

顾夫人高调再婚

作者:果树 主角:童安暖顾以深

主角是童安暖顾以深的小说 《顾夫人高调再婚》 全文精彩试读

《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顾夫人高调再婚》由果树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童安暖顾以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试读

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哪怕此刻并不占什么上风,也依旧一副不认输的模样。

顾以深的眼神越发冷漠,趁着她晃神的功夫,直接抽回自己的腿:“童安暖,你可真贱。”

身上徒然一空,童安暖想抓住他,他已经整理好衣服坐在床边,一脸冷淡,眼里没有一丝迷乱。

童安暖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太难失控,无论她用什么样的手段,他都无法动摇半分。

此刻她真的有些心累,甚至想打退堂鼓,眼里全是绝望和不甘。

顾以深紧紧的盯着童安暖,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她挫败失望的神情告诉她,这个女人有心事。

到底是什么目的?

顾以深的眼神越来越冷,自己对童安暖的确还有些情分,可这点情分,都在这她的表现中消失殆尽。

童安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童安暖了。

她堕落的让他觉得恶心。

童安暖从门口跑进来,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以深,我求求你,跟我和好吧!”

她就只想怀孕,曾经那么轻而易举就可以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要这么难?

顾以深冷笑:“好,明天跟我去谈一个工作,谈成了,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童安暖迫切的想要孩子,所以明知这是一个陷阱,也要往下跳,顾以深再恨她,也不会害死她。

她抬起头,像是看到了一抹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她的表情太过激动,以至于让顾以深的脸色越来越差,瞳仁阴森森的,却还是点了点头:“对。”

顾以深说完,拉开房门准备离开。

童安暖连忙跑过去扯住他的手:“能不能陪我一晚。”

说完生怕男人拒绝,又道:“什么都不做,真的!”

童安暖的眼神十分真挚恳切,即便如此也无法撼动男人半分,他狠狠的甩开手,直接推门离开。

自从童安暖回来,他就再也没有睡过一天主卧,书房已经成了他的常驻之地。

夜深人静,顾以深坐在书房里,指尖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可他还是没有动过。

当他听到童安暖说要陪他去见客户的时候,他的心都跟着沉了下去,有没有人告诉她,陪客户是怎么陪?

胸腔有些闷,他直接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眼里的恨意像是要溢出来。

他一定要弄清楚,童安暖回来的目的!

……

童安暖第二天醒的很早,因为顾以深答应过她,只要她陪他完成一个项目,他就能和她在一起,然后完成她的任务。

她大学学的是市场管理,曾经又是童家的独女,童家是照着继承人去培养她的。

谈工作这种事,对她来说不在话下。

但顾以深口中说的“陪客户”却又是另外一种含义了。

她从来不傻,只是为了目的别无选择。

童安暖关上曾经穿过的一条浅紫色裙子,化了一个淡妆,从楼上下来。

顾以深已经坐在餐桌上优雅的吃早饭,见她下来也仅仅抬了抬眼睛,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忽略了男人身上的冷漠,童安暖自己拉开凳子坐下,佣人很快端上一份早餐。

她淡笑着:“谢谢。”

顾以深见她的穿着打扮,冷笑一声:“你就穿成这样去见客户?”

男人突然的发难,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整洁如新,就是款式有些过时。

但她自信身材好,所以从来没有想过其他问题。

“是……有什么不妥么?”

她穿的很得体了,真不知道男人到底有什么不满,难道真的是因为一个款式?

咬了咬唇,她再次开口:“别墅没有我的衣服,我在路上买一套吧。”

顾以深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听到她的话,更是嘲讽的笑着。

“的确该买一件,又新……又露的。”

男人的话,如同一盆冰凉的水,直接泼在童安暖的身上,冷的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

顾以深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扔下手里吃了一半的早餐,优雅的擦了擦嘴唇和手,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童安暖的心脏闷闷的疼着,男人已经离开,她匆忙追上去,死皮赖脸的坐在了副驾驶。

一路上,平安无事的到了顾氏集团。

顾以深上午还有个会议,商量关于经济开发区的投资合作问题,也好为这次出去见客户做准备。

童安暖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等候,心里想着如何应对男人的刁难。

秦殇突然端着一个礼盒,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见她坐在这沙发上,公事公办的开口:“童小姐,这是总裁让你换上的衣服。”

童安暖疑惑的站起身来接过,她本来还想去买一身的,没想到男人已经提前准备了。

微微一笑,同秦殇点了点头就直接拿着衣服去了休息室。

秦殇盯着她的背影,冷漠的眼睛全是怜悯,只一秒,他迅速恢复正常,直接出了办公室。

童安暖还有鞋庆幸顾以深没有太过分,至少还帮她挑了衣服,但当她打开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整张脸变得苍白。

那是一件紧身连衣裙,十分薄的面料,穿上以后紧紧的贴在身上。

童安暖看着镜子里凹凸有致的自己,现在的她,像极了夜店里的小姐。

顾以深真是好样的。

她再也看不下去,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全是绝望和悲痛,狠心转身,出了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等候顾以深。

顾以深过了没多久就从会议室里出来,掌控全局的气场,在一进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童安暖时,眼底的黑色变得越来越深。

童安暖的身材果然很好,要什么有什么。

此时穿着一身紧裙,短到只能盖住臀部的地方,更是让人遐想非非。

顾以深的瞳仁黑沉,喉结滚动了一下:“你真是穿出了这件衣服的精髓,不枉我让秦殇去凤鸣路走一趟。”

童安暖的目光震惊的落在男人身上,帝都的凤鸣路是个什么地方,纸醉金迷,男人的销魂窟。

顾以深这是浓重的羞辱。

她张了张嘴,反唇相讥:“这不是顾总的要求么?看来这个用户是真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