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顾柒染夏侯封诀小说全文

2021-05-04 15:37:51 主角:顾柒染夏侯封诀 作者:鸡蛋煎饼仔.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连载中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作者:鸡蛋煎饼仔. 主角:顾柒染夏侯封诀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顾柒染夏侯封诀小说全文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是鸡蛋煎饼仔.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柒染夏侯封诀,书中主要讲述了:旁人穿越都是魂穿,顾柒染不一样。她是直接从天而降——李代桃僵。不等她适应,刁难丫鬟即刻逼她“和亲?”冷傲王爷把她扔马圈,狠毒皇后还想一杯毒茶害死她!?顾柒染忍无可忍,“本姑娘看着好欺负是吧?”索性仗着医术高明收拾完一堆烂人,逍遥自在的支个小摊,给穷苦人家看看病。但这位看上去脑子不太灵光的患者,怎么老喊她娘子?还有哪位说她八辈子都没福气的王爷又贴上来做什么?白天玩命,晚上玩心跳,明争暗斗,波涛汹涌。眼看着前狼后虎,小顾双眼一闭,“爱谁谁!”...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小说试读

敲门声响起,顾柒染迅速将衣衫拢好,白芷才走到门口去开门。

门外是个嬷嬷,“王爷命奴婢给王妃送药。”

白芷含笑,“多谢嬷嬷。”她伸手就要接下嬷嬷手中的托盘。

却不想,那嬷嬷竟然后退一步,对上白芷疑惑的眼神,她低垂着头,“白芷姑娘请见谅,王爷吩咐奴婢,亲眼看着王妃将这药喝下去。”

这话一落,白芷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看不出恼怒,但总归心情不会太美好。

“拿进来吧。”顾柒染声音清冷之中透着沙哑。

白芷身上僵硬,在听见顾柒染这话之后,还是将手伸到嬷嬷面前,“交给我吧!”

声音清清淡淡,但那嬷嬷却还是从白芷的声音里听出了威胁的味道,将托盘递到白芷的手上。

白芷欲要关门,又被那嬷嬷拦下,对上白芷恼火的眼神,嬷嬷也毫不退缩,“还请白芷姑娘不要让奴婢为难。”

顾柒染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些幽怨,“白芷,何苦为难一个老人家。”

白芷这才转身,却是将那碗药放到桌上。

嬷嬷正要说话,却被顾柒染打断了,“白芷,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白芷抬头,就看见顾柒染眼眶醺红,她身上一僵,“公主?”

“嬷嬷亦是身不由己,莫要让她为难了。”顾柒染声音幽怨之中,也带了几分认命。

为什么说“亦是”,自然是因为她同样如此。

听得这话,那嬷嬷抬头,感激的看了顾柒染一眼。

顾柒染朝她虚弱的笑笑,低头示意,只是微微颔首时,她脖子上的红痕,在嬷嬷面前暴露无遗。

这般**的风光,让嬷嬷眼前一暗。

顾柒染才一脸哀伤的看着白芷,“拿过来吧,既然是王爷的命令,又岂是你我能够违背的?”

白芷总觉得,今日的顾柒染有些奇怪。

但又想想,任是谁,才刚刚受了宠幸,就被自家相公送了一晚红花汤来,还能保持冷静吗?

这样一想,又觉得顾柒染的表现也算是正常了。

她哪里能想得到,顾柒染的内心,不仅不如他心中所想这般期艾,反而还有些欣慰。

正好不用她自己多费心思了呢!

这想法当然不能被白芷看出来,不然又要被白芷拎着耳朵抱怨了。

只见顾柒染从白芷的手上接过那碗红花汤,面上露出一丝苦笑,而后抬碗,一饮而尽。

“公主?”看她那般模样,白芷忽然有些心疼了。

顾柒染将空碗倒过来,给等在门口的嬷嬷看了一眼。

那嬷嬷才福身行礼,“奴婢告退。”

顾柒染眼眶通红,已经笑不出来了,却还是朝那嬷嬷道了一句:“嬷嬷慢走。”

嬷嬷脚步一顿,而后以更快的速度离开,看背影,已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你,没事吧?”不要说那嬷嬷了,就连白芷也没见过顾柒染这般模样。

顾柒染朝着白芷扬了一个笑脸,“没事啊。”

白芷看着那张和往常无异的笑脸,只觉喉头好似被什么东西梗住了一般,“你若是,不开心,就哭出来。”

顾柒染眨眨眼睛就明白了白芷的意思,不由觉得好笑,“有什么好哭的?”

她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好哭的,一碗红花汤,恰好也解了她的后患之忧。

白芷却不这么想,她看见了方才顾柒染红着眼眶忍着伤心喝下那碗红花汤的样子,线下就算顾柒染表现的再无所谓,她都不可能觉得顾柒染真的无所谓。

“白芷,我想沐浴,你能帮我准备一下热水吗?”昨晚,夏侯封诀应该是帮她处理过的,不过也只是用帕子胡乱擦拭一番,此时她身上还有些不舒服。

白芷却只以为,她是想要自己待一会儿,点头应下,便退了出去。

为了让顾柒染自己待一会儿,消化方才的难堪,热水来得比往常都要慢上许多。

顾柒染靠在床边,迷迷糊糊又睡了一觉,白芷才敲门回来。

得了允准,白芷推开门就看见顾柒染的眼睛红红的,便私以为顾柒染到底还是哭过了,只是面上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哪知道顾柒染只是还没睡醒,导致的眼睛略有些红肿。

泡在热水里,顾柒染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白芷,你有没有觉得,夏侯封诀就是个大猪蹄子?”

“什么蹄子?”白芷不是没听见,但是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哪有人用那种东西来形容一个人的。

“大猪蹄子!反正就不是个好东西!”顾柒染面上终于露出了些愤愤不平。

她自己不想和夏侯封诀那死狗男人生猴子,自己想吃后悔药,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但那死狗男人派人送来一碗红花汤是什么意思?那一夜的炙热,亿万小蝌蚪,都喂了狗吗?

我呸!说谁是狗呢!

想到这儿,顾柒染又“呸”了一声,而后恶狠狠道:“不负责任的狗东西!”

“不管怎样,你也别忘了自己的职责。”白芷的声音轻飘飘传来。

顾柒染瞪大了眼睛转头,“白芷啊,上天给了你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但是,你是瞎了吗?”

那死狗男人都在事后给她送红花汤了,还能让她生下什么世子?

她看白芷是想瞎了心吧!

白芷也觉得这个时候和顾柒染提这件事情,多少有些残酷了,但“这就是和亲公主的任务。”

一个公主嫁过来,并不能成为两国邦交友好的纽带,只有诞下一个留着两国血脉的孩子,两国永结秦晋之好,才能成为一句看起来不那么虚的谎话。

“白芷,你是疯了还是想让我死!”顾柒染瞪大了眼睛控诉,指着桌上摆着的碗,“那装红花汤的碗可还在这里摆着呢,你现在和我说生孩子的事情,这合适吗?”

狗屁世子,她就算想生,也要看夏侯封诀那死狗男人愿不愿意吧!

“要不然,你有办法让我不用喝那红花汤啊!”

白芷闭嘴了,她没有办法,但她更有办法让顾柒染也闭嘴。

被白芷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顾柒染怀疑,自己敢再说一句反驳的话,白芷那捏得咔咔响的拳头,下一秒就会照着自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砸过来,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嗯,她顾柒染是个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