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杜未央魏羡渊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2021-04-08 11:39:13 主角:杜未央魏羡渊 作者:白鹭成双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 已完结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

作者:白鹭成双 主角:杜未央魏羡渊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杜未央魏羡渊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小说介绍

主角叫杜未央魏羡渊的小说叫《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是作者白鹭成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站住!别跑!”呵斥声由远及近,饶是魏羡渊的武功再好,抱着个巨大的累赘,也有点跑不动了。偏生怀里的人还不老实,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手往前头指:“那边!”...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小说试读

抱着这样美好的想法,两人愉快地在别院安顿了下来。避开外头的风风雨雨,眨巴着眼盼着心上人快来。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杜魏两家的婚事已经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可别说顾秦淮了,连祁玉公主的宫女都没过来一个。

魏羡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杜未央也很是想不明白:“难道他们还没收到消息?”

“不可能。”魏羡渊摇头:“昨日就有人特地去公主府知会过。”

“那他们为什么没反应啊?”杜未央皱眉:“祁玉公主没反应就算了,毕竟出嫁从夫,可顾大哥做什么去了?该不会是被谁关起来了吧?”

什么叫“祁玉公主就算了”?魏羡渊眯眼,伸手往桌上一拍:“你脑子是不是撞过?”

“你怎么知道?”杜未央很惊讶:“你也懂周易八卦?”

懂个P!魏羡渊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我算出来的,是我看出来的!顾秦淮给你灌了什么**啊让你这么相信他?他要是真的还惦记你,怎么可能转眼就成亲?”

杜未央嗤笑:“你有立场说我吗?你还不是一样!祁玉公主不也是转眼就成亲了?我要是没记错,你前脚刚出京办事,她后脚就急忙地成亲了,这算啥?”

“你知道个什么?”魏羡渊抿唇,下巴微微绷紧:“她一定有她自己的苦衷。”

苦个啥啊,都嫁给顾秦淮了还苦?杜未央撇嘴,泄气地往桌上一趴:“想这些有什么用,咱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为什么做不了?”魏羡渊道:“他们不来,我们还可以过去。”

啥?杜未央跟通电似的瞬间蹦跶了起来,瞪着一双杏眼看向他:“我们怎么去?”

“走过去啊,你还想飞过去?”

“可是,我爹说呆在这儿不要随意走动的。”

“我爹还说跨出这个门打断我的腿呢!”魏羡渊嗤笑:“你也信?”

低头认真地想了想,杜未央勉强点头:“那你把我绑出去吧,这样万一被发现了,我还能全推到你身上。”

魏羡渊:“……”

这年头人不要脸都这么光明正大了?气极反笑,他起身甩了袍子就走!

“魏大哥哥!”飞扑过去就抱住他的大腿,杜未央可怜巴巴地道:“你不能就这样扔下我啊!”

“不扔下你,等着你把罪名全扣给我?”魏羡渊斜眼睨她:“做梦!”

“别这样嘛,同是天涯沦落人,您就带我一程,我找不着公主府的路。”

“找不到路你上回还能去炸了人家礼堂?”

撇嘴站起来,杜未央小声嘀咕:“去的时候是跟着别人去的,回来是你跑到我家附近我才认识路的,现在这个情况,你让我一个人怎么过去嘛!”

沉默地盯着她,魏羡渊皱着眉头,目光里满是嫌弃。

软的不成,那只能来硬的了。杜未央轻哼一声就变了脸,往凳子上一坐,翘起二郎腿:“不带我去也可以,你去你的公主府,我就去魏府,到时候就看是你跑得快,还是魏将军的刀快了!”

你说这长得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怎么就一副流氓行径呢?跟谁学的?

魏羡渊抱起胳膊,很是不爽地道:“你觉得威胁我有用?”

“拿别人威胁你没用,可拿魏将军的确就有用啊!”得意地轻晃着脑袋,杜未央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不然你就走啊。”

魏羡渊眯眼,很是想不明白:“你哪儿看出来我最怕我爹的?”

“不是看出来的,是听魏羡鱼说的。”杜未央耸肩:“忘记告诉你了,我跟羡鱼关系还不错,一起做东西的时候,闲着没事,她经常说起你。”

魏羡鱼,魏羡渊的亲妹妹。

有点意外,魏羡渊转头去她旁边坐下:“她都说我什么了?”

“说你欺负别人,被魏将军用家法,或者是私会祁玉公主,被魏将军用家法,再或者是几天不回家,被魏将军用家法。”

其实托魏羡鱼的福,要不是她有次带了魏羡渊的画像来,那天在公主府里,她还不一定能认出魏羡渊。

黑了半张脸,魏羡渊没好气地冷哼:“吃里扒外的小混账,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闲得无聊提起的。”杜未央道:“她还说,要是有一天遇见你,被你欺负的话,一定要把魏将军搬出来!”

