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断命》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赵玄李尚敏小说全文

2021-07-21 14:32:20 主角:赵玄李尚敏 作者:狂尘
麻衣断命 连载中

麻衣断命

作者:狂尘 主角:赵玄李尚敏

《麻衣断命》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赵玄李尚敏小说全文

《麻衣断命》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麻衣断命》由狂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玄李尚敏,书中主要讲述了:望气运,观风水。行白事,走阴阳。相人术,摸身骨。铁口直断,一言千金!赵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风水先生,竟然有一天会因为给人看阴宅阳宅,走上了一条曲奇离奇的不归路,原来这世界这么复杂,不仅仅有人,还有.........

《麻衣断命》小说试读

第4章害人不浅啊你!

“与你有关系吗?”

赵玄眉头皱了一下,对此人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风水界有着风水师不得随意插手其他风水师生意的规矩,此人却不守规矩,横加干涉,这让赵玄很不喜。

那风水先生却不以为然,“咋没关系?寻龙点穴可是大事儿,关系着别人家的门庭兴衰,搞得好了可以让人福泽绵延,搞不好却可以让人家破人亡,这可事关风水界的声誉,我怎可能冷目以待?”

他看着眼前这个岁数很小,连胡须都没几根的年轻人,眼神很是不屑,倨傲问道:“小家伙,你今年多大了?你师傅是谁?干这一行几年了?风水这俩字研究透了吗就出来揽活?就不怕误了人家吗!”

说完,他又看向李建树等村民,“敢问谁是主家?”

李建树连忙应了一声,“我是。”

那风水先生指着赵玄,哼道:“你胆子够大啊!没听说过‘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老话吗?他这么小,你咋敢相信呢!

风水这东西那么复杂,没几十年根本就研究不透,他这么年轻,才能涉及几年?你咋心这么大呢!他要是给你整个不好的风水穴位,你家就完了......”

“啊?”

李建树被他说的一愣。

“啊什么啊!”

那风水先生指了指李建树的鼻子,斥道:“你这人,也太不把风水学当回事儿了,以为随便只阿猫阿狗都能当风水师吗?你找风水师之前,就没多了解一下?年纪这么小,能会个屁啊,你也太大意了!”

“怎么了怎么了?”

刘同生和李兆堂听到这边的动静,赶忙走了过来。

那风水先生气道:“碰到一件让人火大的事儿!”

他指了指李建树,“就他,竟然随便找了个风水先生,也太不把自家的前途命运放在心上了。你说,有这么办事儿的吗?”

李建树知道赵玄是有真本事的,不由回了句:“我感觉赵师傅的水平还是有的......”

“你知道什么啊你!”

那风水先生怒其不争道:“他也就是骗骗你们这些啥都不懂的人,说上几句玄玄乎乎的话,你就以为他有真本事了?太可笑了!如果风水学这么简单,人人都能当风水师了好吗!

我和你说,寻龙点穴这事儿,太过重要,可不敢儿戏,还是把他辞退了吧,找个有真才实学的,这样才能让你家后边福泽延绵,幸福安康,不然......你家从此就完了!”

赵玄笑了。

这会儿他终于知道这货是来干嘛的了。

教训人是假,抢他生意才是真!

他笑道:“这位同行,你是不是想说,你比我更适合给他家找阴宅啊?”

那风水先生眼见他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也不打马虎眼了,挺直脊背,傲然道:“咋?不行吗?

我王谷山研究风水学二十多年,在南流县城有自己的工作室,给无数人家看过风水阴宅,不论是学识还是经验,都远超你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风水先生,难道不比你更合适?”

“王先生的意思......你因为岁数大,所以比我懂得多?”

赵玄嗤笑:“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啊,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啊?”

王谷山翻了翻白眼,“当我傻子呢,这话谁不知道,我还知道水不在深,有龙则行呢......”

赵玄笑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另外一句话,学无长幼,达者为先啊?”

王谷山脸色一沉,“你嘛意思?觉得自己比我懂得多?”

“难道不是吗?”

赵玄嗤笑,指了指南边正在挖坟的那几个人,说道:“敢问,你为何要将风水穴位设立在那个地方?”

王谷山冷哼,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连这都不知道,当什么风水师啊,还敢说自己不是在唬人?

也罢,虽然我不知道你师傅是谁,今儿我就代你师傅好好给你上一堂课,好让你知道,风水这一行可不是随便个人就能干的!”

他伸手指了指西边儿的河堰,傲然道:“此堰为山,山主人丁,以此堰为靠山,必能家丁兴旺!”

他再一指河流,“此河为水,水主财,此水无声却连绵不绝,意味着财源广进!”

他又一指几个村民正在挖的坟口:“风水穴设在这里,后有靠山相助,前有玉带环腰,又有东堰为朝山化解一切煞气,此乃人丁兴旺,大吉大利之局!”

他傲然看向赵玄:“小家伙,听懂了没,风水穴位就是这么设置的,当然,对于你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或许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不过没关系,你再多学几年就能懂了......”

“哈哈哈......”

赵玄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王谷山眉头顿时一沉:“你笑什么笑?”

“我笑你学识不精却装大尾巴狼,还真是可笑了,”

赵玄看**一样看着他,讥讽说道:“这位同行,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啊,位置再好,没有龙脉也是枉然啊?”

王谷山嗤笑,手指东边河堰:“这么大的龙脉在这摆着,你看不到吗你,眼瞎吗?”

