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 连载中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

作者:四月栀子 主角:舒嘉年付榕森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舒嘉年付榕森小说阅读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文本在线阅读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介绍

主角是舒嘉年付榕森的小说叫《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四月栀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整整五年的青春,舒嘉年换来了他一张离婚协议。她天真的以为,付榕森是她的王子,是她的救赎,却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离婚之后,舒嘉年用忙碌来麻木自己,试图将付榕森从她的脑子里淡出去。没想到……“年年,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抱歉付总,你来晚了!”“年年,付太太的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试读

听着程雅半是恨铁不成钢半是认真的说着,付榕森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苦笑着。

不过苦涩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在嘴角绵延就转瞬即逝。

他摇了摇头,看向程雅,目光如炬很是坚定,“毕竟是年少轰轰烈烈喜欢过的人,说不在意那是假的。但是妈,在意和爱不一样,不一样……”

说到最后,付榕森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语,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语闭,他闭上眼睛,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底一片清明,他看向程雅,一字一顿的说:“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桑郁才是我的未来。妈……我希望你能够接受她,最起码不要带着敌意看她,给她一个机会好吗?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程雅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她也不知道怎么自己这个儿子好了。

如若他否认自己对舒嘉年的在意,那么就可以证明他只是在斗气。两人之间或许是出现了什么误会。

可偏偏他又承认自己内心的在乎……

明明在乎又告诉自己喜欢那个弱不禁风一肚子算计的女人……

程雅用力的瞪着自己的儿子,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她没再搭话,转身下了楼拽着舒嘉年让她不要这么拼命的工作,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舒嘉年却是少有的拒绝了程雅的要求,她嘴角挂着淡然的微笑轻轻摇了摇头,“妈,这是我工作上的事情,应该做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做完就回去睡觉的。”

见程雅还想再说什么,她已经先她一步,挽着程雅往这她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好了妈,时间已经不早了该去睡美容觉了,不然明天起来皮肤该不好了。还有啊,记得用我给你带回来的神仙水哦,那个真的很好……”

好说歹说的,舒嘉年总算是把程雅哄回了房间。

她走出门的时候,打了个哈欠,困意袭上心头。

全然不知暗地里有人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舒嘉年一只手握拳从头顶划到胸前给自己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嘴里念叨着,“小小付榕森,这就想打败我?没门!看我脚踩桑郁,拳打付榕森……”

似乎是想到了那美好的场面,舒嘉年脸上的笑意更甚,心满意足的下了楼。

躲在暗处的付榕森表情很是复杂,嘴角是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笑容。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追寻着舒嘉年,那个惊艳了他一整个青春不管到哪里都是焦点的舒嘉年。

刚才在程雅房门口,她给自己打气的动作和她高中的时候给自己加油的动作一模一样。

总是带着点蠢笨的稚气,好像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回到了从前。

不过他内心很清楚的明白,回不去了,他和舒嘉年再也回不去了。

从桑郁救了他,从舒嘉年背叛他那一刻楷书,一切就都再也回不去了……

总之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客厅里灯大亮了一整夜,在卧室里的付榕森同样睡得很晚。

第二天付榕森少有的起晚了,急匆匆的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发现了在客厅的沙发上缩成一团睡着了的舒嘉年。

她似乎很冷,又或者说是太累了,把整个人蜷成一团,这是她很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呈防备状态的时候会有的姿势。

电脑还开着,上面是最后提交了报表的界面。

时间是在凌晨三点,七点半的时候对面回了一条消息。

[舒总,这么努力?]

付榕森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做的有些太过了。

而且公私都分不清了。

付榕森接过旁边佣人找来的毛毯,轻轻给她盖了上去。

舒嘉年的脸在眼前放大,她的睫毛颤了颤,皱着眉头,不过好在她没有醒过来。

也是因为如此,付榕森这才放心下来打量着她。

舒嘉年长得好看,很好看,这是他从小就知道的。

只是他除了和她温存的时候,少有靠她这么近的时候。

他甚至能够看清楚她脸上细小的绒毛。

仿佛能够感觉到细腻的触感。

这不禁让他回想到从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如果,如果没有那些事情就好了……

“榕森哥!”

不等付榕森多想,一道甜腻的女声传入耳边,也彻底惊醒了面前的女人。

她紧促眉头睁开眼,一张放大的俊颜就在自己面前,来不及多想,她一把推开付榕森。

却被付榕森一把抓住手腕,两个人直愣愣的倒了下去,还好有地毯,还好有个肉垫,不然这一下肯定把自己五脏六腑都给震出来。

相比之下,付榕森就显得没那么好运了,他咳嗽了几下,一副伤的不轻的样子。

桑郁远远的看见,整个人都要炸掉了。

她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尤其是走进了看见舒嘉年的手还放在付榕森的胸上的时候。

这么亲密的距离,是她这个正牌女友都从没有过的!

是的,在桑郁的心中,哪怕众人觉得他们不相配,哪怕程雅不同意,她也依然觉得自己是正宫。

而原本的原配,现在的前期舒嘉年,是要破坏他们之间感情的小三。

“榕森哥!”

桑郁叫了一声,一把薅开了舒嘉年,可怜的舒嘉年一下子倒在地上,手肘擦破了皮。

她一双美眸瞪着桑郁,没成想这小妮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力气这么大。

桑郁却不看她,只就给她一个背影,专心致志的关心着面前的男人。

心中是说不上来的怨怼,为什么舒嘉年要像个鬼一样阴魂不散的,为什么程雅那么喜欢舒嘉年,为什么她要现在回来又为什么死皮赖脸的待在付家享受着属于付家少奶奶的一切。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付榕森不懂得和她保持距离感。

今天妈妈给她打电话说舒嘉年一晚上没睡早上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她就觉得事情肯定不简单。

舒嘉年肯定暗戳戳的酝酿着什么。

所以她来了这一趟,果不其然,舒嘉年又在耍手段。

她真是不敢相信如果自己今天没来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