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by糯米肉丸 南姝顾斯冕阅读全文

2022-08-04 11:18:54 主角:南姝顾斯冕 作者:糯米肉丸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 连载中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

作者:糯米肉丸 主角:南姝顾斯冕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by糯米肉丸 南姝顾斯冕阅读全文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南姝顾斯冕的书名叫《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是作者糯米肉丸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氏大厦,地下停车场。当先的男人面容冷峻神色肃然,他的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袋,高视阔步的走向那辆黑色加长劳斯莱斯。...

《继承家产后马甲大佬身份瞒不住了》小说试读

秦氏大厦,地下停车场。

当先的男人面容冷峻神色肃然,他的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袋,高视阔步的走向那辆黑色加长劳斯莱斯。

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恭敬的打开后座车门,直到男人坐定,车门发出轻微的响声关合。

候在车旁的闻扬这才坐上了副驾驶位,随着车子启动,他侧身汇报,“三爷,已经排查过监控,暂未发现异常。”

沉默之下,闻扬看向后视镜,后座上的三爷已经打开了那份文件袋。

这份文件袋今早突兀的出现在办公桌上,而三爷的办公室除了他以外,便是许颖这位秘书长能进入。

闻扬还记得看到这份文件袋里面的内容时,所产生的那份震惊复杂的心情。

也许三爷现在需要一段恢复镇定的时间。

此刻,后座上。

秦砚钦视线中全被面前这份资料档案侵占。

“南姝,18岁,生日2月10号,身高169cm,澳城八中高22届毕业生,以700分高考成绩考入帝京科学技术大学,单亲家庭。”

文件袋中装有除了这份关于南姝的档案外,还有另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书。

报告书鉴定,他和这个叫南姝的少女是父女关系。

换言之,他秦砚钦在43岁仍旧未娶的单身状态下,突然多出了一个18岁的女儿!

别说,看这相片是有些他年轻时候的风采。

“派人去澳城调查,尽快给我结果。”

闻扬点头记下,又听三爷平静的说,“秦奉贤最近又开始不安分了,多派些人保护小隐。”

“三爷放心,大少爷那边我会增派保镖。”

没有等到回答,闻扬看去,三爷已经闭上眼睛假寐。

不过那双手一直搭在膝盖骨上,似乎彰显着其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车厢内再次归于沉默,不知过了多久。

开车的保镖突然开口,“三爷,有两条尾巴一直跟着。”

秦砚钦睁开眼,眼色清明没有半分睡意,便见一丝狠戾快速划过眼底,这些年秦奉贤的小动作不断。

今天收到这份文档,离开公司便有尾巴跟随,秦砚钦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也被惹出了点脾气,“下道,我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三爷,下道会进入西麓立交,立交错综复杂,我担心他们是有备而来。”

秦砚钦嘴角噙着冷笑,“无妨,是骡子是马遛遛就能知道。”

很快车子下道,在进入西麓立交桥后,后面的两辆车突然加速追了上来。

在这立交单行四车道上,两辆车一左一右将黑色加长劳斯莱斯夹击。

“果然是有备而来。”

“三爷,坐稳了!”

面对这种情况保镖也发了狠,车子猛然提速,三辆车瞬时上演了一出你追我赶的追逐战。

轰轰轰~

突然,跑车马达的声音穿透了车窗玻璃,一辆红色法拉利以超速飘逸的姿态蹿了进来。

四辆车并列而行,随后红色法拉利一言不合就用车身撞击在了左边的黑色轿车上,这一撞黑色轿车瞬时撞击到了道路护栏上。

法拉利再次提速,绕到了右边追赶上了右边这辆黑色轿车。

“草!”这是打哪里来的亡命徒!

黑色轿车司机暗骂一声,他自认他也是个亡命徒,不然也不会接下这趟活。

劳斯莱斯车内,秦砚钦微眯起双眼,漠然下令,“夹过去。”

然这话音刚落,法拉利就已经凶猛的直接用车头怼了黑色轿车的车尾。

“……”

秦砚钦呵了声,“年轻人呐。”

两辆轿车都被迫撞到了护栏而停下,法拉利却是速度不减,直接扬长而去。

“跟上去,这里让人处理,对方既然出手帮忙,总不能让交警找他麻烦。”

闻扬了然,“三爷,我已经做好安排了。”

一路追着红色法拉利来到一间宠物猫咖啡厅,那辆红色法拉利驾驶室上走下来一个年轻高挑的少女。

看到她的瞬间,秦砚钦眉头一蹙,南姝?

前不久他才拿着她的资料,这一刻竟然亲眼见到了真人,还目睹了她那充满野性和疯狂的车技。

秦砚钦在这秒罕见的有些失神。

南姝没有给劳斯莱斯多余的眼神,径自走进了咖啡厅。

闲来无聊时她都会来这间店坐坐,一边看书一边撸猫。

“南小姐,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南姝点头,落后几步进来的秦砚钦便听到这话,再看到她旁若无人的走向一处隔断间卡座,他对店员说,“和她一样。”

随后迈着大步来到了卡座,近距离细看南姝,秦砚钦发现她比想象中的还要精致漂亮。

是那种看一眼就戳在了他心坎里的容颜,甚至内心里有着一股陌生的亲近感。

他有些恍惚,这张脸和记忆深处的那张脸明明没有过多相似处,可他却从中看到了那张脸的轮廓。

“我可以坐在这吗?”

他问着,尽管克制,可声线依旧隐隐有些颤抖。

南姝抬眼看他,“如果你是来说感谢之类的话,大可不必。”

“如果你是来谈谢礼补偿,我那车的损坏你看着补偿当谢礼。”

“……”是张先发制人的嘴。

秦砚钦拉开座椅坐下,他将右手中的文件袋放在桌上,从中取出里面的两份资料推到南姝面前。

眸光深沉的看着她,凝声道,“在谈之前,南姝,我想我需要解释几点。”

略微停顿下,秦砚钦缓和了语气,“这两份资料不是我刻意调查你得来的,至于资料的来处以及真伪,目前我还在调查中。”

南姝面色平静扫过资料,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她只是问,“所以?”

秦砚钦一顿,没料到她会这么回答。

她似乎一点都不震惊、讶异,或者莫名其妙,平静得好像一早就知道了这个真相。

秦砚钦眸色讳莫,幽深笃定,“你早就知道。”

南姝一手撸着窝在怀里的猫,一手将资料推回,“现在谈论这个话题毫无意义,秦先生,血缘关系上我们是父女关系,不代表我会认可接纳你这位父亲。”

“毕竟,你已经在我18年的人生里缺席,而今,我已成年。”

言下之意,不需要他迟来的父爱弥补,也不需要他这位法律监护人来监护。

秦砚钦被气笑了。

他凝声,“不,我觉得你需要监护人的管教。”

一个女孩子开车这么狂野,胆子这么大,明知道危险还敢撞上去,她到底有没有危机意识!

她妈到底是怎么教她的!

想到她的妈妈,秦砚钦面色一变。

若真是他的女儿,那个怀了她生了她的女人是谁?

他这辈子只有过一个女人,但那人已经死了。

不,结合时间和她的年纪,南姝要真是他的女儿,那她的母亲应该是…

“告诉我,你的妈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