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夫人高调二婚》童安暖顾以深完结版精彩试读

2021-02-22 11:18:11 主角:童安暖顾以深 作者:果树
顾夫人高调二婚 已完结

顾夫人高调二婚

作者:果树 主角:童安暖顾以深

《顾夫人高调二婚》童安暖顾以深完结版精彩试读

《顾夫人高调二婚》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顾夫人高调二婚》是果树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童安暖顾以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二婚》小说试读

童安暖睡的正熟,胳膊突然一疼,直接被人从床上拉起来,她吓了一跳,目光朦胧的看向男人。

“以深?”

“童安暖,你真贱!这是什么?”

顾以深捏着手机,将“一切安好”的信息界面放在她眼前,脸色阴沉。

童安暖的脑子“嗡”的一声炸裂,那是臻臻发来的短信,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下意识的,她伸手就要去抢,男人比她更快一步,冷眸一凛,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

她的表情惊恐而又愤怒,足以说明一切。

四分五裂的手机瞬间黑屏,童安暖愣了一秒,直接跳起来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顾以深,你这个**!”

女人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目光狠厉,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愤怒。

顾以深的脸别向一旁,似乎没有从被打的事情中回过神,**辣的疼痛感,让他有一瞬间的不敢相信。

这个女人居然敢打他。

童安暖眼眶湿润,飞快的跑下床,弯腰跪在碎裂的手机前,颤抖的捡起来,按了好几次,都无法正常使用。

这是她和臻臻唯一的联系……

她拿着手机,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瘦弱的肩膀抖动着,整个人散发着无尽的悲伤。

“你真是个**……顾以深……你是个滚蛋……”

童安暖低声说着,隐不去她的哭腔,一声声悲悯难过。

顾以深从震惊中回过神,深沉的眸子颜色逐渐加深,目光落在不远处低声呜咽咒骂的童安暖。

走过去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狠狠的摔在床上,顾以深疯了!

这个女人,应该狠狠的被惩罚。

“童安暖,你真的贱,一边说着你爱我,一边和别的男人联系!”

男人的动作十分粗鲁,吓得她毫无反应。

童安暖捏着破碎手机的手死死的攥着,眼底是浓重的恨意,奋力抵抗着:“顾以深,你这个恶魔,疯子,一个智商为零的瞎子!”

女人的脚不停的乱踢,顾以深狠狠的压住,咬牙冷笑:“这不是你要的么?反抗什么,欲擒故纵么?”

“不,我不要了,不要了!”

她后悔了,她不要了。再也不要和这个恶魔纠缠下去,更不要让他触碰自己。

童安暖大声哭着求饶,却也无法阻止男人的动作:“放开我,我要离开!”

“被拆穿就想走?顾家是你来去自如的地方么?”

顾以深的愤怒让他手下没了分寸,将她胡乱挥着的手剪到背后,低头咬住她的肩膀。

“疼……”

童安暖瞪大眼睛,空洞而无助,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流淌下来,落进她的头发消失不见。

她现在无比屈辱,也无比痛恨,但如同顾以深说的,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么?

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要成功了,为什么要停止?

童安暖突然放弃挣扎,眼神中全是空洞无神,早点结束也好。

身下的女人突然没了动静,刚刚发泄一通的顾以深也瞬间冷静了下来,猛的松开她,脸上全是嫌弃。

从童安暖的身上起来,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恶心:“真脏。”

男人从她身上起来,脸色变得极差。

童安暖冷笑着:“怎么了顾总,这就完事了?”

他甚至看不出一点越矩的样子,依旧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顾以深被她的样子刺痛,咬肌紧绷:“滚出去!”

童安暖捡起破碎的衣服,披了一件浴袍,从床上下来,赤脚踩在地上,眼神冰冷。

嘴角弯着一个嘲讽的弧度:“顾以深,真以为我愿意待在这里么?你才令我觉得恶心!”

说完,把自己碎裂的手机狠狠的摔在他的身上,因为攥的太用力,童安暖的手心被碎片划出鲜血。

顾以深白色的衬衫被染红,眉宇间的凛冽更多了几分。

女人神情冷漠,一瘸一拐的出了客房。

顾以深敢赌这个死皮赖脸不知羞耻的女人绝对不会离开。但没过了多久,就听到楼下大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

他猛的跑到二楼阳台,女人赤着脚一步步的往别墅门外走去,宽大的浴袍包裹着她瘦小的身影,一阵风吹过来,她好像随时要跌倒。

“童安暖,滚了就别回来!”

顾以深狠狠的锤了一下阳的栏杆,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黑夜中。

顾以深的心脏突然空缺了一下,又是空落落的。

……

童安暖这次真的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回去找顾以深了,他能给的,只是无休止的折磨。

一瘸一拐的走到别墅区的马路上,三更半夜,路上的车辆少的可怜。

她蹲在一根路灯下,试图找到一个可以带她去酒店的车。

包包在别墅里,走的时候忘了带,手机又没电了,谁也联系不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看来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

路灯下,蚊虫太多,童安暖被蚊子叮咬的十分清醒,一双红肿的眼睛充满了红血丝。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即将昏昏欲睡昏过去的时候,一辆跑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带着一阵风,让童安暖瞬间清醒。

周围全是草木,阴森森的,她下意识的将自己报成一团。

刚才呼啸而过的跑车突然退了回来,车上传出一个声音:“安暖?”

童安暖抬头,在看到顾晨的那一刻,眼泪又开始流出来:“顾晨。”

顾晨本来想找自己的哥哥处理点事,谁知道半路遇上了童安暖。

不用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连忙把她叫上车。

女人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上了车以后还在不停的哭着,顾晨也是直男很少安慰人。

挠了挠头,尴尬的开口:“你饿不饿?”

童安暖停下哭声,看向他。

顾晨连忙解释:“我也不会安慰人,不过没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童安暖吸了吸鼻子:“饿了。”

顾晨终于松了口气,下意识的笑出声:“走走走,带你吃饭去!”

童安暖从上午开始就没有好好吃过饭,从酒店回来,更是一口饭都没吃,哭的连力气都没了。

这时候冷静下来,肚子都快饿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