“切!难道是个‘山’就有龙脉吗?如果真这么简单,‘三年寻龙十年点穴’的话是怎么传出来的?”

赵玄眼中的讥讽之意别提多浓烈了,“难道你认为自己比古时的那些研究风水学一辈子的风水大师还要厉害?还真是可笑啊!”

赵玄望向刘同生,“这位先生,那边正在挖的坟口,是你家的吧?”

刘同生点头:“是的,咋了?”

赵玄道:“停下吧,他在害你呢。”

“你胡说什么呢!我啥时候害他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王谷山怒斥。

“我自然会说清楚,不然怎能让你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到底有多大!”

赵玄冷笑,指了指西边的河堰,又指了指东边的河堰,说道:“这里确实拥有过龙脉,不过那是从前。

以前,这条河流还没有挖开的时候,东边的河堰与西边的河堰,本是一体,是一个巨大的土坡,其形起伏虽不大,但仍有真龙之势,然而,这条河流的出现,直接让这条真龙形散气散,从此消失无踪。

而本是一体的东河堰与西河堰,自从这条河流挖开后,就形成了两条假龙,只具龙形,却无龙势。

两条没有龙势的假龙,哪来的风水可言?”

王谷山不认可他的看法,哼道:“以前的龙脉确实消失了,但不代表现在没有新的龙脉产生。你这个观点,立不住脚。”

“死鸭子嘴硬!”

赵玄哼道:“如果真有新的龙脉产生,那就意味着此地生机勃勃,生气浓厚!

生气浓厚就会导致此地草质茂盛,土地肥沃!”

他指了指地面,“可你看看这土地,不但杂草发黄,土地表面还有了沙化现象!都沙化了,哪来的生气可言?

风水风水,说白了就是一种拥有勃勃生机的气息!

此地挨着河,并不缺水,种植庄稼的时候也必然会施肥,可此地的杂草为何并不茂盛,甚至土质表面还出现了沙化现象?”

他一字一字道:“那是因为,此地的生气几近已无!”

他讥讽的看向王谷山,嘲讽道:“生气都快要没有了,哪来的风水可言?你把人家坟地设在一个没有风水的地方,不是害人家是什么?!”

王谷山神色立变,他之前考察风水的时候,还真没注意到土质的问题,大意了。

这会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他仍死鸭子嘴硬道:“此地靠水,水能养万物,现在土地表面虽然有些沙化,但并不严重,这里的生气以后只会越来越多,沙化现象一定能得到改善,把坟地设在这里,代表着气运节节升高,不要再好......”

“还嘴硬!”

赵玄怒目呵斥:“这条河自打清朝挖掘开来,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如果此地能改善,早就改善了!你问问他们!”

他手指李建树等村民,“他们打小在这边长大,对此地再熟悉不过,你问问他们以前这地方的土质沙化了吗!”

李建树立马摇头:“没有,我小时候,这里的土地还挺好大,沙化现象是这几年才开始的,并且越来越严重了。”

“听到没有!”

赵玄喝声说道:“这里的沙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了!这说明什么?这里的生机越来越少了!

以前,这里还残存着真龙之气,风水尚且还好,如今,真龙之气几近已无,这里的沙化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你将人家坟地设在一个每况日下的地方,不是在害人是什么!”

铮铮之言,震耳欲聋!

王谷山脸色变了又变,有心想要反驳,却张口无言。

他是南流县城的人,对这个地方还真不了解,不然他也不会将坟墓选择在这里。

“大意了啊,竟然让这个小崽子抓住了反击点!”

他心中暗道,不过,他死也不会承认自己选错了地方。

因为此事事关饭碗大事!

在风水界名声很重要,如果他今天承认自己选择错了地方,那日后必然会对他的生意带来极大的影响,说不定日后再也无人找他看风水了。

他冷哼一声,脸上强行摆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淡淡道:“是,我工作上确实有地方疏忽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局。

之前我问过了,这条河流从来不断水,那就意味着此地生机不绝,即使这里的风水越来越差,但等能影响到坟墓风水的时候,那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但几十年之后,对人后代产生影响的将会是他父辈的坟墓,而不是他祖辈的坟墓。

而在这几十年里,借着这里的残存龙气,刘先生照样会飞黄腾达,财源广进......”

“你还真是无知到了极点啊!”

赵玄喝声打断他,指着地面说道:“你也不想想,此地明明有水流不断滋生生气,但为何此地却在短短几年内出现了沙化现象!”

赵玄又指向东边河堰,“你查看风水地形的时候,看过对面的那条河堰了吗?你知道那条河堰的走势吗?

还朝山挡煞,你也真敢说!

那条河堰的走势,是反弓形状,弓背刚好朝向这里,哪来的朝山?

这分明是形煞!

此地之所以在这几年里快速沙化,除了此地生机渐消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形如弓背的河堰!

如果将坟墓设在这里,刚好形成穿心格局,有诗云:一支穿心煞,伤残且难安。

遇到这种格局,葬后三年,家人必残!

你连这个如此害人的形煞都没看出来,且还当做朝山用,还有脸称自己是风水师?

我看你连条狗都不如!至少狗不会害人!

为了赚钱,你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以玄玄乎乎的学说蒙蔽无知的人们,还真是可以啊......”

赵玄虎目圆瞪,手指王谷山的鼻子,喝声斥道:“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