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湛沈月浓小说 陆夫人过分娇柔(陆景湛沈月浓)小说阅读

2021-06-09 18:42:28 主角:陆景湛沈月浓 作者:今天不想起床
陆夫人过分娇柔 连载中

陆夫人过分娇柔

作者:今天不想起床 主角:陆景湛沈月浓

陆景湛沈月浓小说 陆夫人过分娇柔(陆景湛沈月浓)小说阅读

《陆夫人过分娇柔》小说介绍

主角叫陆景湛沈月浓的小说是《陆夫人过分娇柔》,是作者今天不想起床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原本生活在未来爆发丧尸时代的沈月浓,居然重生到了二十一世纪这种年代。一睁眼就要被火化?还有首富老公强势要离婚?深知21世纪有钱才能安逸享受生活的沈月浓,借着离婚狠狠敲诈了首富老公一笔。只是没想到她死而复生的消息引发了巨大轰动。还有首富老公陆景湛也调整了战略,开始对她虎视眈眈.......

《陆夫人过分娇柔》小说试读

沈月浓见此,心中无奈,也不好揭穿。

不过幸好都是陆家家族的一些小事,和商业上没有半点关系。

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正好她也不想知道太多,免得以后不好抽身。

沈月浓看了会文件后,发现一个册子,十分复古,不由地好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个族谱。

“这是陆家所有人的名字,你要记住这里的关系,以后你会接触到很多人。”陆老夫人的坐到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

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十分的嗜睡,靠在的那里昏昏沉沉。

“奶奶,您去休息,我在这里自己看着,等着奶奶您醒来。”沈月浓看着哈气连天的模样,低声的劝解。

“好好好,奶奶年纪大了,身子骨也是不如从前了,月浓啊,你要尽快的熟悉,奶奶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陆老夫人步履瞒珊地离开了书房那里。

沈月浓看着这个老太太,除了心疼,不再有别的心情,在末世的时候,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只有在这里才有一点温暖。

看着手里族谱,沈月浓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仔细的审视着。

陆家的族谱,主脉只有陆景湛一个人,其余的那些人都是陆家的旁支,浩大,自己的名字紧紧的贴着陆景湛的一边。

沈月浓不禁嗤笑,单单的看这名字,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有多恩爱,但实际上却早就名存实亡。

脑子里也凭借原主的记忆力,仔细的回想这陆家情况,陆家的势力范围很广,每年的利益有多少,就是自己也数不清楚。

在末世的时候,一点利益都会勾起人类的心性,何况这样浩大的家族势力,谁不会想要分一杯羹?

沈月浓莫名的觉得手里的东西好像烫手山芋,这些名字下,压抑着血雨腥风。

不禁令人觉得背脊发凉。

陆氏。

陆景湛正在处理手里的文件,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冷冽的眼眸一沉,修长的手指按下了接听键。

“陆总,今日……”老宅的下人把陆老夫人的举动一一的汇报。

“嗯。”陆景湛闻声,眉头紧蹙,冷漠地挂了电话。

眼前的文件,怎么也看不下去,十分的头疼,老太太的举动无疑是给沈月浓正名,自己又该怎么解释,已经和沈月浓离婚的事情。

越想越是觉得烦躁,思来想去,心里也有了一个打算,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什么事?”沈月浓正在那里看族谱,倒是有些意外陆景湛会主动给她打电话,一脸的不耐烦。

这样的态度让陆景湛心生不满,什么时候他这么招人嫌弃了?别忘了,当初这个女人可是不择手段的想要留下他。

一时间也没有说话,沈月浓久久听不到声音,翻看书页的手一顿,“你有事就说,这么晾着我是什么意思?”

陆景湛的呼吸声传来,还想说什么就听到了踩着高跟鞋的声音。

“陆总,我给老少夫人订制了一个方案……”许如诗的声音婉转,连门也不敲的就走了进来。

电话另一端的沈月浓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心里暗暗的感叹,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死心啊。

“出去。”陆景湛可是把沈月浓‘啧啧’的揶揄声收入耳中,语气冷冽,还有毋庸置疑。

“我……”许如诗的呼吸一滞,心也莫名的一疼,张了张嘴,眼睛里的水汽也隐隐有了上升的趋势,到底还是顺从的出去。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陆景湛的阴沉的脸也稍有好转。

“这许医生还真是不死心,要我说,你就收下算了,毕竟人家对你也是痴心一片,脸面都不要了,也是难得。”

沈月浓冷笑一声,出言调侃。

“闭嘴。”陆景湛闻言,刚刚缓和的冷意,再次浮现出来,低声厉喝。

沈月浓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就不信他还能吃了自己!

“记住你的身份。”陆景湛阴沉的嗓音传到了沈月浓的耳朵里。

刚刚想要和和她好好的交谈的想法瞬间就被打消。

“陆景湛,你吃错药了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沈月浓闻声,收起玩味的心思。

“房子的手续很快就会办好,我知道奶奶今天都做了什么,你只要跟我我演戏就行了,我不想奶奶担心。”陆景湛对于她的质问,避而不答。

“让我演戏可以,但是必须加钱,我是不会白白帮你的忙。”沈月浓也不客气。

陆景湛对于沈月浓这种市侩的模样,十分不喜,倒也没有多说,只是冷冷的应下,还想继续说话,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被沈月浓给挂了电话,陆景湛的心里染上了愠怒,他何曾自己被人这样对待过?

越想越是生气,放下手里的笔就准备回老宅。

刚刚出门就看到许如诗还在门口等着,剑眉也是越蹙越紧。

“陆总……”许如诗的眼眸一亮,刚刚走过去,就被陆景湛无视个彻底,很是尴尬的站在那里,只是看着陆景湛的背景渐渐的走远。

周围的秘书看着这一幕,忍俊不禁,只能掩唇轻笑。

老宅里。

沈月浓正在书房里看着族谱,耳边响起淡淡的猫叫声,原本淡漠的眼眸微微一亮,急忙回应。

“喵……”

“喵呜……喵呜……”一只灰色的猫咪出现在书房的窗户下,不断的叫着。

沈月浓见状,心知这是有了消息,急忙朝着楼下走去。

“喵呜……”灰猫叫了一声,用嘴巴扯了扯她的裤脚,就向着北边的方向跑去。

沈月浓一喜,紧随其后。

一直在半个小时后,灰猫走到了的一处偏僻的地方,停在一只奄奄一息的老猫身边,老猫正在那里低声的呜咽着。

声音很是虚弱,好不可怜。

沈月浓一步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它抱起,摸着身形消瘦的老猫,心里满是心疼。

此时她正贯注地打量老猫,根本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形,一双淡漠的眼眸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喵呜……喵呜……”怀中的老猫低声的哀叫的很是凄惨。

“喵呜……喵呜……”沈月浓柔声的回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