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穆乐乐晏习帛_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章节

2022-09-22 09:46:31 主角:穆乐乐晏习帛 作者:花惊鹊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 连载中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

作者:花惊鹊 主角:穆乐乐晏习帛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穆乐乐晏习帛_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章节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小说介绍

主角叫穆乐乐晏习帛的书名叫《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是作者花惊鹊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首富唯一继承人还需要联姻?还是嫁给穆乐乐的死对头?!穆乐乐不舍得气死爷爷,但舍得气死老公!“总裁,太太新婚夜去酒吧。”晏习帛:“卡停了。”“总裁,太太准备跑路。”晏习帛:“腿砍了。”“总裁,太太准备和你离婚。”办公室一瞬间的沉默,晏习帛问:“她想怀四胎了?”最初,穆乐乐用尽了各种办法想离婚,后来,她......

《嫁给死对头后她信任危机》小说试读

第11章

穆乐乐:“积怨太久,我可是他抢走穆氏集团的绊脚石,我当然无法把他当成好人。”

“可是习帛对外,从来都是很亲昵的说起你。在孤儿院,他每次提起你,脸上都是幸福。”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接触穆乐乐,许珞还以为穆乐乐真如晏习帛口中所言,只是脾气骄纵些。

没想到,她是对晏习帛处处提防。

听到许珞这样说,穆乐乐突然想起上次未完而被中断的话,“许珞,你上次说我是你们都羡慕的人,什么意思?”她总觉得晏习帛没和她说实话。

许珞莞尔,虚弱让她多了几抹温柔和悲伤,“因为你不懂我们这些被抛弃的人心中经历了什么样的伤害,一出生就被抛弃,没有人爱,没人治愈,没有自信,活着都觉得我们是多余的。

所以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陪着习帛出现在孤儿院,那会儿你身后有佣人照顾,你爷爷抱你,习帛宠你时,我们趴在窗户边看,羡慕极了。”

穆乐乐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眉头,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还去过孤儿院玩儿过。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娇宠,要不然也不会有如今的臭脾气。

“我们这样的人特别想拥有家人,所以,我在即使知道典典不健康情况下,我也自私的想生下他,给我自己一个家人。”许珞回忆道:“习帛也曾经阴郁过。那是我第一次见习帛,他当时四岁,从他去到孤儿院后就坐在角落不说话,哪里阴暗他去哪里。孤儿院的所有孩子,谁靠近他,他就把那个人打伤。老师,院长都不敢和他接触。后来,在孤儿院了两年,他被穆爷爷收养了。

再见他时,他已经逐渐走出阴影。甚至,主动抱着你去和大院里的小朋友们打招呼,玩儿......乐乐,你知道吗,你当年曾是治愈习帛的光。”

穆乐乐眼眸怔怔的望着许珞,她说的话,让她无措。

“不可能。”穆乐乐否认,但是又找不到否认的理由。

许珞:“不信你可以月中陪着习帛去孤儿院,他每月的中旬都会去孤儿院,看里边的孩子们,给他们资助,还会陪他们。大院里很多人都知道你。”

典典也符合的点头,“是的穆妈妈,我也知道。”

穆乐乐不懈,“我才不去。”

到许珞休息的时间了,穆乐乐拉着典典,“走了。让你妈睡觉,你跟我出门逛街。”

典典看着许珞,再次抱住许珞的脖子,“妈妈,我明天再来看你,你要乖乖听医生的话,病好了把我接走,不能总是麻烦穆妈妈和爸爸照顾我。”

许珞也抱紧儿子,“好,妈妈答应你。”

傍晚回家的晏习帛,看着今日没给他脸色看的穆乐乐,有些意外。“你们今天去哪儿了?”晏习帛问。

穆乐乐:“你管得着吗。”

典典这几日也习惯了穆妈妈嘴毒,他自己跪在地上,在茶几上摆满玩具,这几日每次爸爸问话被呛,他都会暖心的开口,“爸爸,我和穆妈妈今天去医院看望我妈妈了。”

晏习帛看了眼穆乐乐,“说什么了?”

穆乐乐对小家伙挑眉示意,让他说。

小孩子的脑瓜子容量有限,典典皱着脸,心中懊悔,“我妈妈说的太多了,我没记住。”

穆乐乐瞬间就笑了,眼底清凌,眉目展露自然的笑颜,美入心扉。

晏习帛是看着她笑了。

时候不早了,起身去睡觉时,晏习帛站在客厅,俯视着小屁孩,“把你的玩具在哪儿拿的还放回去,才可以睡觉。”

穆乐乐路过他身边,吐槽了句,“毛病。”小时候教育她,现在又教育典典。

不过,典典可比她听话。

小时候的穆乐乐就很倔,说不放玩具就是不放,佣人在一边要动手收拾回去,晏习帛却和她拗脾气到半夜,最后还是穆乐乐输了,乖乖的每次把玩过的玩具放回去。

典典只是听一下晏习帛的话,就乖乖的跑去送玩具了。

傍晚,晏习帛躺在沙发上时,穆乐乐起身在卧室随处晃悠,她偶尔看一眼晏习帛的脸,鼓嘴,捧着一杯水半个小时也没喝一口。

“想说什么直接说。”闭眸假寐的男人开口。

穆乐乐停下脚步,去到沙发边,“晏习帛,我小时候你带我去过孤儿院?”

晏习帛睁开眼睛,看着穆乐乐,“许珞都和你说什么了?”

穆乐乐摇头,“也没说什么。不过,你为什么带我去孤儿院啊?”

晏习帛:“因为你想换哥,让别人当你帛哥。”

“真的吗,我小时候就这么有先见之明了,那后来呢?”

晏习帛看着穆乐乐讨巧的小脸,他生气的不说了,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你睡什么睡啊,起来,晏习帛,你起不起?你不起的话,我就把你银行卡偷了。”

晏习帛似乎真的睡着了,但穆乐乐知道他在装的。

气的穆乐乐小拳头直接落在男人的肚子上,“你就装吧。”

穆乐乐放下一口没喝的水杯,去了床边,蒙着被子也睡觉。

沙发上的男人翻了个身,俊颜含着笑容。

翌日,等穆乐乐睡醒后,家里又没了晏习帛的影子,只有典典一个人坐在餐厅,规规矩矩的等她去吃饭。

家中的几个老佣人,都是一开始就陪在穆家,养着穆乐乐长大。家中突然多一个小孩儿,老年人对典典喜欢的不得了。

“小姐,你过来了,快去吃饭吧,典典都等你好一会儿了。”

“等**嘛呀,他自己不会吃吗。”说完,穆乐乐在睡衣外裹了个风衣,坐在典典的身边,“赶紧吃,不许挑食。”

“穆妈妈,我们今天还去医院看我妈妈吗?”

穆乐乐突然看向小孩儿,她撕着面包片,漫不经心的问:“典典,你好像是在孤儿院住的吧?”

许珞的身体不好,加上又是宝妈,去外边应聘许多公司不收,刚好孤儿院缺人手,这里又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故而便带着孩子住回了孤儿院当护工。

她帮助院长,照顾那些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