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 连载中

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

作者:兔依依 主角:洛听南荆湛

《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小说免费阅读 《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目录

《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小说介绍

主角叫洛听南荆湛的书名叫《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是作者兔依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精心设计,她让他沦为全城笑柄,他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挫骨扬灰。他以为她背叛了他,却不知道,为他捐了一个肾的人是她,为他生下一双儿女的人也是她。“洛听南,七年了,我还是最喜欢你这副贱样,你说怎么办?”“荆湛,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行吗?”“放过?”他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我从不为难自己,至于......

《龙凤双宝:神医前妻太难追!》小说试读

第10章

荆湛把手机收好,面无表情:

“以后每天一个视频。”

“以后?每天?”洛听南不敢置信,崩溃地叫出来,“荆湛,你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你究竟想干什么?”

荆湛优雅地擦了擦唇角,站起来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

“关到……你永远不会再想着离开为止。”

那眼里满是嘲弄,她崩溃的样子仿佛愉悦到了他,让他心情甚好。

扔下餐巾,他转身朝门口走去,一句话也没再留下。

她永远也不会再离开?

洛听南在心中苦笑,如果可以,她也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以为她愿意离开父母身边,在外面颠沛流离吗?

可是她……身不由己。

“荆湛,你混蛋!你就是个混蛋!我要见洛远,把儿子还给我!”

洛听南束手无策,抓起桌上的空碗就朝荆湛扔去。

空碗在荆湛脚边碎裂,他却连停都没有停顿一下,径直离开。

刺耳的破碎声吓得冯姨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见荆湛离开,冯姨才从厨房里跑出来,劝道:

“洛小姐,我瞧着先生对你儿子倒是挺好的,还给他请家教,现在的家教多贵啊!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冯姨拉起她的手,关切地察看起来。

洛听南眼中含泪:

“冯姨,我没事。”

没有人能理解她思念儿子的心情,以及她现在的无力和崩溃。

“唉,你啊,就是性子太烈,跟先生说几句软话儿,说不定他就让你见儿子了。再者说,你现在还受着伤,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照顾儿子呢?我倒觉得现在有人帮你照顾儿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冯姨说着说着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孩子他爸爸呢,我怎么从没听你提过?”

爸爸?

洛听南冷冷地咬牙:

“死了!”

让她跟荆湛说几句软话儿?

她脾气硬惯了,说不来软话儿。

何况,撒娇这种事,只有跟真正把你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荆湛,早就不是了。

在他面前撒娇说软话儿,无异于自取其辱。

不过荆湛说以后每天都会给她一个洛远的视频,倒是提醒了她一件事。

就算她现在能成功逃出星光一号,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洛远。

莫不如从洛远的视频中找到些线索,确定了他在哪,再计划离开不迟。

在这之前,她要修身养性,让荆湛对她放松警惕。

…………

半山会所的事过后,荆湛再没有像那样为难过她。

他这一次说话算话,每天都会带来洛远的一个视频,洛听南努力想要从视频中找到蛛丝马迹,却始终无果。

日子看似平淡,她却如履薄冰。

她每天为自己针灸,加上冯姨的食补,小腿的伤倒是提前愈合了。

可她不打算让荆湛知道。

荆湛喝醉的次数很多,每次喝醉之后,都会被蒋东送来这里,请她照顾。

“他非要把自己喝成这样吗?”

她看着瘫在沙发上的荆湛,有些不满。

每次他喝醉,冯姨都会一脸暧昧的笑着,然后躲得远远的,一厢情愿地给他们制造机会。

蒋东无奈地笑了一下:

“先生睡眠不好,喝多了……才能睡着。”

“睡眠不好?”他从前可是个十分贪睡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随时睡着,“不好到什么程度,需要喝成这样?”

蒋东沉吟着,似乎在考虑有些话该不该说:

“已经七年了,不好到不吃安眠药睡不着的程度。不过自从洛小姐回来后,先生已经在慢慢戒掉安眠药了,喝酒……或许只是个过程。”

七年?

从她离开星海起,他就开始失眠了?

心倏尔一沉,钝钝的疼。

是她带给他的伤害,她难辞其咎。

“那就麻烦洛小姐了。”

蒋东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衬着昏黄的落地灯,洛听南看着荆湛的睡脸,还有他那对仰月唇,眼眶酸涩。

那件事,让他纠结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把自己折磨成这样。

她究竟做得对,还是错?

可是当时,除了假意背叛、在所有人面前践踏他的真心、他的骄傲,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对她放手。

犹记得那一次,一直觊觎她的一个富家子弟仗着自己家有几分财力,便把她骗去了酒店,想要对她用强。

待荆湛赶到的时候,富家子弟已经撕碎了她的衣服,把她压在了床上。

人人都说是她勾引了男人,多少人热切地期待着她跌落神坛。

一个佣人的女儿,却被荆湛捧在掌心里如珠如宝的爱着宠着,不知道让多少富家女嫉妒的发疯发狂。

一旦荆湛不要她,那便是她们踩着她的骨血、狠狠践踏的时候,她们会把她吃的渣滓都不剩。

可是荆湛在亲眼看到这一幕时,却走过去用被子小心翼翼地把她裹起来,然后将那个富家子弟打得头破血流。

她哭着跟他解释,他却在她开口之前就说:“我相信你。”

一个相信她胜过自己的人,除了让他亲眼看到她主动与别的男人滚床单,还能有什么办法让他放手?

无法否认的是,这七年来,哪怕她离得远远的,却从未真正放下过荆湛。

是她对不起他。

哪怕他关着她、折磨她,她都不会怪他。

这是她欠他的。

如今这能与他日日相见的日子,就像是偷来的。

冲了一杯蜂蜜水,放在茶几上。

她又拧了温热的毛巾过来,小心翼翼地帮他擦拭脸颊、手掌。

他连睡着的时候,眉头都是皱着的,也许梦里,他也在恨着她吧。

荆湛,对不起。

她抬手轻轻置于他的眉心,想要抚平他的痛楚。

手掌突然被握住。

昏黄的灯光下,荆湛突然睁开了眼睛,对上那沉郁的目光,洛听南心里一慌。

“你没睡?”她的表情有些僵硬,“既然没睡就喝点蜂蜜水吧,能帮你解酒……”

她想趁势把手收回,却被他死死握住不放:

“你在关心我?”

她的心跳得厉害。

对他的关心早就刻在了她的骨子里,像是条件反射,她无法控制。

不敢被他看穿心思,她用力挣脱了他的禁锢,往后退开:

“我丈夫也经常喝醉酒,我都是这样帮他解酒的,他说第二天起来后不会头疼、也不会胃疼……”

“滚!”

荆湛用力闭上了眼睛,从后槽牙咬出了一个字,犹如冰冷的刀刃。

对他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洛听南的心很疼。

可她不敢让他窥探到她的心事、她的感情。

她转过身就想走,手腕却突然被他抓住,用力一拉。

她没有防备,身体失去平衡,跌进了沙发里。

他禁锢住她的身体,厚重的呼吸扑洒在她的耳畔,低哑的声音染着情欲,却带着浓烈的嘲讽:

“你猜……那天晚上边漠接了谁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