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 连载中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

作者:时久 主角:秦放陆河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大结局精彩阅读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最新章节目录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小说介绍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是作者时久所著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精彩节选:癌症晚期的秦放穿越异世,成为大秦新君——绑定昏君养成系统。只要做昏君,就能活下去!十万骑兵来犯,要调兵守城?朕偏偏不动!侯门败家子买官卖爵?如此人才,必入朝效力!后宫干政,外戚弄权?都来都来,把这天下搅翻了才好!——可为何,成就了一副千古盛世?朕明明......只想做个昏君啊!...

《满朝忠臣能吏,你要我做千古昏君?》小说试读

第九章第三封军报

“陛下?”萧美人进到殿中,带来阵阵香风。

“来人啊,给朕备水沐浴!”郁闷归郁闷,可当下美人在侧,烦恼总归能消减一些。

宫人得了吩咐,为秦放呈上热水,哪怕萧美人已沐浴更衣过,还是被秦放抱着又洗了一回。

安大海奉旨,带着太医一起将陆河送回府中,随同一起来的,还有其他几位顾命大臣。

“父亲......”得知陆河晕倒,陆凝嫣匆匆赶来,太医尚在内室诊脉,她只得询问随同而来的吕武等人。

“这......”吕武捋顺着胡子,不知该如何开口,陆凝嫣看向其他几位,众人皆有些躲闪。

安大海候在一旁,偷眼打量陆凝嫣,他还不知白天在天香居时,秦放已见过陆家姐妹。

瞧着陆凝嫣的模样跟身段,安大海在心中暗暗比较,不由得点头。

相较于主子过去有的那些美人,这位陆家长女果然更胜一筹。

“这位便是安大伴吧?敢问我父亲是怎么了?”见吕武等人支支吾吾,陆凝嫣心有猜测,她注意到安大海,便上前询问。

“太医尚未出来,还请陆姑娘稍候。”微微颔首,安大海回应道。

陆凝嫣有心发作,可当下情形,却也只好忍耐。

太医终于从内室出来,他已开好方子,见众人都在,一一行礼后,同安大海回禀。

“陆大人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许久未进食,又一时情绪激动,稍稍休息后便可。”

安大海点头,沉吟片刻问道:“嗯......可要将养些日子?”

“这......”太医打量着安大海的神情,犹豫着没有立时开口。

见此情形,陆凝嫣肯定了心里的猜测,不由得越发愤怒。

她向着安大海看了一眼,脚下微移,横在太医与安大海之间。

“太医,我父身体素来康健,您若有什么直说便是,可莫要因他人便谎报。”

陆凝嫣的态度实在是明显,一旁的吕武轻咳一声,向她走近两步。

“咳......世侄女,能成为宫里的御医,必然是医术了得的,你尽管放心便是。”

“太医,既然陆大人并无大碍,明日是否能够照常上朝?还是说歇上几日较为妥当?”

有吕武帮着打圆场,陆凝嫣面色稍霁。

安大海站在一旁,神情仍与之前一样。

太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缓缓开口,“以陆大人的身体,歇上一日便可,但方子还是要喝个几天的。”

“嗯,那便好。”吕武点头,笑着又问,“那请问陆大人何时会醒?”

正说着,就听到内室中隐约有妇人的声音传来,“老爷,您醒了!”

陆凝嫣赶忙进到内室中,陆河才醒,正被陆夫人扶着起身。

得知安大海跟吕武等人都在外室,他吩咐陆夫人与陆凝嫣在内室等待,他则整整衣衫,向着外室走去。

“陆大人......”几位大臣赶忙上前关切,陆河摆摆手,目光落在安大海身上。

微抬下巴,陆河按下心中恼怒,“安大伴在此,想来是陛下有话,便请说吧。”

“陛下确实是有些话要交代陆大人,念及陆大人才醒,可要坐着听?”不在意陆河对他的蔑视,安大海笑呵呵开口。

“不必。”

“那咱家便说了......”站直身体,安大海收敛笑容,将在凌云殿时,秦放所说的话完整的重复一遍。

“大同城总兵?”陆河微微皱眉。

“话已传到,既然陆大人并无大碍,咱家便带着太医回宫复命去了。”冲着陆河与诸位大人一拱手,安大海迈步离开。

太医赶忙跟上,陆河虽瞧不上安大海,还是吩咐了管家将人送出去。

“陆大人,陛下到底是何意?大同城总兵是......”几位大人围在陆河身边,疑惑着问道。

“这......”陆河一时语塞,紧紧皱眉,思索了半天,才想起年初时,大同城总兵才做更换。

可问题是,对于这新上任的总兵,他未曾刻意了解过!

“夫人,让厨房准备饭菜,我要与诸位大人去书房议事。”

虽还有些头晕,可陆河放不下大同城之事,便冲着内室吩咐一声。

“陆大人,你才刚醒,该多休息才是。”瞧出陆河的不适与窘境,吕武开口解围。

“时候也不早了,我等便先回府去,以免错过宵禁。”

“既然太医说了,让你明日歇上一日,我等下朝之后便来。”

“这......也好。”陆河迟疑片刻,点头应下,他打算明日去兵部一趟,好好搞清楚这新任的大同城总兵,究竟是何来历?

“告辞。”吕武等人离开陆府,陆夫人与陆凝嫣从内室出来。

陆夫人交代陆凝嫣几句,前往厨房亲自下厨。

“父亲,您可是被陛下气晕的?”等陆河坐下,陆凝嫣立刻开口道。

“哎!”提起此事,陆河脸色越发难看,他抬头看向陆凝嫣,将方才在宫中有关选秀的事,与女儿说了一遍。

“什么?”得知父亲同意将她送进宫中,陆凝嫣并不奇怪。

她乃家中长女,若陛下真有意选秀,她是躲不过去的。

纵然觉得当今陛下配不上她,可为了家族,她也只能咬牙。

却不想陛下竟如此**,明知道她要入宫,还惦念着她的胞妹!

“陛下何德何能,竟也想娥皇女英!”陆凝嫣的脸色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父亲,万不能答应啊!”

“为父自是不愿,可......”用手砸了一下桌子,陆河亦是不忿,“是为父对不住你,原想着让你入宫已是委屈了,不想竟还有另一遭。”

“如今,也只得请画师帮忙,为雪儿的小像做些修改。”

“只做修改怕是不成。”陆凝嫣忧心忡忡,“既然那位发了话,想必心中已有决断,依女儿看,还是让小雪装病,更为妥当。”

“父亲,咱们陆家有我一人牺牲便可。”

——

翌日,大臣们已然知晓昨日陆河晕倒之事,免不了要为他抱不平。

“陛下......陛下如此无德,竟还肖想要陆家两女一起进宫?”蒋闯咬牙切齿,他的伤还在作痛。

不仅是他,其余大臣也都纷纷抱怨,竟丝毫不顾是在朝堂之上。

“哎,大秦国由此君王,实乃不幸!”

“昔日我等追随先帝,打下这大秦江山,这才不过多少岁月,竟要葬在此等昏君之手啊!当真痛哉!”

吕武站在殿中,瞧着大臣们痛心疾首的模样,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在此时,殿外忽然传来通禀,“启奏陛下,八百里加急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