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王的废物王妃沈千伊慕凌天 寒王的废物王妃全文阅读

2021-06-10 09:38:43 主角:沈千伊慕凌天 作者:佳佳
寒王的废物王妃 已完结

寒王的废物王妃

作者:佳佳 主角:沈千伊慕凌天

寒王的废物王妃沈千伊慕凌天 寒王的废物王妃全文阅读

《寒王的废物王妃》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沈千伊慕凌天的小说叫做《寒王的废物王妃》,它的作者是佳佳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年前她跌落池塘生死不明,他死守边疆面毁身残!从此,他与她成了全京城废物的代表!大婚当日,她先是被休又被赐婚,世人皆笑之——废女废男乃良配!她被逼落大海,他指天发誓,此仇不报,生死不休!失去记忆,对她一脸嫌弃,又臭又脏,他当初怎么看上她的?小宝道:爹,据说是你撬了娘前未婚夫的墙角!...

《寒王的废物王妃》小说试读

寒烟脸色绯红地站起身来,“主子,若不是奴婢知道你是个女人,真的会以为你是哪家的纨绔公子!不过,奴婢听说您那位新任未夫婚的脾气不大好,您真的要在这里钓凯子?”

沈千伊双眉一挑,寒烟咽了口水,一溜烟没影了!

然而,沈千伊再看向楼下的时候,却发现那男人不见了!

沈千伊起身,却猛的僵在那里,只觉得腰侧被一把冰冷的利器顶住!

“阁下,刀剑无眼,小心小心……”沈千伊小心翼翼地,在感觉那利器没有再进一步的打算后,慢慢转了脑袋,看着那一袭黑衣,脸上挂了一抹苦笑,“傅某自认没有得罪您吧?”

一个晚上,碰上两个武功高于自己的人,还真是让人不痛快!

“嗯,在下来此只是想与傅公子谈笔生意而已?”那人声音仍旧冷淡,收了手中的匕首,直接坐到了椅子里,倒上一杯美酒,品了一口便放下了杯子,一脸的嫌弃!

世人皆知这绝世的第一公子傅紫河最是个怜香惜玉的主,这名满天下的第一舞坊中的台柱子,寒烟姑娘可从来是不陪客人的,但,只要傅紫河在此,寒烟必随身相侍!

“说说看是什么样的案子?”

沈千伊也坐了下去,端着酒杯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对这个男人,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甚至于有超于慕凌天的趋势!!

黑衣人双眉紧锁,“如果傅公子别用这么饥.渴的目光看着在下,在下会十分感谢!”

“噗!”沈千伊口中的酒差一点喷在他的身上,急忙拿起桌上的巾帕擦了擦嘴,“抱歉抱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多看几眼,并无其它意思!”

那男人似乎很不喜欢沈千伊这种调调,不在看她,则是从杯中拿出一打银票拍在了桌上,“我要——太子妃强占亲妹产业的流言越传越凶;我还要——明天一早的早朝之上是参沈相爷教女无方、养女不良的折子!”

呃……如果刚才是喷出去,这次,却是呛回来!

沈千伊收敛心神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她自认不认识他,可,他为何要帮着自己?

“这案子又不难,银子还这么多,傅某不接岂不是傻子!不过,容傅某有个小小的疑问,阁下与沈府有仇吗!”谁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是吧,更不要说,她今夜出来与他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

“据在下所知,傅公子向来是只见银子不问事的,看来,传言也并非如此!”那人眼里露出一丝嘲讽,随后又道,“傅公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好好办事!”

好不狂妄!

有那么一瞬间,沈千伊的眼前,浮现了慕凌天的影子,因为就刚刚一瞬的气势,太像了!

可,沈千伊很肯定他的脸不是易容的。

沈千伊双臂环胸,看着他走出房间,走下楼,走出舞坊,甚至都没有惊动任何的人,脑中快速的思考着,这人到底是谁?

“属下见过主子!”悄无声息地,一道黑影出现在沈千伊的身后!

沈千伊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来人道,“请主子责罚,属下将人跟丢了!”

沈千伊摇头,“这不能怪你!”

以她的身手与那人过了三十几招都有些吃力,元修跟丢了,也正常!

这也就更能说明,他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

接着又道,“先前让翠竹传消息给你,可查出最近京中有何异动?”

元修道,“回主子,一切正常!”

沈千伊抿紧了唇,她自是相信元修带领的团队,既然一切正常,那么也就能与自己猜测的放到一起,看来,有必要对京中人员的底细再深挖一下了!

“元修,好好查一下寒王这次回京都带了什么人?咱们既然做的是这一行的生意,就一定要将所有的信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是,属下晓得!”元修恭敬地回道。

看着眼前这个化身为男子的女子,心底由衷地佩服。

她不但头脑聪明,身手更是了得,最主要的是她对手下是一百二十个相信!

沈千伊想起被扔到小倌馆门前的楚惠蕊,于是嘴角一扬,一条毒计计上心来,对元修耳语几句,便将桌上的银票抓过来全数递给了他,“给兄弟们发些奖金好喝酒!”

元修话不多,接了过来,便闪身离开了做事去了!

妙舞天下的舞台上,姑娘们跳的**性感,出来消遣的男人们双眼放肆地盯在她们的身上,就如苍蝇看见肉一样,可,无人敢在妙舞天下放肆!

据说,傅紫河是这里的长客,可别看天下第一公子总是笑对所有的人,可他的狠辣无人敢试!

看着楼下火热的场面,沈千伊一口一口饮着杯中的酒,笑的一脸荡漾!

唔,沈青禹,看看咱俩谁厉害!

翠竹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饮酒如饮水般的主子,默默叹了一口气,唉,遇上个贪杯的主子,作的就是给她当奴才的自己啊!

“你该不会装鬼吓虎那小子去了吧?”沈千伊挑起嫣红的双唇,看着晚到的翠竹,笑的一脸得瑟,更是伸手一勾就将寒烟搂到了楼里上下奇手!

不公平啊,凭什么都是女人,这个长的这么大,她却那么小?

“呃,知奴婢者主子也!”翠竹笑兮兮地坐下来,对她主子调.戏寒烟视若无睹,专心地进攻着满桌子山珍海味,反正不吃也是浪费!

要知道,那小子在当铺敢对自家主子不敬,就一定要收拾了才行,嘿嘿!

而此时,吴婆子家里,吴玉已吓的小便失.禁、口吐白沫晕倒在床上人事不醒了。

没办法,恁谁睡的迷迷蹬蹬起身想那个啥的时候,看到个血肉模糊的半拉脑袋对着你直笑,你还能视若无睹、安然无恙!

******

早朝

越皇面色肃穆地看着文武百官,龙案下已散落了一堆的奏折!可见刚刚越皇定是发了不小的脾气!

“怎么,都没话说了?刚才不是都挺能讲的吗?”越皇声音没什么起伏,双眼从百官头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沈青禹的身上!

沈青禹站在百官之首,可额上已是冷汗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