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澜嫣祁天彧小说 凤澜嫣祁天彧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免费阅读

2022-05-13 12:51:51 主角:凤澜嫣祁天彧 作者:云纾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连载中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作者:云纾 主角:凤澜嫣祁天彧

凤澜嫣祁天彧小说 凤澜嫣祁天彧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免费阅读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由云纾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澜嫣祁天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凤澜嫣无意中穿越到大宁朝,却不想母亲被人毒害,渣爹让她嫁给当今的瞎子王爷。凤澜嫣到了王府,用空间里的种子开垦了一大片菜园子,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可惜不长眼的假公主非要来搅扰,她只能顺手揭开她的假面具。后来真公主来了要置她于死地,那她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了。闲来无事和冷王达成合作再给他解个毒。辰王本......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小说试读

第19章

“你这是不相信我了?”

祁宗言有些迟疑,“不,我相信你。”

凤澜嫣知道他没有完全相信她,她写了两份药方,“这两份药方,一份是煎熬服用的,另一份是要泡药浴的,我先给你这份服用的,保证你这次病发期不会再痒,但是你想彻底治愈,还是要两份一起用,如果你相信我,五日后这里相见。”

凤澜嫣前脚才到闲云轩,祁天彧后脚就来了,“凤澜嫣,你去哪了?”

“我就是出去随意溜达溜达,王爷什么时候对我的行踪感兴趣了?”

“你不要自作多情,本王只是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置小柔?”问完这话,祁天彧很不得咬断舌头,他为什么要问这事。

“小柔啊,迪月公主还没有送回来,王爷要感兴趣的话自己去看喽!”

被凤澜嫣一噎,祁天彧也没再说下去的兴趣了,寒澈又推着祁天彧回去,回去的路上,祁天彧有些纳闷,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找凤澜嫣,就看在她没有爹娘的份上,权当是可怜她吧!

树边的迪月见祁天彧过去,想要上去问安,只是看见两人正在交谈,便默默的躲在树后面,按住自己的一个穴位。

见主子一脸愁闷,寒澈忍不住说了句,“王爷,您要真的喜欢王妃,就不要压抑着。”

祁天彧冷哼,“本王何时喜欢她了,本王只是可怜她。”

寒澈偷偷翻个白眼,王爷这明明是看不清自己的心思,“王爷,再说了王妃又不是奚望祖的亲生女儿,和您自然也就不是敌对关系了,您整天憋着自己,何必呢?”

“寒澈,你话有点多了。”祁天彧有些不悦,“还有,这件事不要乱说,若是父皇知道了凤澜嫣的下场可能不会太好。”

树后的迪月仿佛听到了惊天秘闻,她一手捂住自己嘴巴,这事可不能乱说啊!见祁天彧离开后,她才放开点着穴位的手。

柴房,小柔满目疮痍,才十八九岁的姑娘像是老了好多岁,素白的衣衫上尽是血痕。

“啧啧,迪月公主是恨极了你才下这么重的手吧。”凤澜嫣瞧着小柔这样子,看来迪月倒是个敢作敢当的。

小柔抬眼看了眼凤澜嫣,喃喃道:“呵呵,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贪恋不得,当初我本是想要给你难堪,我以为这样王爷的目光就可以在我身上了,可惜我是麻雀,终究做不了凤凰。”

“我和你现在也无仇怨,我会把你交给刑狱。”凤澜嫣指觉得眼前的人心思深沉,不想和她多说。

小柔一听,到了刑狱她肯定会没命,那她的仇可怎么报!

“王妃不要,还求王妃留我一命,我定当牛做马报答王妃。”

“我不需要你当牛做马,而且我为什么要救你呢?”

