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洛清筱萧慕怀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2021-07-20 15:37:51 主角:洛清筱萧慕怀 作者:云吱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 连载中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

作者:云吱 主角:洛清筱萧慕怀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洛清筱萧慕怀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由云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洛清筱萧慕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看到那把血光凌凌的绣春刀,就只觉脖颈上泛起丝丝寒凉。这世上大概只有没见识过活阎王凶残的怀春少女,才会对着一张英俊桀骜的皮囊,心生摇曳。“你不认识我?”“认得,属下怎会不认得指挥使大人呢!虽未曾同您有何交集,却是悄悄见过您的风采的!”“既如此,那为何惧我?”她心跳如雷,却面不改色,“不惧,您看,我还敢抓你衣角,揭你官帽,解你束带......”许久之后,北镇抚司都还传言,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萧阎王一夜变身消烟王.........

《锦衣卫新来了个女侍郎》小说试读

第4章

她浑浑噩噩的洗完澡,在萧慕怀的逼视下打了地铺战战兢兢的躺下,却是一夜未眠。

魔王在侧,岂敢酣睡!

翌日她硌得腰软背痛且不提,还要打着哈欠继续操练——

好处就是,她去洗澡时,再没有碰见过萧慕怀,而且同僚们邀她沐浴,这男人的表情也极其精彩——

大概是被她弄出了什么心理阴影。

在男人又是怀疑,又是嫌弃的目光下心惊胆战的过了三天,洛清筱也算是适应了北司的日子,这日正与同僚一道操练,大魔王冷凝的声音却骤然响起。

“甲丙两队,速速出列。”

洛清筱暂时被编在“丁”,现下倒是能优哉游哉的继续吃着早餐,但还是不免好奇地问旁边的黑脸大汉徐英:“怎么这么大阵仗?”

“嗨,能让咱们出两队的人,肯定是有郡主的消息呗!”

徐校尉咬了口馒头,随意瞟了一眼外面列队的众人:“不知这一次,能不能找得着。”

洛清筱眼睛一亮——

有郡主的消息,那说不定哥哥也......

她蹭得一声站起来,急急忙忙就想冲过去毛遂自荐,但列队的人实在太多,她愣是挤都挤不到萧慕怀跟前,就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带队离开。

“怎么,老弟想查几个案子玩玩?”

洛清筱欲哭无泪,后颈脖的领子却突然被徐英扯住:“郡主的案子有什么意思,就是跟着大人四处搜呗,老哥我带你去耍耍,挑点有意思的案子给你练手!”

洛清筱:不,我不想耍,谢谢。

热络的徐英全然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吃过了早餐,便领着她走进宗卷房。

甫一进门,洛清筱便看见案前堆积如山的案卷,一位白面长须的中年男人正苦着脸整理着案卷,见着他们进来,仿似见了救星。

“老徐,来查案是吧?”

那文官匆匆迎过来握住徐英的手,笑容无比和善:“查!喜欢哪个随便挑!”

像是街头那卖菜的阿婆。

洛清筱不免有些呆滞,徐英倒是见怪不怪的冲着那文官点点头,顺便小声解释:“陛下如今初登大宝,正是要安稳民心的时候,因而下旨复核昭狱冤案,积压在此的,都是咱们萧大人当上指挥使之前的疑案。”

“之后的呢?”

洛清筱不由得有些茫然。

“之后哪里有冤案啊。”

徐英的眼神带着周拜:“咱们大人凶是凶了点,但那一身正气没得说,是顶天立地的真男儿!从他手里过的案子,绝对没有一桩是有冤情的!”

这......真是那个能止小儿夜啼的大魔王?

洛清筱咬了咬唇,倒想起众人虽说萧慕怀性情狠戾,却无人骂过他是个贪官蠢吏......

她正在思索这个男人究竟是何等样人,目光却被放在角落的一宗案卷吸引。

“婚前通奸,意图谋杀继母?”

洛清筱拧起了眉,看着卷宗后面的“秋后凌迟”,心下不由得诧异。

“徐大哥,这等事情,顶多也不过流刑吧......”

徐英听她这般说,探手拿过案卷翻了翻。

“此案的确有些蹊跷,那犯妇杨佩儿,是被继妹尤氏让家丁,送来咱们锦衣卫的。”

他一面翻着案卷一面回忆:“据尤氏称,是家丁同她说,看见了继女同奸夫合谋想要毒杀她的消息,因而同家丁一道去捉奸......”

“但是奸夫并没有抓住,只是尤氏和家丁一面之词,称奸夫跳窗逃走,而后在杨佩儿窗外捡到了一只男子的鞋子,又在房里搜出一只鸳鸯荷包,和一纸包鹤顶红。”

洛清筱凑过去看着案卷,继续往下读,心下愈发觉得诡异:“仅仅这些证据,便草草判她凌迟处死?”

