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佳期盛砚书小说 尤佳期盛砚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1-08-03 18:57:36 主角:尤佳期盛砚书 作者:小柒崽子
高冷哥哥尤佳期 已完结

高冷哥哥尤佳期

作者:小柒崽子 主角:尤佳期盛砚书

尤佳期盛砚书小说 尤佳期盛砚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高冷哥哥尤佳期》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尤佳期盛砚书的小说叫做《高冷哥哥尤佳期》,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柒崽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天毕业聚餐,喝醉了躺在亲哥家的沙发上借宿,半梦半醒间,看见一高个儿帅哥围着浴巾,从客厅穿行而过。酒一下子醒了,透过眼缝,我看到了男人紧绷的线条,白皙的肌肤,以及,那张冰冷禁欲的脸。水珠顺着后背紧致线条汩汩流下。扑哧。他单手启开易拉罐。随着喉结的滚动,我听到饮料被咽下的声音。这样活色生香的美男,真是……太刺激了……接着,有人穿拖鞋踢踢踏踏地走近,压着嗓子,「你怎么出来了!躺回去!我还没完事呢!」说话的是我亲哥。粉红的泡泡啪一声,被无情戳破。那一刻,一道天雷滚滚,劈在我脑门上。这个男人,是我嫂子?!...

《高冷哥哥尤佳期》小说试读

面试很顺利,由于实习期表现优异,我很快就收到了入职通知。

手机收到入职体检报告的时候,我正好在医院附近,上面报了子宫肌瘤,网上一搜,癌症起步……

放弃了网络问诊,我开始翻医院的挂号软件。

意外发现盛砚书坐诊。

果断挂了嫂子的号,30分钟后,我屁颠屁颠出现在妇科门诊。

周末人很多,诊室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快到中午,我终于走进了盛砚书的诊室。

他低着头,公式化地问:「哪不舒服?」

盛砚书带着一个金框眼镜,白大衣里面的衬衣系到喉结之下,标准的禁欲系男神,语气平淡如水,让我莫名紧张。

不愧是我哥,连盛砚书都能拿下。

我清了清嗓子,喊了他一声:「嫂子!」

盛砚书修长的手指突然捏着笔尖不动了。

他抬眼,发现是我,仰在靠背上,换了个问题:「你怎么来了?」

我举起报告单,悬在他面前,哭丧着脸说:「我好像得绝症了……」

盛砚书也不接过去,一言不发地看完报告单,眼睛虚起,缓缓吐出两个字,「绝症?」

「不……不是吗?」

他抽出我手里的病历本,低头嗤笑一声,云淡风轻地说:「不像。」

啊……有被帅到,这该死的安全感。

「有男朋友吗?」他突然出声问我,同时在病历本上写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我一愣,点点头,羞涩道:「以前……有过……」

虽然并不是很好的经历。

「有X生活吗?」

他的语气,平淡得仿佛在问今天天气如何。

一口唾沫卡在我喉咙里,我五指死死攥紧,拔高了声音,「没有!」

盛砚书笔尖一顿,眼睛微微抬起,透过金丝框眼镜,严肃地审视我,「实话实说。」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将我锁定。

我举起手发誓:「嫂子!我真的没有!」

盛砚书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确保我没有说谎,点点头,继续:「月经正常?」

如果不是知道盛砚书的身份,我早就面红耳赤地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我睁着大眼,「呃,挺准的,一个月一来,一次4天,偶尔会痛经。」

我满脸涨红,快把老底扒出来了……

盛砚书停下笔,抛出四个字:「继续观察。」

「就……完事了?」

盛砚书挑挑眉,唇角漾出一丝笑意,「不然呢?」

结束了一场压力山大的问诊经历,我如释重负地走出诊室,漫无目地地闲逛一圈,买了满满一箱汽水重新抱回去。

哐!

一整箱汽水被我结结实实撂在地上。

盛砚书揉着脖子,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我。

我擦了把汗,笑着说,「谢谢嫂子,我请你喝饮料。」

我记得上次他在我哥家,喝的就是这种。

说完,我闷头往外走,他叫住我,「等我一会儿,马上下班了,带你去吃饭。」

一猜就有我哥,我才不当电灯泡呢。

找了个借口拒绝了他的好意,关上门溜之大吉。

昨天跟爸妈通视频的时候,说好我今天回家吃饭的,结果走到半路,接到我哥的电话:

「家里水管破了,爸妈正找人修。你房间被征用了,最近先住我那儿。」

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我绊绊磕磕道:「这……不太好吧,会不会影响你和嫂子啊……」

尤川泽立刻咆哮起来,「尤佳期!老子再重申一遍,我和他没关系!」

无视他的羞怯,我叹了口气,「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盛砚书都承认了,我哥到底在别扭什么!真矫情!

知道今晚我哥和嫂子有约会,我打算随便买点什么吃。

晚上四点左右,却收到了大学班长的通知:

「佳期,学校为毕业生举办联谊会,你可一定要来!今晚气氛组全靠你了!」

作为大学文艺委员,热场的事我最在行。

反正要填饱肚子,在哪吃不一样?

匆匆回到我哥家,发现我的行李已经打包好,放在了靠南的那间小卧室里。

我翻出一件水蓝色珍珠吊带连衣裙,化了个美美的妆,准备出门。

走到玄关处,门一开,尤川泽和盛砚书提前回来了。

尤川泽手里还提着一兜子菜,与我撞了个满怀。

「啧,慢点,你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尤川泽推开我,看见我的穿着,脸一耷拉,「你干什么去?」

盛砚书目光从我的脸,划过锁骨,一直到大腿,轻轻蹙起眉,那种压迫感又来了。

「联谊啊……」我眨眨眼,「都是大学同学,我就去热场!」

对峙了3秒钟,我突然一猫腰,飞快地往外跑。

尤川泽熟练地揪住我好不容易辫好的马尾辫,轻轻一扯,拉回来,

「露肩膀干什么?还有,不许穿这么短的裙子。」

我拍掉他的手,一脸怨愤,「穿衣自由!」

「你不是我妹,老子才懒得管!今天你不换,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我斗不过尤川泽,绕了个弯跑盛砚书后面,哼哼唧唧地:「嫂子……你看他……我就想穿嘛!」

尤川泽龇牙咧嘴指着我:「尤佳期,把手给我撒开,离他远点。」

盛砚书站着没动,低下头对我说:「听你哥的。」

我噘着嘴,一张十足的怨妇脸。

盛砚书笑了,低下头对着我轻声说:「别惹老中医,当心给你扎针。」

我哀号一声,不情不愿地换了身宽大的T恤,一言不发地出门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哥语调拉长,十分欠揍道:「完事给我打电话,不许在外面过夜。」

砰!

门一关,他的声音被隔绝在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