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庄秋章言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2021-01-07 17:38:07 主角:庄秋章言 作者:肆水化
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 已完结

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

作者:肆水化 主角:庄秋章言

《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庄秋章言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由肆水化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庄秋章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七月的傍晚,天还没完全黑下去,天空中就亮起了点点繁星,街道两旁的路灯早早的就亮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多都是晚饭过后出来散步的。...

《娇妻逃婚:总裁溺爱有点过》小说试读

还有人说:“恶毒的人**。”

没有一个人替她说话,没有一个人冷静下来分析事实,所有人都像是上了战场的斗鸡,红着眼挑庄秋的刺,见缝就啄。

甚至还有人在下面破口大骂,还有人说这家店有点眼熟的,还有人说店主这么没素质,开什么店,赶紧倒闭了算了。

字字诛心,句句带钩,直往庄秋心里戳,一戳就是一个血窟窿,往外汩汩冒血。庄秋看着手机,静静坐在沙发上,忽然觉得屋子里冰冷无比,就像是久不见天日掩埋在冰霜冻雪之下的冰窖,冷极了。

庄秋忍不住想,她是不是真的错了。

她是不是真的不该单枪匹马地去和庄嘉琛姐弟斗,仅仅一天多,这个事件就发酵到了这种无法收场的地步,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主办方那边说是要回去查清核实,却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网络施暴,不管庄秋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真正去听她说,只会不断有人来喷她,来骂她,来诅咒她。

庄秋僵硬地坐着,不知所措。

她开始想顾伯,她开始想鲁野,她开始想章言,她在想他们对她说的话,她忽然就迷茫了,她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新睿。

宋宏瑞刚刚送走天齐前来汇报进度的人,就被章言叫了过去。

宋宏瑞暗暗叫苦,对于一部手机来讲,除了中央芯片和处理器那些核心技术,最重要的也就要数电池了。

而天齐正是负责这一块的工作,因此,天齐的人来汇报工作他一点都不敢懈怠,刚刚才将人送走,他正准备放松精神歇息一会,就被章言叫了过去。

还没彻底放松下去的精神立马就又绷起来了。

宋宏瑞走进章言的办公室,道:“章总。”

章言手里拿着一本项目书,里面的内容有些枯燥,他看不下去,揉着眉心,问道:“天齐那边怎么样?”

宋宏瑞道:“一切都还算顺利,按计划来,明年我们的新品发布会能准时召开。”

这么多日子来,章言总算听到了一条好消息,他舒了一口气,又道:“你看微博了吗?”

宋宏瑞不知章言这是在诈他看他有没有在工作时间玩手机,还是在真心问他事情,不过就算章言在诈他,他也确实没玩手机,便道:“没有。”

章言神色还是那样,他道:“你现在看。”

一时搞不明白章言是什么意思,宋宏瑞僵硬了一瞬,没动。

章言神色疲惫:“不扣工资,看吧。”

见状,宋宏瑞才放下心来,拿出手机,点开微博,刚看第一眼,就愣了。

庄秋最新发的那条微博经过无数人转发,现在他的首页全都是转发这条微博的,一边转,一边评价,但都不是什么好话。

宋宏瑞一边往下划,一边心惊。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章言,不敢说话。

章言道:“真难。”

宋宏瑞激灵了一下:“什么?”

章言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叠撑住下巴,他眸光含混着一股阴冷的光,背后是阴沉灰暗的天,这么对比下来,章言就像是末世的帝王,像是在谋划一场生死大战。

章言忽然缓慢开口:“你说,我能做些什么?”

宋宏瑞抬头瞥了一眼章言,又立即收回目光,道:“章总,我建议,您最好不要出手,庄小姐也不希望您插手太多。”

章言忽地笑了:“她不希望?”

宋宏瑞斟酌道:“章总,这件事之所以能够有这么高的热度,一方面是因为有庄嘉琛那边的人在炒,另一方面,就是这个话题涉及‘抄袭’,实在太过敏感,而涉及到的还是这种两年一度的大型国际赛事,如果真的出了个抄袭的例子,恐怕不会太好看。”

章言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这件事几乎没有解决的可能?”

这么大的一个艺术赛事,中国区这边出了个抄袭的例子,不管放在哪来看,都是不好看。而且一旦庄厉坐实了抄袭这个罪名,中国区主办方的脸上肯定不会好看。

宋宏瑞低着头,不说话。

章言轻笑:“我管那么多?”

他缓缓站起身,一瞬间,压迫力爆到满格,他就像一座山一样,岿然巍然,耸立巍峨。

他道:“我的存在,不就是为她铺平路的?”

宋宏瑞瞪大双眼-

就这么短短一瞬间,各大标题党营销号开始疯狂带节奏,将公众的视线全部都引到了庄秋“污蔑”庄厉抄袭上。

甚至还把庄秋公开证据的那条微博封为了“史上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讽刺意味相当足。

没有出乎人的预料,只要是在议论这件事的地方,就全都在骂庄秋。

这其中的风向,恐怕不止有庄嘉琛那边的人参与进去控制了。

庄嘉琛买通中国区主办方多少,那些人到底参与多少,不得而知。

鲁野这次回来的很快,她手里提着塑料食盒,迈上二楼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根本说不上来一句利索的话。

庄秋看见她,勉强一笑:“回来了?”

鲁野调匀呼吸,道:“你发微博了?”

庄秋惨淡一笑。

鲁野:“那些人的话,你不用管,下午我去帮你请律师,去法院起诉庄厉,你在这等着我,怎么样?”

庄秋道:“鲁野,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你没错,”鲁野斩钉截铁,“庄厉就是在抄袭你,你没错,你维护自己的权益,没有错,知道吗?我们只是证据不充分,但是,你只要把我以前跟你说的,你为什么画这幅画,而庄厉为什么画不出来说出来就会不一样。”

庄秋低头,似乎完全不考虑。

鲁野的声音冷了几分:“庄秋,你想赢吗?”

庄秋毫不犹豫点头,可她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目光迟疑下来,重新低下头。

鲁野深吸气:“庄秋!你不要再执着那些没用的东西了好吗!”

“你妈妈死了,但这不是你的错!是庄嘉琛的错,是被她买通的绑匪的错,是那天正好下雨的天气的错,跟你有什么关系?”

“就因为你没打那个报平安的电话?我说句难听的,就算你打了那个电话,你妈妈她也没准会因为神经放松无法集中精神开车照样撞上高架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