徐英的点了点那案卷:“这案子的审理人,是尤氏的表兄,年前因着谋逆之事下狱,在牢中自缢了。”

洛清筱心下顿时了然。

“那现下,我们不如先去提审那杨佩儿吧。”

徐英颔首,带着她便去了昭狱,因着此案已经无人施压,倒是很顺利的便见到了那杨佩儿。

牢狱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挂在墙上的刑具已变成了暗红色,洛清筱强忍着不适走到牢笼前,便看着一个形容枯槁,眼神却清亮的女人坐在角落里,周身都是鞭痕,脸上也层层叠叠的摞着伤疤,神情却坚毅。

“请大人为民妇做主!”

杨佩儿显然知道了两人来意,毫不犹豫的跪地便拜——

“你先起来。”

洛清筱赶忙扶起她,一旁的徐英低咳一声,语气严肃:“犯妇杨佩儿,将事情从事道来。”

杨佩儿定了定神,便开始同两人说那案前,前面的事情,倒是同案卷无甚出入,只是说着说着,洛清筱却突然打断了她——

“你方才说,你父亲时候,你弟弟也失踪了,数日后再见已经淹死......而后,尤氏才将你告入狱中——你有个弟弟?”

杨佩儿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人,莫非案卷上并未写明我有弟弟吗?”

洛清筱又将案卷细细翻了一遍,而后摇了摇头:“并未。”

“原是如此......那恶妇,好狠的心!”

杨佩儿听得这话,脸上浮现出癫狂的笑意:“我道她为何要诬陷于我!原来是图谋我父亲的爵位!原来我弟弟......果然是这恶妇害死的!”

洛清筱同徐英对视一眼:“有何凭据?”

“我父亲原是锦衣卫百户,世袭罔替,父亲去世后,原本应由我的弟弟承袭......”

杨佩儿想起弟弟,一张脸顿时沾满了泪:“尤氏膝下也有一个亲子,当时我弟弟莫名淹死,我便觉得不对,前去质问过尤氏,却没想到,她为了掩盖真相,竟将我诬陷入昭狱,想将我凌迟处死,好彻底堵住我的嘴!”

洛清筱微一沉吟,按照现下所知之事,杨佩儿所说的同真相恐怕已经八九不离十,但若是要翻案,还是需要十足的证据。

洛清筱抵拳低咳,颇有些不好意思:“杨姑娘,若你所苏是真,可否请你配合......”

“大人是想......”

那杨佩儿倒也是个通透的人,见状便知晓了洛清筱的意思,脸颊亦是一红:“为了翻案,这,这只是小事。”

洛清筱又咳嗽一声,吩咐人叫来稳婆将杨佩儿带了进去,不多时,那婆子便出来恭敬开口:“大人,这位姑娘的确还未破身。”

“果真如此。”

徐英眼下也明白了原委:“所谓的与奸夫合谋要害继母,本就是那尤氏的污蔑!”

洛清筱颔首,命人将尤氏和家丁带回北司,又跟着徐英来到那杨府后院中。

“两位大人,可是来查佩儿的案子啊?”

洛清筱正在窗前瞧着,便有一位老人抱着孙儿期期艾艾的走进来。

“正是。”

两人冲老人家点点头:“老爷子可是知道什么?”

“老头子不知道什么,但是佩儿是个好女娃娃,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那老爷子似乎是同杨家相熟,长长叹了口气:“佩儿姑娘命苦啊,弟弟才死了,便摊上这样的事情,那日下着暴雨,雷声阵阵,我听着外面的争执,还不知生了何事,第二天,才知道佩儿下了狱......”

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说着,洛清筱眼中却闪过一丝精光。

“徐大哥,我们走吧。”

洛清筱冲着那老爷子一行礼:“多谢老爷子,我们定会为佩儿姑娘翻案的。”

公堂之上——

徐英同洛清筱只是校尉,断是不够审案的,因而那坐堂的人,却还是先前案宗房里那位文官——指挥同知包赣。

洛清筱扫了扫跪在堂下那状似镇定的两人,单刀直入:“家丁杨胜,你受人指使,诬告杨家小姐,愚弄公堂,该当何罪!”

那家丁的眼神颤了颤,偷眼看了看低着头的尤氏,赶忙喊冤:“小人冤枉!小人所说,句句属实啊!”

“还敢狡辩?”

洛清筱冷嗤一声,随手将放在案前的那堆“证物”揭开,将那只所谓的“奸夫的鞋子”,扔在了杨胜面前。

“依你所苏,案发之时,你未能看见奸夫的容貌,只见他身长七尺,膀大腰圆,定然是男子。”

她将目光转向那双鞋,语气冷然道:“你身长便是七尺罢,不如你来试试,这鞋子,你穿**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