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顾轻轻厉泽衍目录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小说阅读

2021-06-10 15:27:23 主角:顾轻轻厉泽衍 作者:李小水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 连载中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

作者:李小水 主角:顾轻轻厉泽衍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顾轻轻厉泽衍目录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小说阅读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顾轻轻厉泽衍的小说叫做《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它的作者是李小水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海城头条炸了:第一少爷厉泽衍被一个女人逼婚了!还是一个大丑女!一夜之间,万千少女的心碎成了渣。新婚夜。厉泽衍警告顾轻轻:“不准靠近我!不准进我房!不准爱上我!”顾轻轻不屑:“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婚后某天。厉泽衍:“老婆,求同房睡。”顾轻轻:“是哪个狗男人不准我进他房间的?”厉泽衍:“汪,汪汪……”...

《厉爷的小撩精甜入心扉》小说试读

半分钟之前,这个女人分明还在凶神恶煞地威胁他们,让他们别乱说话。

不过转眼间,就好像换了个人。

要不是他们一直在这房间,简直要怀疑眼前的女人被人偷换了一个。

顾轻轻哆哆嗦嗦地抬起头,一双水眸雾气氤氲,好半天才看清眼前的男人:“老公?老公,我好怕!”

她嘴角一瘪,“哇”地哭出声,扑进男人怀里,双手颤动地环住男人的脖子:“老公、老公……”

软糯的声音,哭到颤抖的身体,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和无法言表的依赖。

可那哭花的妆、沾着灰尘的衣服,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

厉泽衍蹙眉,压下心里那抹嫌弃,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急促的脚步声纷至沓来。

宋伟带着警察赶到,正好看到这一幕。

乖乖,三少奶奶也太惨了点吧!

宋伟倒吸一口凉气,立刻道:“三少,这里交给属下就行,您先送三少奶奶去医院。”

厉泽衍抱着顾轻轻大步离开。

旷野,车边。

厉泽衍拉开副驾驶的门,想将顾轻轻放进去,她却勾着他的脖子,死也不肯松手。

她纤长的羽睫上,挂着两颗银豆豆,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小嘴瘪了又瘪,却又固执地没有再哭出声。

厉泽衍的心,没来由地软了软,但只一瞬,便恢复如初。

“蠢,瞧你这点出息。”

他低咒一声,双臂用力,重新将她抱起。

顾轻轻耷拉着脑袋,委屈巴巴地看着他:“我都这样了,你还骂我。我心有余悸,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你可不可以一直抱着我?霸总不都应该娇宠娇妻么?你为什么跟正常霸总不一样?这样不好……不好……”

细弱的声音,好像猫尾巴,扫过人的耳膜。

厉泽衍王之嫌弃:“……”

顾轻轻又柔柔弱弱道:“我劝你别这么冷酷……对娇妻要温柔点,免得这事传出去,你会落下个苛待娇妻的恶名。”

厉泽衍无语,抱着她大步上了一辆警车:“麻烦你,送我们去最近的医院。”

留守的警员启动车子。

顾轻轻搂着厉泽衍脖颈的手紧了紧,整个人“柔弱”地依靠在他怀里。

没人注意到,垂眸的瞬间,她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

这不就抱上了么?

只要功夫下的深,拥抱也能成真!

……

医院,急诊室。

厚重的幕帘遮挡,医护人员有条不紊地替顾轻轻做着检查。

幕帘外,宋伟低声向男人汇报:“那几个混混受了很大的惊吓,警察没怎么审就全招了。他们脸上全部都受了伤,其中一个大腿上还被刺了一刀,所有伤口都很深。根据他们的口供,说下手的是三少奶奶。”

厉泽衍眉头挑了挑:“她?怎么可能!”

他进去的时候,顾轻轻的手脚还被绑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宋伟点头,满脸困惑:“是,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三少奶奶平时虽然看着古灵精怪,但到底是女孩子,别说一打五,只怕是一对一都难。”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警察是将那五个人分开审问的,所有人的口供都一样。他们还一口一个女侠叫着,对三少奶奶表现出极大的畏惧,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侠。”

说到后面,宋伟的声音不自觉地小了下去。

那几个混混的口供太有画面感了,想想就觉得莫名搞笑。

厉泽衍侧头看向幕帘后,眸色微沉:“律师怎么说?”

“律师说,即便真是三少奶奶动的手,那也属于正当防卫。毕竟那种情况下,为了自保使用一些非常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

厉泽衍微微颔首:“幕后主使?”

宋伟左右看看,压低声音:“是杜家那位大小姐,杜雪沁。”

厉泽衍墨色的瞳仁微微收缩,旋即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有点意思。行了,你去通知警方,让他们依法处理,不能姑息。”

轻飘飘的一句话,有着雷霆万钧的架势!

“是!”

宋伟了然一笑,三少这是要给三少奶奶出气呢!

片刻后,护士拉开帘子,将厉泽衍请了进去。

医生边摘手套,边恭敬道:“三少,我们刚才已经给三少奶奶做了全面检查,没有内伤也没有外伤,只是受惊过度,情绪不太稳定。好好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厉泽衍立在窗边,垂眸淡扫过顾轻轻。

她屈膝坐在雪白的被褥中,双臂紧紧抱着膝盖,一看见他就像看见救星,立刻伸手抓住他的衣角。

睁着一双湿漉漉的水眸,可怜巴巴地看他。

医生见状,立刻善解人意道:“三少奶奶的情况其实不用住院,回家休息就可以了。只是这几天要尽量避免让她单独一个人,即便是在熟悉的环境里,家属多多陪伴,对病人的恢复会更有利。”

这个医生简直是神助攻啊!

顾轻轻感激地看了医生一眼,抓着男人衣角的手,弱弱地晃了晃。

厉泽衍的眉头蹙紧,又松开,冷冷道:“还不下床穿鞋?”

顾轻轻唇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保持着“病人”应该有的柔弱状态。

她默默起身,默默穿鞋,默默跟在男人身后。

全程,她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

南苑,主卧。

明亮的灯光从头顶落下,将顾轻轻那张花脸和满身灰尘,照得愈发清晰。

“去,洗澡。”

厉泽衍皱眉,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顾轻轻绞着他的衣角,怯生生地扯了扯。

厉泽衍无语:“洗澡不会?”

顾轻轻抿着唇,半晌才小声嗫嚅道:“我害怕。医生说,我要避免单独一个人……”

厉泽衍深吸口气,漆黑的瞳孔越发幽暗。

他倏然上前两步,捏住女孩的下巴:“顾轻轻,你是不是演戏演上瘾了?”

冰冷的气息,字字如铁,掷地有声。

顾轻轻软萌细语道:“这么凶做什么?你能不能对你新婚小妻子温柔点?温暖点?”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那几个人伤成那样的?”厉泽衍松手,退后两步:“收起你这些见不得人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