小柔划开手腕,凤澜嫣一惊,还以为她要自尽。小柔忽略了凤澜嫣惊讶的目光,将一个香囊打开放在手腕中,不一会就有一只小虫爬出来。

凤澜嫣这些日子学完了母亲留给她的医书,包括空间里的医书,眼前这只晶莹的小虫子应该是子母蛊里的一只,“你给自己种了子母蛊。”

凤澜嫣的语气的肯定的。

小柔知道这个王妃不像外界说的草包无用,但没想到竟是如此聪慧,“王妃好眼力,不过王妃说对了一半,子蛊是我自己种的,母蛊却不是。”

但小柔不再多说,凤澜嫣也不强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对自己的故事侃侃而谈。

小柔把子蛊给凤澜嫣,“王妃,既然您认得这蛊虫,自然知道只要子蛊一死,母蛊必然会有感知,我这个宿主也活不了,如今我把子蛊给王妃,就是把命交在您手里,只求您给我一条活路。”

之前小柔确实挑拨离间,让祁天彧罚了自己,但是就算没有小柔的挑拨,祁天彧也会找别的借口惩罚自己。

她不知道小柔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如今这般形势,倒不如卖她一个人情,兴许以后真的会有用得到她的地方。

“好,这蛊虫我收着了,今晚我会安排你离开。”

“求王妃给我一个暂时安身立命之处。”

凤澜嫣叫了沈静,交待了些许,最后决定把小柔送到吹雪楼。

“沈姨,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秘密两个人保守就够多的了,不用再把青鸢她们扯进来。

翌日,凤澜嫣过去伺候祁天彧,“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啊?快给本王布菜。”

“晚吗?”凤澜嫣笑笑,“不晚啊,这早膳不是才刚上来吗,正好赶上。”

凤澜嫣正咬牙切齿,迪月过来请安。

“迪月见过王爷,见过王妃,为了感谢王爷王妃,我特意做了两个鸳鸯香囊,赠予王爷王妃。”

“嗯。”祁天彧简简单单一个字。

凤澜嫣暗自吐槽,她算哪门子的辰王妃,还送香囊,迪月不知道她和这个冰块关系差吗?

但碍于情面,只得收下,毕竟人家也是好意。

“对了,王妃,不知您如何处置了小柔呢,虽说我不该问,但是毕竟她也曾是我的奴婢。”

凤澜嫣本来正在生祁天彧的气,不想多说,但这迪月未免话太多了,“既然你觉得不该问那就不要问,不过你毕竟是王府的客,小柔又是你的婢女,我还是说一下,我把她送去蛮荒了。”

“王妃您就这么轻易的饶过她了?”迪月有些激动,察觉自己失仪,又换上一副笑脸赔不是。

“当然没这么轻松,我在她的脸上刺了个“娼”字,就算她平安回到蛮荒,恐怕也只能一生都在痛苦中度过了。”

迪月这才松口气,像是大仇得报。“那我便不打扰王爷王妃用膳了,告退。”

迪月走后,祁天彧放下筷子,这小丫头心够狠,刺字!

“哎,王爷,您怎么不吃了,赶紧吃啊。”凤澜嫣有些饿,抓起一个包子先吃了,毕竟她都干活了,不吃白不吃。

祁天彧黑着脸,“没胃口!”

凤澜嫣见祁天彧那样子,想来也是不用自己伺候了,回去忙铺子的事了。

“寒澈,你觉得王妃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属下也不敢揣测。”寒澈心底里是不相信王妃这样做的,王妃虽说脾气怪了些,但也不是黑白不分,小柔毕竟没有触犯过王妃的底线。

若是凤澜嫣此时能听到寒澈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夸他是个大聪明,再奖励他一颗糖。

“寒夜,去查王妃把小柔如何安置了。”

寒夜突然现身,“是!”

晚上。

“王爷。”

“寒夜你回来了啊!我就先出去了。”寒澈打招呼,自从在闲云轩回来,王爷身边就冷得不行,他先出去透口气。

“可有查到?”

“回王爷,王妃并没有把小柔送到蛮荒,属下查到是吹雪楼的人接走了小柔。”

吹雪楼?看来他这个王妃挺能耐的,不仅能和太子扯上关系,如今还和吹雪楼有了牵连。

“你安排一下,让迪月相信小柔在回去的路上死了。”

五日后,凤澜嫣坐在水云间雅间,真好,这几天悦品阁也开张了,有宫里那些娘娘打招牌,买东西就是快,这不,青竹做好的各种护肤品已经卖完了,现在又开始新的了,她的成本也收回来了。

现在要等的就是宗言了。

“小姐,宗公子会来吗?”

“放心啦,他一定会来的,你还不相信我吗?”

两人正说着,门吱呀一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