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秀禾穿越免费试读 明秀禾萧玄奕是什么小说

2021-04-08 09:28:26 主角:明秀禾萧玄奕 作者:小m愚
明秀禾穿越 连载中

明秀禾穿越

作者:小m愚 主角:明秀禾萧玄奕

明秀禾穿越免费试读 明秀禾萧玄奕是什么小说

《明秀禾穿越》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明秀禾穿越》由小m愚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明秀禾萧玄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到恶毒倒霉的肥婆身上,明秀禾欲哭无泪——前身想谋杀亲夫却作死了自己……醒来时家徒四壁,儿子面黄肌瘦,相公萧玄奕恨她入骨。别人穿越懂医懂药懂军火,她懂个鸟……语。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奔小康,相夫教子做诰命!萧玄奕:为了殿下,熬过这一次……这个毒妇总想攻略我,我抵死不从……从了从了,我给娘子暖被窝!...

《明秀禾穿越》小说试读

“我呸,你骗鬼呢!”明秀禾有人撑腰,小人得志,气势汹汹地骂道,“我要有钱,出门还不坐轿子吗?你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你是不是收了人银子?”

说话间,她就蹲下伸手要去摸他的钱袋子。

“你退后!”萧玄奕呵斥道,“脏!”

明秀禾:“……”

行吧,她乖乖退到后面。

萧玄奕一脚踩在闲汉手上,后者顿时鬼哭狼嚎起来:“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说,我说,是个姑娘说,这小娘子有钱,让我们抢她的银子。”

通过他的描述,明秀禾很快知道了是谁,咬牙切齿地道:“是红叶!”

这件事情,一定有宋珊珊的推波助澜。

萧玄奕让受了惨痛教训的两个人滚,然后看着坐在石头上的明秀禾:“还不快走?”

明秀禾:“我腿软了。”

萧玄奕:“……”

刚才她踢出去那一脚,看得他都下半身一紧,现在她说她腿软了?

明秀禾厚着脸皮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把包子和卤肉递给他:“你吃点?”

萧玄奕没动,道:“带回去给晔儿。”

“你吃吧。”明秀禾道,拍了拍自己满是赘肉的腰,“我有钱!”

她顿时有一种包(养)了萧玄奕的感觉,自己笑得花枝乱颤。

萧玄奕白了她一眼。

明秀禾笑过之后才道:“你怎么会出现?是不放心来接我吗?”

萧玄奕冷哼一声:“你觉得你这样子,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明秀禾气呼呼地把油纸包起来,她的肉就算喂狗,也不给这个毒舌吃!

可是转念一想,这个时候,萧玄奕没什么外出的理由,那就一定是来接她的。

这个男人,嘴硬心软,她早就看穿了!

明秀禾笑嘻嘻地把肉送到他面前:“给个面子,尝尝。萧玄奕,你坐嘛!我跟你说,我今日发了一笔小财。我把麻辣鱼片的方子卖了,得了二百两银子!”

萧玄奕没想到她完全没有瞒着自己。

她把一百八十两银票藏在鞋底,如果她不说,很容易隐瞒过去。

他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他跟着她……

她没去给娘家写信,她是去卖方子了,萧玄奕都知道。

“刚才吓死我了,我想为了这些银子我也得跟这俩王八蛋拼了!不过你来了,真好呀。”她晃着她的短粗腿道。

表扬人,当然要当面,否则谁知道?

明秀禾也不在乎他的沉默,环顾四周见没人,这才道:“萧玄奕,我昨天忽然想起,是不是有人盯着你,不希望你过得好?”

萧玄奕放在身侧的手不易察觉地动了下,随即断然否认:“没有。”

“那是你没发现!”明秀禾道,“你怎么这都想不到?怪不得混得这么惨呢……”

她小声嘀咕着,觉得自己又多了个大儿子一样。

还是傻大个子,让人操心那种。

她叹着气,抬头看着他蜜色的肌肤,心想赶紧给他买身衣服,要不天天这么看着他的胸肌腹肌,月圆之夜她变身为狼扑倒他可怎么办?

“反正我觉得肯定有人不希望你好,以后我们低调点。咱们一家三口的命都系在你身上,你得长点心啊!”

萧玄奕眉头紧蹙,道:“你走不走?”

说完,他轻轻松松地拎起米和肉就要走。

“等等!”明秀禾喊住他,把缠在腰上的银子解下来扔给他:“这些也沉,你也拿着!”

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二两,要不是她心宽体胖,一般人真的藏不住这么多银子。

萧玄奕接过还带着她体温的袋子,快走往家的方向走去。

明秀禾一溜小跑跟着,“晔儿呢?你把晔儿托付给谁了?你怎么不带着他一起来接我?”

萧玄奕被她问得不耐烦,道:“铺子里有人帮忙看。”

明秀禾这才放下心来。

晔儿见到她回来,远远地就冲过来扑到她怀里,抱住她的腿。

明秀禾满脸都是笑意,抱他起来,“娘的小乖乖!有没有听话?”

晔儿连连点头,唯恐她不相信,抱着她的脸亲个不停。

明秀禾被他亲得“咯咯”笑。

萧玄奕沉默地把米、肉和银子放进屋里,道:“我先去铺子里。”

“等等,”明秀禾忙喊住他,“你今日就别去了吧,家里油盐酱醋都没有,我还想在外面搭个灶台,在屋里做饭烟熏火燎,容易烧着屋子。还有,我还想要个小棚子,我想买两只羊羔来养着,养大了可以给晔儿喝羊乳。”

“我先去买东西。”

“等等!如果有人问你银子怎么来的,你就说我进城典当了带来的戒指。”

低调活命,不能成为别人眼中钉。

萧玄奕“嗯”了一声。

萧玄奕离开之后,明秀禾把带回来的肉拿出来,又把包子热了,晔儿果然大快朵颐,吃得十分香甜。

明秀禾坐在他对面,托腮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你爹会不会觉得他吃软饭了呀?”

不过活着已经这么艰难,就算萧玄奕介意,她也顾不上他的玻璃心。

晔儿听不懂,歪头看看明秀禾,然后指着桌上的碗,比划了一个“八”。

他爹可能吃了,能吃八碗米饭!就算饭煮软了,肯定也行!

明秀禾笑得差点扑倒到地上。

萧玄奕很快买了东西回来,除了明秀禾交代的,他还买了些土豆、小米等东西。

“小米好呀,回头给晔儿熬粥喝。”明秀禾笑道。

萧玄奕道:“羊羔一会儿就送来,一公一母。我先给你搭灶台,然后再搭棚子。”

吃饱了的晔儿,跟着萧玄奕的屁股后面,高兴不已地帮忙。

夕阳西下,把影子拉得很长。

明秀禾坐在门槛上削土豆,晔儿一板一眼地帮萧玄奕按住树枝和干草,后者用左手结结实实地勒紧草绳,不慌不忙地编织着棚顶,两只小羊羔在墙角“咩咩”地叫着,一家人出奇地和谐。

可是这时候,让人膈应的宋珊珊出现了。

她提着一篮青菜,站在院子门口浅笑着道:“萧大哥,九娘,晔儿,我哥让我送些青菜来。”

明秀禾坐得稳如泰山,皮笑肉不笑地道:“不必,家里青菜多的是。”

宋珊珊也不恼,道:“九娘,仰啸堂的包子虽然好吃,但是价格太贵,以后你别去了。我给你带了青菜,还有一小条肉,我教你自己包。”

啊呸!白莲花这是来挑拨离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