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的千亿掌心宠叶知秋陆时鸣by鱼非跃完整在线阅读

2022-01-14 13:01:08 主角:叶知秋陆时鸣 作者:鱼非跃
陆总的千亿掌心宠 连载中

陆总的千亿掌心宠

作者:鱼非跃 主角:叶知秋陆时鸣

陆总的千亿掌心宠叶知秋陆时鸣by鱼非跃完整在线阅读

《陆总的千亿掌心宠》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陆总的千亿掌心宠》是鱼非跃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叶知秋陆时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不明白,他对她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会在乎,会紧张她,为什么又要这么口是心非,用刻薄的话赶她走。...

《陆总的千亿掌心宠》小说试读

山脚,流里流气的男人翻找陆时鸣的篓子,想从里面找点好东西。

“住手。”陆时鸣警告地看着他。

男人顿时不乐意了,一把掀了篓子,抬脚就踩。

队长说他偷懒,找他麻烦,现在一个狗崽子也敢给他脸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他面子,找死!

“你敢!”

他挑衅地碾着脚下的金银花:“我叶建伟有什么不敢的,你一个狗崽子也敢跟我大小声,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还敢瞪我?有本事你打我啊。”

男人歪着头冲陆时鸣挑衅:“来,照着这儿打,使劲儿打,给你……”能耐的。

话还没说完,陆时鸣一拳头砸到他脸上,把男人都给打傻了。

陆时鸣动作干净利落,一拳不够,一下又一下,下手狠厉,黑漆漆的双眼让人无端的觉得可怖。

“我去**,狗崽子,你还真敢打?!!”叶建伟嚎叫着反抗:“我弄死你个狗东西!”

然而陆时鸣的力量太大,叶建伟根本就翻不了身。

其他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见叶建伟被压着打,赶紧过去拉架,拉偏架。

“你们干什么,住手!”

叶知秋终于赶到,顺手捡起路边的棍子,一下抽到叶建伟胳膊上,痛的他满地打滚。

惊人的爆发之后,她的身体紧跟着是一阵虚软。

本就刚刚退烧,身体还没彻底恢复,又不停歇的过来找人,凭着想要马上见他的念头才撑到现在。

“你没事吧?”陆时鸣脸上的狠厉不见了,忧心忡忡的将人扶住,等她站稳,立马松手,看向叶建伟的眼神更加不善,仿佛要吃了他。

“我没事,你怎么样,你伤到哪儿没有,走,我们去找大勇叔看看。”叶知秋拉着陆时鸣就要走。

陆时鸣避开她的手,满脸疏离。

“……”叶知秋愣住,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个时候还不熟悉。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叶建伟听了他们的对话,气的快要升天,被打的人是他好吗!

“叶知秋,你疯了吧。”

要不是叶知秋她爸是会计,他才不管她是不是女人,照打不误。

“你才疯了。”叶知秋转头怒目而视:“聚众闹事,欺负人有意思吗,小心我告诉华强哥扣你工分。”

“有你什么事,吃错药了吧你,你和狗崽子是什么关系,给他出头,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叶建伟不怀好意地看着两人。

就算叶知秋她爸是会计,不打她就算了,要是他就这么怕了,他的脸往哪搁。

陆时鸣黑脸,狼一样的眼神盯着叶建伟:“这是我和你的事,少往不相干的人身上泼脏水。”

‘不相干’的人,叶知秋听的脑袋一懵,尽管知道他们现在还不熟,可还是难受。

她于他而言,现在只是个不相干的人。

叶建伟被这个眼神吓的肝颤,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能硬撑着:“哟,这就护上了,还说没关系,谁信。”

“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么什么稀奇的,人家这是一怒为红颜。”

“什么英雄,狗熊还差不多。”

不少人看热闹,满眼稀奇,还有看不过眼的:“都少说两句吧。”

“找死!”陆时鸣一个弹跳冲出去,将叶建伟按在地上摩擦。

凶悍的模样是叶知秋不曾见过的,招招下了狠手,叶建伟的牙都被打掉了,鼻青脸肿的,叶知秋看着心惊肉跳,生怕他把人给打死了。

叶建伟死不足惜,可陆时鸣不能因为这种渣滓出事。

她连忙上去拦着:“陆时鸣,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陆时鸣的拳头险些打到叶知秋身上,瞳孔紧缩,急忙改了方向,额头一片冷汗。

与此同时,叶建伟奋起反抗,拳头冲着他们过来,陆时鸣将人拉开,让叶建伟扑了个空,踉跄着摔倒。

“都愣着干什么,弄死他啊,一个地主家的狗崽子,反了他了。”

拉架的人要帮叶建伟,叶知秋拼命拦着。

“谁敢打我,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叶父的会计身份很有用,这些男人都不敢下手。

叶建伟气的跳脚,叫嚣着要弄死陆时鸣,却也不敢冒险。

这时候,李华强匆匆赶过来,看见叶建伟的样子问道:“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

叶建伟捂着胸口:“华强哥,你管管这狗崽子,看把我都打成什么样了,无缘无故的,我也没得罪他,他就下这么狠的手,太歹毒了,就应该把他送到大西北劳改。”

叶知秋怎么可能让他这么颠倒是非:“不是这样的,华强哥,是叶建伟把陆时鸣的草药给踩坏了,我来劝他,他嘴里却不干不净,给我泼脏水。”

“陆时鸣警告他,他也不听,还不断挑衅诅咒,这才被揍了,不信的话,你问问大家是不是这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好像是这么回事?

陆时鸣在一边不吭声,任由她发挥,有疑惑,也有一丝隐秘的开心。

叶建伟眼见李华强信了,气急:“你胡说,是他先动手的。”

“难道你不该打?要不是你先嘴贱,要不是你主动挑事毁了别人的财物,谁稀罕搭理你。”叶知秋愤怒:“领导人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你欺人太甚,难道还要别人跟软柿子一样任由你揉搓,白白受着?脸皮比城墙还厚,呸!”

呸完,叶知秋后背僵直,后悔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粗鲁的一面,他不会嫌弃她吧?

却不知在陆时鸣眼里她闪闪发光。

李华强听了叶知秋的话,板着脸训斥叶建伟:“叶建伟,别太过分了,下次再生事就给我滚去修火车道。”

叶建伟憋屈,想辩解,他没错,可没人听他的。

“都干活儿去。”李华强又跟叶知秋说了两句,然后就忙他的去了。

就剩他们两个人了,叶知秋突然紧张,手心都冒汗了,深呼吸一口气来到陆时鸣旁边,看着他年轻的脸庞,像是跨越了两个世界一样。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余光里瞥见被踩坏的金银花,叶知秋的嘴一瓢:“这些是给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