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沈纤月凌玄羽小说在线阅读

2022-06-23 10:10:05 主角:沈纤月凌玄羽 作者:绿枝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连载中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作者:绿枝 主角:沈纤月凌玄羽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沈纤月凌玄羽小说在线阅读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小说介绍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绿枝,主角是沈纤月凌玄羽,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天才神医魂穿架空王朝,强嫁当朝王爷,成为弃妃。新婚当晚,她下药同房,意外身死,却奇迹复活。王爷厌恶,没关系,她只一心搞事业。王爷纳妾,放宽心,灭掉小妾就好,让他无妾可纳。王爷折磨,想找虐,狗男人,本小姐好好陪你玩!王爷:本王命苦,追妻路漫漫。...

《绝世医妃她又美又飒》小说试读

第19章

沈纤月除了上次被凌玄羽扛回来那次,这是回到皇城之后第一次回到王府。

她回了院子,一众下人齐声行礼。

沈纤月摆摆手。

一个领事模样的嬷嬷走上前躬身行礼。

“王妃,王爷派人送了参加晚宴的衣服,您随老奴去挑一套吧。”

沈纤月本也是因为这个回来的,自然没有意见。

凌玄羽派人送来的不止衣服,还有各种首饰,琳琅满目,很有王府该有的豪气。

就连送来的几套衣服款式配色也是不同的,沈纤月懒得挑选,略略看了一眼,指了一件水蓝色的衣服。

嬷嬷示意端着托盘的下人将其他的衣服撤走,她指了指其他的托盘。

“这都是王爷刚送过来的饰品,您看看。”

沈纤月看了看,随意挑选了几个,其他的都让人拿走了。

她喜欢轻装上阵,向来不喜欢佩戴首饰什么的,能挑这几个已经是她很给这次晚宴面子了。

嬷嬷觉得沈纤月选的太过于简单了,但是碍于身份,不敢多言,也就随着她去了。

连翘和风铃是贴身侍候沈纤月的丫鬟,在她挑好衣服后,自觉上前为她更换。

一般这些穿去参加宴会的礼服穿起来都很繁琐,沈纤月也怕自己不会穿,虽然不习惯,也就任由她们动作了。

捯饬了一番,沈纤月站在镜子前,连翘为她整理好褶皱,看着眼前的沈纤月,不禁惊叹。

“王妃,你真好看。”

风铃也在一旁频频点头。

沈纤月对这两个丫鬟印象都还蛮不错的,她笑笑,道了声谢。

连翘和风铃倒是受宠若惊。

凌玄羽站在马车旁等沈纤月。

好几天没见了,不管凌玄羽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但他就是很想沈纤月。

好几次,他都差点冲动主动跑去找她,但是偏偏又梗着气,不愿意先低头。

苏箐箐看着凌玄羽三番两次假装无意地朝王府的大门看,眼里有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期待。

她有些怨恨,挽上了凌玄羽的手臂。

“玄羽哥哥,姐姐怎么还没来啊,她不知道晚宴要提前到的规矩吗?”

凌玄羽有些心神不宁,也懒得应对苏箐箐,他勉强勾起一抹笑。

“无碍,现在时间还早,再等等吧。”

没有想象中的对沈纤月的嫌弃,苏箐箐有些不甘,还欲再说什么,大门口终于出现了一个身影。

凌玄羽眼睛里的光都亮了一下,他下意识想上前,突然想到他们现在还在怄气,生生顿住了脚步。

沈纤月并不知晓凌玄羽此时的想法,她提着裙摆,款款走过来。

这身晚宴服十分适合她。

沈纤月原先就白,水蓝色将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衣服原先的设计也很用心,没有作为装饰的衣带,显得十分利落,又不失端庄大气。

她没戴过多的装饰品,只有简单的耳环、头饰,配上她原先清冷的气质,很是吸引眼球。

凌玄羽承认,在沈纤月出来的那一瞬间,他是被惊艳到了的。

沈纤月不知道凌玄羽那些百转千回的想法,她伏了伏身。

“王爷。”

要不是怕别人诟病她无礼,她是真的不太想搭理凌玄羽。

今天是那次不欢而散过后,沈纤月第一次看见他,她对凌玄羽没有情愫,虽然有些不喜那天凌玄羽那样强迫,但她也没打算要怎么样。

凌玄羽睨她一眼,语气凉薄。

“怎么磨磨蹭蹭的,你好大的面子,让本王等你这么久。”

凌玄羽言辞嘲讽,满满的恶意让苏箐箐以为凌玄羽变回了以前,心里有些高兴,嘲讽地看着沈纤月。

沈纤月懒得跟他理论,矮身。

“抱歉,让您久等了。”

凌玄羽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特别没劲,但他现在就是很想刁难沈纤月一番,仿佛这样就是对沈纤月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他不理不睬的惩罚。

他注意到沈纤月并没戴多少他送过去的首饰。

“你怎么回事?身为我的王妃,就这样去参加晚宴?”

沈纤月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礼服是王爷您送过来的,首饰也按照您拿的戴了,要是再不满意,这场晚宴我可能无法参加了。”

凌玄羽只是想找个由头质问她,好让自己这几日因为沈纤月而带来的郁结有所缓解。

沈纤月的衣着打扮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今天巧的是,苏箐箐也穿了天蓝色的衣服。

但是她身上始终有股风尘女子的气质,与高贵的天蓝色显得格格不入,和沈纤月站在一起,更是将自己衬托的黯淡无光。

凌玄羽其实也觉得沈纤月穿得更是好看,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他总觉得自己主动就输了,不愿意给沈纤月好脸色。

他冷哼一声,搂上苏箐箐的腰。

“那就走吧,到了宫里别再给我丢人。”

苏箐箐顺势依偎在他怀里,示威地看了沈纤月一眼,却发现她连眼风都没给自己,低着头跟在身后。

苏箐箐气不过,勉强按捺下不甘,故意和凌玄羽说话,声音娇滴滴的,想用他们的亲热逼得沈纤月失态。

“玄羽哥哥,晚宴让我去参加是不是不合适呀,要是姐姐不高兴了,在晚宴上闹起来,怎么收场啊?”

苏箐箐说话带着天真,仿佛真的不懂,在发问。

沈纤月自然听见了,但是不想搭理她的自娱自乐。

凌玄羽皱眉。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本来想娶的就是你,你现在还怀了我的孩子,谁敢动你?”

苏箐箐又往他怀里靠了靠。

“玄羽哥哥,你真好。”

凌玄羽其实也带着私心,他故意和苏箐箐表现得暧昧,企图让沈纤月伤心,这样他才能把主动权拿回自己手里。

凌玄羽算盘打得叮当响,和苏箐箐可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戏倒是顺畅地唱了下来。

只是沈纤月这个观众却并不感兴趣,她上了马车,坐在角落的位置。

苏箐箐和凌玄羽自然像是连体婴儿一样,腻在一起,不时传来苏箐箐柔弱的声音。

“玄羽哥哥,你尝尝这个,甜甜的,真好吃。”

“玄羽哥哥,这马车我坐得好不舒服呀。”

“玄羽哥哥,你在看什么,箐箐想跟你一起看。”

一声接一声,换作一般人,早就被她烦的暴走了。

然而沈纤月岿然不动,翻看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医书,全然不受苏箐箐的影响。

一边配合苏箐箐,一边拿余光偷瞄沈纤月反应的凌玄羽自然更是生气。

这女人,到底明不明白自己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