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不该见的》完结版在线试读 《看见不该见的》最新章节列表

2022-08-04 15:16:18 主角:赵霆赵孟 作者:沅骁
看见不该见的 已完结

看见不该见的

作者:沅骁 主角:赵霆赵孟

《看见不该见的》完结版在线试读 《看见不该见的》最新章节列表

《看见不该见的》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看见不该见的》是沅骁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霆赵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个瞎子,从小就是,爷爷告诉我,我们雕匠和那帮五弊三缺之人不同。我不这么认为,直到.........

《看见不该见的》小说试读

第9章

回到家,我就把麦爷的工具拿去还他。

他坐在堂屋与几个村民打牌,我走过去将袋子和叉子那些放大门旁边,“麦爷,谢谢你的工具。”

他看也没看我边打牌边问我:“听说你们伤着大蛇了,还挺厉害嘛!”

“还是跑了。”我回了一句。

“我就说嘛,哪有那么容易!”

我撇了撇嘴,和他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和他道别,“那我先走了,你们玩。”

我刚走出他家大门几步与一位女人碰个正着,一股像野花般的沁香钻入我鼻孔,闻着令我短暂迷失其中,真是太好闻了!

我一抬头迎上一双噙满笑意的桃花眼,有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一道红光闪过,见是麦爷家的儿媳妇,我立即侧过身走过去,老爸抽我耳光的画面还记忆尤深呢,我可不敢再多看。

太阳下山了,晚霞红透半边天,我在想刚才麦爷儿媳妇眼中闪过的红光,应该是折射的晚霞。

我回到家中,懒散地躺在床上,今天身心俱疲,这会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翻个身背部被我爸打的位置酸疼得我受不了,干脆趴着,趴着就想睡觉......

“呜呜呜......”

一阵女人的呜咽声传入我耳朵,我睡得迷糊,很想骂人,没好气的问:“谁啊?”

“呜呜呜......”

我听着这哭声似近似远飘渺而苍老,心下猛得惊醒!

睁开眼我才发现我站在后山,周围一片昏暗,我刚才不是趴床上的吗?太诡异了,我连忙往后跑,可怎么也跑不动,低头一看,一双白森森的爪子紧紧抱着我的小腿,我死劲想抽离出来,却一头栽倒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我拼了吃奶的力挣脱那双爪子,不断往后踢,这时地上的尸骨抬起头来,黑漆漆的眼洞和嘴巴突然蹿出一条条蛇,飞射而来,我吓得大惊一声,滚落在水泥地上感到骨头都快散架!

还好只是做了个噩梦,我抬手摸一把额头全是汗,气喘吁吁地爬起来,打开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呜呜呜......”

又来?

我紧张的随手抓起以前习惯放柜子上的盲棍,打开房门,亮了客厅的电灯,深吸几口气犹豫了一下,拉开大门。

“呜呜呜......”

又一阵哭声,但又好像跟刚才梦里的哭声不一样,嗓音显然浑厚气息重些,没那种飘渺的感觉,而且这么近?

啊!是奶奶的哭声!

“爸——奶奶——”

我边喊边急忙冲下去老屋,一推开后门,看到那条大蛇缠在屋梁上,前半身正对着我奶奶,而我爸已经晕倒在地上,额角在溢血,我妈脸色惨白,表情痛哭地摸着肚子!

我顿时火冒三丈,用盲棍指着大蛇骂道:“孽畜,你特么有种冲我来,别伤害我家人!”

大蛇似乎听懂了我的话,摆动它扁扁的脑袋张着嘴巴朝我袭来,不断吐信子,我扬起盲棍朝着它的脑袋打,它非常灵敏总是躲过,还用前身将我撞了一个趔趄,重心不稳的我撞到旁边衣柜棱角上,脑袋一阵晕眩......

“霆子啊!”奶奶带着哭腔惊呼。

我一扭过头,大蛇就在我脖子旁,下一秒它张着嘴巴咬下去,我下意识地偏头,闭着眼睛手一伸......

没想到还真被我掐住了它的脖子,哼,敢咬我,我还咬你呢!

我满腔怒火对着大蛇的脖子狠狠咬下,大蛇在我手中晃动得很厉害,就像滑溜的泥鳅从我手中溜走,奇怪的是它刚游走到门口就好似触电般在地上翻滚着,过了一阵就没了动静!

我与大蛇战斗得唇干舌燥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满口腥味连吐几口口水,竟忘了刚才咬了蛇!

大蛇蜷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捡起盲棍小心地戳了戳,死了?**,这样就死了?早知道我能咬死它,就不用费这么多劲了!

看到我爸还躺在地上,我赶紧掏出了他的手机叫了救护车,救护人员到了看到地上的大蛇吓得半死!

这会天也亮了,我家搞出这大动静,隔壁邻居都来了,后来村长叫人将蛇埋到赵孟奶奶的新坟里,上面和地窖口请道士做了法用符封印住。

从此村里又多了一件茶余饭后的八卦——赵霆咬死了一条大蛇!

我爸妈出了院,脸色阴郁,我妈更是没看过我一眼,让我心里很难过。

原来昨晚大蛇到了我土砖屋外撞门,我爸听到动静就拿着电筒查勘,一见是大蛇来了立即回房里关上门窗,大蛇看到他也立即跟了过去,我爸将灯亮了起来,拿着根扁担防身,但他忽略了一点,屋顶下有透风口子,大蛇从上面爬了进去!

我爸和我妈吓得惊叫,我爸为了保护我妈拼命与蛇交缠,我奶奶听到了声响询问,我爸叫她喊我帮忙,可是喊半天我都没回应,我爸只好开门让奶奶和妈妈逃跑,谁料大蛇将我爸摔倒撞到凳子角上,被钉子刮破了额头。

我妈受了惊吓,本来不易怀孕的她又小产了,她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