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月兮楚云川》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2023-01-25 13:00:18 主角:孟月兮楚云川 作者:佚名
孟月兮楚云川 连载中

孟月兮楚云川

作者:佚名 主角:孟月兮楚云川

《孟月兮楚云川》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孟月兮楚云川》小说介绍

主角叫孟月兮楚云川的小说是《孟月兮楚云川》,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离开墓园后,孟月兮想了很多。是不是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如果不是她强求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如果她没有爱上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至少……爷爷走的时候也不会那样遗憾。这五年来,其实谁都不快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孟月兮楚云川》小说试读

楚云川有一瞬间怀疑。

当初这个婚礼,他却是不愿意要。

所以,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不会太好看,可没想到,他的表情竟然会这样让人难堪。

“可……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啊,如果不能喊老公,那我能不能喊你楚云川?”孟月兮小心翼翼说着话。

似乎怕他不同意,又补上了一句:“我只在私底下这样叫你,公司同事面前我会尊称你为“夜机长”的!”

楚云川跟着“楚云川”和孟月兮一路走过了婚礼,他看到曾经的自己全程没有一个好脸色。

也看到了孟月兮的喜悦一点点被抽走。

新婚夜,他把她一个人扔在新房。

她孤零零守着。

口中喃喃喊着:“楚云川,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她哭了一夜。

那眼泪仿佛一下下砸在他的心口,顿顿的疼。

他不清楚过去他见到这一幕会不会心疼,会不会回来。

可此刻,他是不忍心的。

他想上前叫她别哭,想告诉她,你要找的人即使就在门外……

当初,离开婚房之后,他确实开车离开了。

可是绕着A市转了一圈,心口的火好像散掉了一些。

只是不想见她。

所以,转了一圈回来之后,他停车停在家门外,就在车上呆了一夜。

画面一转,忽然就转到了五年后。

正月十一,董事会议结束后。

他看着她抱着林老,哭得撕心裂肺。

他不知道,林老进竟然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楚云川忽然有些惶恐,董事会议结束时候,他接了紧急任务离开,这些事情他并没有见到过?

为什么现在会看得到这些?

这样的念头一起,瞬间,整个空间好像动荡起来。

下一秒,一切都化作了碎片。

孟月兮冷冷的声音响起:“楚云川,离婚协议书你签了吗?”

楚云川心头一紧,“你在哪里?”

话落,一道烟雾在他的面前汇聚,渐渐融合成了孟月兮的模样。

她穿着一身飞行服,整个人都湿漉漉的。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她,楚云川的心口就像被谁狠狠打了一拳,痛到呼吸都不畅快。

直到她再一次说:“楚云川,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之后,烧给我吧。”

“不可能!”

他下意识反驳。

为什么要烧?

只有死人才烧!

“不要装神弄鬼,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

可她反问:“你为什么不签?你不是都已经向慕依依求婚了吗?你不和我离婚怎么娶慕依依?你想犯重婚罪?”

楚云川蹙眉:“我什么时候向慕依依求婚了?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你为什么非要把我和她强扯到一起?”

“楚云川,你到现在还遮遮掩掩,有意思吗?”

“从慕依依来的第一天,你们就要给大家发喜糖,全公司都知道她是你的未婚妻!她和你若是同事关系,你为什么帮她走后门,让她担任乘务长?”

“你每天都给她送一车的玫瑰,这是普通同事关系能做的?”

对面的人,说的有理有据。

可是楚云川越听越觉得荒唐。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给慕依依送花?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还不等他解释,对面的人似乎气急了。

“楚云川,我活着你骗我,我死了你竟然还不说实话!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么个伪君子!”

她越激动,雾气越浓,楚云川渐渐看不清她的脸,心头慌乱又起。

他上方一步冲进浓雾中:“你冷静一点。”

可耳边只传来她失望的一句——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话落,雾气竟然一点点散去。

“不要!”

楚云川下意思抓人,可却只抓到一团水气。

“孟月兮!”

“回来!孟月兮!”

可再也没有人应他。

楚云川大喊着从梦中惊醒。

却发现自己是在医院,思绪还没有彻底回神,耳边竟传来慕依依的哭泣:“楚云川,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扭头一看,发现床边围了不少同事。

慕依依坐在病床边,离他最近,还握着他的手。

他立即抽回手。

随后坐起来,蹙眉冷道:“你怎么在这里?”

态度淡漠,完全就是对一个普通的同事的态度。

慕依依的神色一僵,暗想是不是自己演的太过?

她收回手,正想说点话缓解尴尬,却没想到身后的同事忽然插话:“夜机长,你昏迷了两天,慕乘务长一直守在你身边照顾你,你对自己的未婚妻这样冷淡是不是不太好?”

此话一出,病房瞬间寂静。

慕依依心头咯噔一下,恨极了多嘴的人。

但她更怕楚云川的态度。

果不其然,楚云川周身气场骤冷。

“未婚妻?”

他忽然自己昏迷之际做的那个梦,孟月兮怒极了的指责,原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竟然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一种难以言喻的慌**着他,怒意一层层激增。

谁都看出来楚云川的怒意,谁都没有见过怒意这样浓烈的楚云川。

病房的人,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却听楚云川近乎咬牙切齿道:“谁造的谣?”

众人面面相觑。

慕依依此刻,紧张到了极点。

她这阵子故意造势,营造她和楚云川是一对的气氛,原本只是想逼走孟月兮,让孟月兮主动提离婚。

一切都计划得就好好的,孟月兮名声尽毁,会彻底被行业除名。

之后,楚云川迟早会被她拿下。

谁知道孟月兮竟然死了。

死了也就死了,偏偏还成了什么英雄。

现在一切都乱了,楚云川也有了怀疑,她必须等想办法掩盖某些事情才行。

“楚云川,我们这么多人围着你,你一定不舒服吧?那我们就先出去,让医生来帮你检查看看。”

说着,慕依依站起来,招呼大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