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连载中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作者:楚爷 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陈瑾兮萧亦珩小说阅读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介绍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由楚爷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陈瑾兮萧亦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从此见她就脸红。再后来,当她做好一切吃苦的准备跟她的小侍卫私奔时,她眼中家徒四壁的小侍卫却将世间最尊贵的东西一一为她捧来.........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试读

第18章

     如果此刻她面前有一把利剑,她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碎尸万段。

“小兮,比试就要开始了,你可要好好看,到时候从里面挑选一个作为你的侍卫。”

陈濮仪的声音把陈瑾兮从仇恨中拉了回来,她掩下心中的那股恨意,冷淡的视线从闫风身上移开,随即又变成笑面如花的模样。

“父皇放心,儿臣定会好好观看的,到时候还请父皇不要耍赖。”

陈濮仪顿时笑出声来,冲着闫风挥了挥手,“你入座吧。”

闫风对刚才那束愤恨的视线不是没有察觉,上次在慎行坊见到三公主的时候,她也是对他很有敌意,这倒是有些意思。

今日羽林卫比试原本是不需要他来安排的,可有三公主观看,陈帝怕出意外,便让他把整个校场全都清理了一遍,以防有意外发生。

羽林卫比试的方法很简单,五人一组,分成三组,每组进行比试,最后组里获胜者进入决赛,能在决赛中胜出的人最终才能成为御前侍卫或者皇子侍卫。

抽签分组,萧亦珩在第四组。

前面的侍卫如何厮杀,陈瑾兮都漠不关心,可到萧亦珩时,她面上虽没有任何反应,可身体却直直坐起,紧紧盯着校场中央,生怕错过任何场面。

萧亦珩这一个月来每日都勤加练习,陈瑾兮是相信他的,可刀剑无眼,她还是也有些担心。

不过萧亦珩没让她失望,经过初选,他成功成为组里的第一,晋级决赛。

陈瑾兮松了口气,得意的朝陈清穆看去,“四皇兄看吧,我就说他厉害吧。”

“那可不一定,后面还有决赛呢,等真的成为第一了才算厉害。”陈清穆逗她。

轮到第五组时,陈瑾兮突然看到一个眼熟之人。

“父皇!为什么他会在场上?”

陈濮仪顺着她手指的视线看去,“这不是荀政吗,也来参加比试了?”

“回皇上,荀政自从被除去教头之名后就是一个普通侍卫,羽林卫选拔除了教头不能参加之外,其余侍卫是可以参加的。”

一直没说话的闫风开了口,言下之意便是荀政现在只是普通侍卫,他有资格参加这次的比试。

陈瑾兮脸上立刻染上了怒气“他之前犯了错,怎么还能上场比试?!”

闫风手中转动着的茶杯顿住,狭长又充满攻击性的眼神回望陈瑾兮,声音清冷,“公主殿下,荀政之前冲撞了您,让您受惊了,可是他也被贬职了,已经受到该有的惩罚,为何不能参加?”

“你!”

这话说得陈瑾兮无力反驳,她气极了,这摆明了就是闫风在背后搞的鬼,他想让荀政参加,如果荀政真的成为御前侍卫,岂不是随时会威胁到父皇的生命。

不行,她绝不允许。

就在陈瑾兮这边在想办法让荀政退出比试时,场下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

“第五组,荀政获胜。”

她身形一顿,再也坐不住,跑下了看台,来正在一旁热身的少年面前。

“萧亦珩,你可以的吗?”陈瑾兮不安的看着他。

“属下一定会拼尽全力的。”

他已经知道有哪五人进入决赛了,他不会让公主失望的。

“不,萧亦珩,如果实在不行我会再想办法把你留下,但是你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受伤了。”

相对于萧亦珩能成为自己的侍卫,陈瑾兮更担心他的身体,荀政能给他下毒,手段肯定会卑劣,她不希望他受伤。

看着陈瑾兮眼里满满的担忧之色,萧亦珩心尖被颤动,他点了点头。

可绕是得到萧亦珩的保证,陈瑾兮还是紧张到不行,以至于回到看台她脸色都不太好。

“怎么?这么担心他?”陈濮仪呷了口茶,神色不明。

“父皇,儿臣相信他一定是最厉害的。”

瞧着陈瑾兮那股坚定的气势,陈濮仪不再多说什么,视线朝场下看去。

最后的决赛没有任何规则,剩下的五人一起上场,最后留下来的那个就是胜出者。

这样的比试比之前还要残忍。

   剩下的这些人都是从慎行坊出来的,曾经还是荀政的属下,他们甚至都还参与了当初对萧亦珩下毒的事,万一其余三人在荀政的引导下全都对萧亦珩进行攻击怎么办?

   果不其然,场下的四人全都把萧亦珩团团围住,他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你们说这萧亦珩会胜出吗?”

  “我觉得有些难,荀政虽然被贬职,可是实力还是在的,我看获胜的一定是他!”

  “也不一定是荀政吧,我看那个高高瘦瘦的武功就挺好,万一是他赢了呢?”

   “不管是谁赢,我觉得萧亦珩获胜的可能性都不大。”

   “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如来打个赌如何,看看谁是最后的获胜者?”

    下首的一些官员顿时下起赌注来,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萧亦珩,陈瑾兮黑了脸。

   “闫将军,您看谁的胜算大,不如也来下一注?”一个官员朝着身侧的闫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闫风对羽林卫的实力大有了解,跟着他下注,就绝对不可能输。

     闫风把一锭银子给了一旁的太监。

    “荀政。”

    得到风向的官员立刻笑眯眯的把注全押在了荀政上面,陈瑾兮小脸更黑了。

    “本公主押萧亦珩!”

     没人相信她的少年,她也要坚定不移的相信他。

     官员们微微一愣,讪笑道:“不知公主押多少?”

    “本公主押南蛮弓弩!”

     这话一出,众官员纷纷面露喜色交头接耳起来,就连闫风也忍不住把视线停留在陈瑾兮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