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请别太过分》季芸萱霍云景全本在线阅读

2022-11-22 15:31:13 主角:季芸萱霍云景 作者:柚子
霍少请别太过分 连载中

霍少请别太过分

作者:柚子 主角:季芸萱霍云景

《霍少请别太过分》季芸萱霍云景全本在线阅读

《霍少请别太过分》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季芸萱霍云景的小说叫做《霍少请别太过分》,它的作者是柚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季芸萱,我不准你死,你听到没有,我不准。”意识模糊之前,她仿佛又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季芸萱绝望的阖上眼眸,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她害死了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他这么希望自己死,怎么还会来看她?...

《霍少请别太过分》小说试读

唇角恶劣的勾起,戏谑的看向她,他眼中的讽刺宛如一把刀一般深深刺进她的胸口。

季芸萱的目光被深深刺痛。

“我没有。”她死死咬唇。

看着男人绝情的模样,她不禁感到可笑。

她不会了,再也不会在爱上这个男人了。

只要想到前世她所受的折磨,她的心倏然凉了半截。

季芸萱面色冰冷,她的眸中没有热河温度,“我不会喜欢你了,霍云景,之前是我眼瞎爱错了人,以后,我……季芸萱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再也不会了。

闻言,男人黝黑的瞳孔一凌,不知道为何听到季芸萱的话,他的心仿佛猛的被扎了一下,愤怒一下子涌上心头。

他猛地上前,将季芸萱摔倒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喜欢我?你也配。”男人的脸阴沉的可怕。

心里有一股可怕的占有欲在控制着他。

他将女人压在床上,脑中有一种想要狠狠的欺负她的想法。

看着女孩**的红唇,下意识男人直接贴了上去。

“唔!”绯红的唇被人叼住,她猛的睁大瞳孔。

霍云景突如其来的举动吧季芸萱吓了一跳。

上一世他对她避之如蝎,即使不小心被她碰到,突然都会皱着眉狠狠将她羞辱一番,而如今这个男人居然在强吻她?

她不断捶打男人胸口,想要将人推开,获得的却是男人更粗鲁的对待。

男人在她唇上撕咬,宛如猛虎扑食一般疯狂,毫无温柔可言,季芸萱疼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霍云景宛如疯魔一般撕扯她的衣服,密密麻麻的吻落入她的颈间,胸口。

她心头莫明一慌,眼泪更如崩塌的洪堤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掉,“霍云景……不要……”

他的嘴角被女孩咬破,鲜血溢满口腔,一股腥甜传来,男人仿佛因此变得更加兴奋。

“不,不要。”她的声音十分沙哑,那张精致的小脸现在惨白的可怕,“霍云景,脏。”

情急之下她口无遮拦,果然,霍云景停了下来。

“季芸萱你刚才说什么?”霍云景那双浩瀚如夜的眼眸越来越深,他凌厉的目光直刺她的心脏。

她嫌他脏?

这个女人她也配?

季芸萱抬眸,眼睛因为哭得太久有些红肿,她瘪着小嘴,此刻看上去竟有点像被欺负惨了小白兔的模样。

然而季芸萱并不是什么小白兔,她更像一只将利爪藏起来小野猫,乖巧顺从的背后尽是鲜为人知的危险。

“脏,霍云景你真脏。”梗着脖子,她怒道。

倏然,男人脸色铁青,他深沉的目光中带着浓浓怒火,“那我倒要让你看看我脏不脏。”

说着,赌气般,他便又要去撕扯她的衣服。

季芸萱没想到霍云景真的想要强行要了她,一瞬间恐惧蔓延全身,然而她已然没有力气推开他,最后只能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任由男人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

绝望的阖上眼睛,她自贬道,“霍云景你不是最在乎南宫玥吗?跟我做,你不觉得恶心吗?”

她的声音很小,小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季芸萱……”回过意识,他的眼深邃冰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阴冷幽深的无底深潭。那里除了黑暗再无其他,没有一丝温度。

放开她,他嫌恶的和季芸萱拉开距离,恍如她就是一种病毒一样让人感到恶心。

“季芸萱,你有什么资格跟阿玥比?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我连看一眼都嫌脏了我的眼。”

脏了他的眼啊!这样的话她听了一世,如今再次听到她的内心竟毫无波澜,甚至觉得很是可笑。

“是啊!我就是这么恶毒的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自嘲般的勾起唇角,眼底的苍凉尽显,“你说啊,像我这么恶毒的女人怎么不去死呢,如果死的不是南宫玥,是我……多好。”

闻言,霍云景目光一痛。

他自己认为自己是爱南宫玥的,可是为什么见季芸萱这样,他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有这么一刻他想将面前的女孩抱在怀里,轻声安慰她,告诉她‘你不恶毒’。

然而他做不到。

两人相视无言,直到房间那道门被人推开,一抹俏丽身影出现在两个面前。

进来女孩见季芸萱衣衫不整,身上还清晰印着男人留下的暧昧痕迹,嫉妒仿佛要从眸子的迸发出来一般。

反应过来,南宫雪眼睛通红,眼泪就流了下来,“景哥哥,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姐姐。”

而,季芸萱看着面前的女孩,惨白的小脸此时看着更加惨淡,她那双清澈通明的眼眸中的恨似乎是要将她粉碎一般。

南宫雪!那个毁掉她一生的恶魔,那个比霍云景还要可恨的女人。

怒火仿佛在胸膛燃烧,她紧握的双手指甲已然陷入肉里,强忍着怒意她看向南宫雪。

“小雪!”霍云景眉头轻蹙。

“景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说着,她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带芸萱去看姐姐,姐姐也不会……都是我的错,景哥哥你怪我吧,是我害死了姐姐。”

“芸萱我知道你喜欢景哥哥,可是姐姐对你这么好,你别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呢?”

她哭得撕心裂肺,眼泪恍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拼命的往下掉。

看着面前卖力表演的女人,季芸萱淡漠的勾唇,她想若不是上一世见识过南宫雪的演技,现在恐怕也会像霍云景一样为南宫雪感到心痛吧!

她目光冷冷扫在南宫雪身上,南宫雪见状不由被她眼神吓了一跳,心竟有些虚的不自觉向后退去。

“我怎么对她?”还有些声音没有半分的起伏,却薄凉到了骨子里,令人打心底里发寒,“南宫雪,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心底清楚。”

对上季芸萱犀利审视的目光,南宫雪心底一慌,她强压住心底的惊恐,依旧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我不懂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