谁欺负谁啊?魏羡渊哭笑不得:“杜小姐,从认识你到现在,你毫发无损,我肩上还有个血窟窿没痊愈。”

“那是老天开眼。”杜未央鼓了鼓掌。

一拍桌子,魏羡渊拔腿就走!

“哎哎哎!是意外,都是意外啊!”连忙拉住他,杜未央嘿嘿了两声:“我还有东西想给顾大哥呢,要是现在不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看见他,所以你就帮帮忙,带我一起吧。”

东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没换的这身衣裳,魏羡渊道:“你还给他做了什么东西?”

扭头去把屋子角落里放着的大包袱抱了过来,杜未央骄傲地道:“这些都是要给他的!”

魏羡渊:“……”

敢情她离开杜府收拾这么大个包袱,没一个是给她自己的,都是要送给顾秦淮的?

唏嘘摇头,魏羡渊觉得,有这么个傻姑娘对他一心一意的,顾秦淮为何还非想娶公主啊?娶了这丫头,他们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行了,走吧。”转身出门,他摆手道:“东西自己背。”

杜未央撇嘴,心里也明白这厮上次帮她拿包袱只是想在长辈面前挣表现,于是自顾自地扛起包袱,嘿咻嘿咻地往外走。

她以为魏羡渊说的“去公主府”,是从大门进去,递名帖啥的,结果没想到,这厮是直接找了一处院墙,“咻”地一下蹿进去了。

公主府里张灯结彩,红绸未消,看样子他们想捣乱的婚事还是顺利进行了。

魏羡渊皱眉,捏紧了手里的杜未央。杜未央也皱眉,捏紧了手里的包袱。

婚事顺利进行了的话,那他们……

来不及多想,旁边有守卫巡逻,魏羡渊飞身直往公主寝院而去。

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寝院关着门,外头一个丫鬟都没有。魏羡渊有点不好的预感,站在门口没动了。

“你停下来做什么?走啊。”杜未央道:“那屋子里肯定有人,我听见声音了。”

手紧了紧,魏羡渊垂眸问:“你听见什么了?”

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杜未央耸肩:“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咿咿呀呀的。”

松手把她放下来,魏羡渊扭头就想走。

“哎?”杜未央一把拉住他:“你去哪儿啊?这都到门口了,你不想进去看看啊?”

“突然不想了。”嘴唇有点发白,魏羡渊摇头:“你也别去了,我带你回去。”

“那怎么成!”杜未央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好不容易到这儿了,我说什么也要把东西给他。”

说完,立马就往主屋的方向跑。

魏羡渊神色复杂,很想扔下她不管,可看她那跌跌撞撞明显不会武功的样子,还是慈悲为怀地跟了上去。

“啊……秦淮……”

一声喘息,如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响,听得门外的杜未央瞬间僵硬了身子。

这是……在做什么?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都已经是夫妻了,还不肯同我多说话?”

“说什么?”沙哑的声音,带着点点调笑,宠溺无边。

心里“咚”地一声,杜未央的脸也白了。

顾秦淮和萧祁玉在里头,就算不通人事,听这声音也该明白一二。杜未央的包袱倏地就脱了手,魏羡渊连忙伸手接着,沉甸甸的一坨,接在了手里,也像压在了心上。

房间里一片调笑之声,杜未央呆若木鸡,一动不动,魏羡渊只好将她搬去后院窗户后头,以免过路的丫鬟撞见。

屋子里好一番折腾,终于是停歇了,萧祁玉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看着旁边的顾秦淮问:“要去一趟魏家别院吗?”

顾秦淮闭眼。

“不想去?可是你不是一向跟那杜家小姐有交情么?”半吃醋半打趣,萧祁玉道:“去问问看什么情况也好啊,突然就要成亲了。”

“与我无关。”轻轻吐了这四个字,顾秦淮翻身下床,披了衣裳慢悠悠地整理仪容。

“也是。”萧祁玉点头,往被子里一缩,眯着眼睛笑道:“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许多看一眼,你也不许多看别人一眼。”

回头看她一眼,顾秦淮摇头,脸上带笑,满是宠溺:“你可以自己去。”

哼哼两声,萧祁玉嘀咕道:“我又有什么好去的?不过跟魏大公子交情不错,不去问问好像也没道理,要不就明日过去一趟吧,顺便问问他要什么贺礼。”

“替我。”

“明白明白,替你也问。”萧祁玉咯咯直笑:“你这人,真是惜字如金。”

屋子里气氛融融,像春日骄阳照着。

可屋外却是寒风凛冽,吹过魏羡渊冷如冰霜的脸,吹到杜未央通红的鼻头和双颊上,让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

“啊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