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阮芷音秦暮决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2021-06-10 10:54:16 主角:阮芷音秦暮决 作者:沐沉沉
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 已完结

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

作者:沐沉沉 主角:阮芷音秦暮决

《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阮芷音秦暮决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是沐沉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阮芷音秦暮决,书中主要讲述了:某天,沈之乔无意中捡到一个美男,偷偷养在柴房里,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忽然有一天,美男不见了。她被另寻新欢的夫君休弃,无家可归。那个心狠手辣的小暴君却忽然找上了她,“救命之恩,朕要以身相许!”沈之乔:不不不,你不想……小暴君:朕可以帮你虐渣男贱女,灭他全家!沈之乔:容我考虑一下……小暴君:皇后之位,倾国以聘,我此一生只爱你一人。沈之乔:!!!还考虑个毛线,小暴君,来……姐姐疼你!...

《捡回来的少年是暴君》小说试读

沈之乔抽了抽嘴角,这人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哪还有刚才营造的半分仙家之气。

不是都说医者父母心吗?怎么在他这儿,人命就这么不值钱?!

知道他所言非虚,如果她们不在一炷香时间内离开的话,真会死在这里也不一定。

齐慕竹拧紧眉峰,“兰君神医,我乃当朝侯爷齐暮景的胞弟,此番上山……”

“够了!”楼兰君冷哼,“无关你是何身份,即便今日是当今圣上亲自前来,我楼兰君说不治便不治!”顿了顿,“还有半柱香!”

沈之乔听得是火冒三丈,她还真心没见过这么猖狂,外加目中无人又冷血的人类!

他有一身本事,动动手指头救一救人怎么了?!**个屁**!

但是……

“兰君神医,您医术高超,素有能起死回生的美名。”千穿万穿,马屁**,沈之乔顿了一会儿,声情并茂的继续道,“若然事情还有转救的余地,我们也断不会上山打扰。只是人命关天,情态严峻,还请您高抬贵手,出手相救。”

楼兰君轻瞥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救?!”

为什么?

沈之乔愣了愣,傻乎乎道,“因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从不信神佛!”楼兰君挑眉,淡淡看她,似乎在等她更为有利的说辞。

“……”沈之乔咬唇,这人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臭硬得要死!

其实她也疑惑了,救人需要理由吗?需要吗?需要?!

“兰君神医,就当我侯爷府欠下你的人情,还请兰君神医务必随我下山一趟!”齐慕竹绷了绷下颚,说得坚决。

总而言之,他非下山不可!

楼兰君嘴角嚼了一丝嘲讽,轻喃,“侯爷府的人情……”

好一会儿,他眸光微抬,落在沈之乔的身上,“要我下山也不是不可以……”

沈之乔闻言,双眼瞬间亮了,“可以吗?!”

瞳仁儿钝了钝,楼兰君扬唇,“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若是你答应,我便随你下山救人。”

……

侯府景院。

沈之乔闷闷的坐在厢房内,单手撑在榆木桌上。

她们三人紧赶慢赶的,终于在三日之内赶了回来,小四让她在城门口的时候就借故支开了。

之后在将楼兰君送到了铁叔的独院,她便马不停蹄的颠颠的跑去了书房,却没有如期见到想见的人。

以为他在景院,却没有。

最诡异的是,侯府各个地方都张灯结彩,一片喜乐祥和的景象。

凝了凝神,她不过才离开了三日,难不成侯府还发生了什么大事?!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沈之乔一拍桌子,嚯的站了起来。

“夫人……”

“铁叔……”沈之乔挑眉,来得还真是时候,“我正准备去独院找你…”

铁叔摆手,“夫人,适才你走得匆忙,我还未来得及与你说……”

“什么?”沈之乔皱眉。

“今日是端王与尉迟大人千金的大喜之日,侯爷与大少爷已经去了端王府……”说到这儿,铁叔开始有些支支吾吾,“侯爷出门的时候让随侍的人嘱咐我,若是夫人回来,便……”

“怎样?!”沈之乔脸皮动了动,预感不是什么好话,谁让她有错在先。

“侯爷让夫人呆在景院,闭门思过……一个月!”铁叔叹息。

一个月!!!

我勒个乖乖!

好吧,虽然比她预想的少了二个月,但是她都告诉她了,三日之内必定回来,他要去参加端王的婚礼,怎么也要等她回来吧,于情于理她都该陪他去才是,她可是侯府的当家主母啊。

等等,“铁叔,你刚刚说的可是尉迟家的千金出嫁?!”

铁叔点头,“正是。听闻是尉迟公失散多年的女儿,如今好容易寻回,宝贝得紧,这不就许配给了端王,也算是对她的弥补。”

弥补个毛!

沈之乔在心内腹谤,南玥那丫头才被尉迟家认回去几日啊,再想要弥补用得着这么猴急的就把她嫁出去?!

靠之,这姐妹儿也太不靠谱了吧,那日她去男囹馆找她,也没见她告诉她今日成婚之事,到底是她太没良心,太没良心,还是太没良心!

拢了拢眉毛,不过这“端王”二个字,她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

端王府的喜事,自然是达官贵胄,名门淑媛的聚集之地。

沈之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骗过了门口的礼卫,溜了进来。

开玩笑,今天这么大的日子她怎么可能乖乖听话傻兮兮的在家闭门思过……要思过也得等南玥那娘们成了婚再说。

以往只是不想忤了阿景的意,他生气便禁她的足,她想要他高兴,便几日几日不出门便是。

若换做她执意要出门,侯府内哪个敢拦着她?!

不去管周围人在她身上停留打量的目光,一双灵动的大眼不停的在喜气的大堂内逡巡。

嘴角微微上扬,马上就要见到他了……

“吉时已到,新人行礼!”声音有些尖,有些细。

沈之乔一愣之后,抿唇轻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她倒是赶上了!

与此同时,来参见婚礼的人流也开始自主分站到主堂两侧,纷纷看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